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3章 草稿
这是弥月过的最忐忑不安的一个除夕。

除夕当晚爸妈才回来, 他们似乎闹了不愉快,虽然在弥月面前已经尽力掩饰,可弥月还是看了出来。

弥月是个极早独立又懂事的孩子, 她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应和着他们的掩饰。

初三那天,弥月约了恬甜见面。

弥月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天气预报,说下午两点可能会下雪, 所以她特地多穿了点, 又往包里放了一把伞。

两人刚见上面, 就碰到了几个老同学。

是覃悦她们。

半年没见, 读了大学的覃悦更漂亮了,头发烫了卷,穿着小高跟的长皮靴, 打扮的精致仔细。

和她在一起的其他两个同学之前和弥月是一个班的,老同学见面,就拉着她们说一起回学校转转。

刚从高中步入大学, 对高中校园都还有着怀念和不舍,正好今天有时间,又在学校附近,大家就说回去看看。

学校开始建新的教学楼, 已经围了一片围墙,开始扩建地基,听说以后高三整个年级都会搬到新教学楼去。

后面环境好,又安静,适合高三学生上课学习。

学校就那么大,逛了一圈下来十几分钟,也没什么好看的。

弥月不太有兴趣。

她还有一些事要问恬甜。

肖倬带来的消息, 是说宋砚没事,只是封闭学习,才暂时联系不上。

弥月掰着手指头数,已经五天了。

纵然她知道肖倬说的话有无数个漏洞,她心中更是疑虑万千,可她只能暂时的选择相信。

起码,她相信宋砚现在是平安的。

他那么聪明又那么厉害的一个人,肯定不会让自己陷入什么危险的境地中。

篮球场也翻新了,恬甜站在栏杆旁往下看,心下思绪翻涌,感叹万千。

她以前路过这里的时候,总要偷偷的往里看,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那一整天心情都会变得特别好。

恬甜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自言自语的说:“他那么耀眼的人,本来就和我不在同一个世界里。”

肖倬这样的男孩子,身边的女孩同样优秀,而且喜欢他的人那么多,更加不缺暗恋的。

和他同在一个城市读大学,恬甜又那么关注他,当然知道,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

而且这还是他去大学后交的第二个女朋友。

他在朋友圈发过女朋友的照片,是明媚艳丽的那种漂亮。

更让恬甜露怯,没有向他表露心迹的勇气。

再说了,她这个时候说这些,难道不是破坏别人的行径嘛。

不管会不会成功,她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覃悦在和另外两个同学说话,谈的都是高三时候的事,覃悦笑着点头,却显然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往弥月她们这边看。

“弥月,你和覃悦长得这么漂亮,学校里肯定有很多人追你们吧。”

其中一个女同学突然转头过来问弥月,看她半边脸都藏在围巾里,直盯着她眼睛看,想真的有书上说的那样,小鹿一样灵动的眼睛。

连女孩子多看两眼都会心动。

覃悦神色更怪异。

她唇角动了动,好像有话要说,可话又停在嘴边。

女同学和覃悦熟一点,提起这个话题了,就一直缠着覃悦要听故事,硬问她有没有男朋友,是不是有很多男生都在追她。

覃悦脸色不好,她也没发觉。

终于她没忍住,开口冷冷道: “我哪里比得上盛弥月。”

连名带姓一喊,弥月当然听见了。

她和恬甜同时回头。

这话里有敌意,明显的讽刺,弥月和恬甜都觉得奇怪,几人一时面面相觑。

覃悦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不对的话。

她移开目光,停了几秒。

“好像要下雪了,我没带伞,先回去了。”覃悦说完,谁也没理,转身直接往外走。

“不是,她什么意思?”恬甜皱眉。

本来都是同学,大家遇到了逛一逛,说说话,她就这么冷嘲热讽的,几个意思啊。

没过五分钟,真的下雪了。

雪里夹杂着雨水,啪嗒啪嗒的往下落,恬甜从包里拿出伞,拉着弥月也马上要离开。

刚出校门,看到覃悦在门口避雨。

她在给人打电话,应该是找人来接。

弥月想到自己包里还有一把伞,于是拿出来,递给了她。

覃悦看到这把递过来的伞,犹豫了。

她目光往上,仔细看了弥月几眼。

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夸她好看,她骄傲,也满心自尊,可现在在弥月面前,她却有一种自己落于下风的挫败感。

