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2章 快递
一眨眼到了小年。

外面积雪消融, 总算见了阳光,弥月一早醒来,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 揉了揉眼睛。

正这时候, 手机响了。

弥月接起,那边说是顺丰快递,有一个包裹, 需要她下来签收。

他们小区如果没有特殊情况, 包裹一般就会放在门卫或者大门口的丰巢。

那边快递小哥说是贵重物品, 一定要她本人带上身份证来亲自签收才可以。

什么贵重物品?

弥月在想, 难道是爸妈又买了什么寄回家来吗?

这么想着,她套了件外套,简单收拾了下, 就赶紧下楼了。

小区门口,快递小哥正在等她。

见到弥月过来,他问道:“请问是盛弥月女士吗?”

弥月点了点头。

快递小哥拿钥匙开锁, 从后面车箱里拿了一个快递盒子出来。

他确认了弥月的身份证,并拍照上传,这才把快递给了她。

弥月狐疑,拿着这个小盒子在手上, 掂了掂,觉得没什么重量感。

弥月仔细看了看上面贴着的快递单。

地址有点奇怪,是从z省那边寄过来的,而名字……

宋砚!

弥月目光一下子定在上面,跑进房间,拿了拆快递的小刀。

她正要把盒子划开,想到这是贵重物品, 动作停住,把刀放了下来。

她一点点的撕开胶布。

快递盒里面还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像是首饰盒。

指尖碰到丝绒的盒子,十分细腻的触感,弥月低头,目光定在盒子上,片刻后,慢慢的打开。

入眼绚烂夺目的亮色,精致小巧的项链,中间镶着一颗钻石,是大海的蓝色。

项链漂亮的令人惊艳。

真的好好看啊!

弥月想到什么,神色顿住,马上又去翻盒子,发现除了这个项链外,没有其它东西了。

她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这个项链的价格。

于是弥月上网搜了搜盒子上的这个牌子,一路看下去,终于在官网找到了一模一样的项链。

后面有几个零,她还数了数。

价格是一万出头。

她再次确定,没有错。

弥月咽了咽口水,神色紧张,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她知道这或许不算很多钱,可对现在的宋砚来说,已经算一笔巨款了。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钱,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寄这个给她。

大脑像是一时停止了转动,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弥月愣了几分钟后,马上找手机给宋砚打电话。

电话关机。

弥月慌了,拿着手机按键的手都禁不住抖了一下,又重新拨了号码打过去。

还是关机。

在相隔千里的地方,失去了唯一的联系方式,那很多时候真的无能为力,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好。

不要着急,弥月告诉自己,这时候千万不能着急。

她回想了下班级里有谁是在z省,翻着微信好友目录,然后一个个发信息过去问。

都这个时候了,特别还是寒假临近过年,大家基本上都回家了,没有谁还会在学校待着。

希望渺茫。

弥月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害怕,心慢慢沉到了谷底。

突然间,恬甜发消息过来,说她联系到了肖倬,他还在学校,可以帮弥月去找一找宋砚。

弥月心口发紧,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屏幕点头,然后编辑消息发过去。

【好,我等你的消息。】

临近除