盛弥月,确实很漂亮。

是一种她都不得不承认的漂亮。

这天气越来越恶劣,不好在外面继续待下去,于是恬甜就叫了辆车。

三人家正好在一个方向。

本来盛弥月和恬甜关系好,两人总是有很多话可以说,可现在多了个覃悦坐在这里,就多少有些尴尬。

十分钟,恬甜下车了。

她指了指手机,让弥月回家之后再联系她。

记得报平安。

盛弥月很好奇覃悦对自己的敌意。

她们两个在高中的时候并不熟,真说起来连面都没有见过,顶多只是知道有这个人而已。

“刚刚不好意思。”片刻的安静后,覃悦转头看她,为自己刚刚说的话道歉。

虽然没什么过分的话,可语气不好。

弥月弯唇笑了下,摇头。

覃悦心知自己不是刻薄的人,可从见到盛弥月起,她心里嫉妒和羡艳的情绪就没有散去过。

这样的自己,她觉得很陌生。

“你家在哪里?”弥月问覃悦,提议道:“不然先送你吧。”

覃悦摇摇头,说不用。

于是弥月也没有再说什么。

又过了几分钟,弥月到家了。

她转身开门下车的时候,覃悦内心交战许久,突然从包里拿了个东西给她。

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弥月低头,不解的看着这个纸条。

覃悦却硬塞到了她手里。

“虽然你可能不知道,但我确实跟你比我输了,他不喜欢我,却那么那么喜欢你。”

毕业半年,覃悦也在释怀。

她明白这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可还是喜欢自己第一次那么热烈的喜欢,能画上一个好的句号。

关上门,车扬长而去。

弥月看着手里这张像草稿纸一样的废纸,回味覃悦刚刚说的话,一个人站在路边,雪花往脖子里钻,她却忘了要打伞。

反应过来后,她往旁边避了避,才慢慢把纸条打开。

这真的是一张草稿纸。

上面写满了各种数字和算法,虽然是草稿,但排版整洁,字迹干净,弥月一眼就看出是宋砚的字迹。

乍一眼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特别的。

可再往下,在那些看似草稿的数字和算法下面,弥月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不止一个,一行行一排排,全部是她的名字。

是他一笔一划,虔诚写下来的名字。

耳边再次回响起覃悦说的话。

弥月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一次,她在门口,看到覃悦来找宋砚。

当时她和宋砚开玩笑,问覃悦是不是喜欢他。

那时候弥月没有想太多,她只是希望,宋砚生活里,能多一点甜蜜又明媚的喜欢,那么他肯定过的比现在要开心。

宋砚能开心,她就觉得很好。

弥月看着一个个自己的名字,大脑一片空白却又在一点点被填满。

她拔腿往里跑。

宋砚身体情况不好,术后转进重症监护室,愈后不佳,整整两天,人都处在浅昏迷的状态。

到第三天他终于醒了,医生说让他可以适当吃点东西,比如白粥之类的软食。

重症监护室里能吃东西的病人都有家属给送饭进来,可宋砚能吃东西了,却没有人给他送饭。

伤口的疼痛让他脸色苍白,长久没有进食的胃更是疼痛难忍,躺在床上时,他身体几乎都是蜷缩起来的。

监护里有个叫佳佳的护士,实在于心不忍,于是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给他捎上一碗粥。

她说就食堂刷卡顺道买的,也不耽误。

宋砚身体能量都有经过静脉在补充,只是肚子很饿而已,其实没事的话,饿一饿也没有什么。

可他人的善意,他还是礼貌接受了。

喝了粥,确实让胃舒服一些。

可寡淡无味的白粥让嘴里的味道更苦涩。

第四天宋砚才转出重症监护室,那天晚上他向医生要了两片安眠药,才总算睡了个好觉。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次。

他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回到了高三的教室,他坐在座位上,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弥月回过头,对着他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灿若星辰,小心点的摆着手朝他打招呼。

弥月笑起来那么好看,好看的心都化了。

宋砚移不开眼,他觉得心口疼的厉害,只因为他喜欢她,喜欢的心疼。

笔下又不知不觉开始写她的名字,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几乎整张纸上都是弥月。

他的生活里全是弥月,无论什么时候,那已经是他的整个世界。

可随即画面一转,泥石流倾洪泻下,整个世界在一瞬之间覆灭消失,触目惊心的画面和入骨的疼痛,让他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说不上来是哪里疼,总归就是到处都疼,是疼到头皮发紧,意识近乎崩溃。

他经历过的那些,这辈子都不愿意再想起,可是又注定陪伴他一辈子,永远离不开,也无法忘记。

宋砚手握拳,力气越来越紧,努力的想将那些画面从脑海里驱赶出去,却一幕幕越来越深刻。

这时候,似乎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耳边温热,像是……弥月的声音。

“宋砚不要怕啊。”

“弥月陪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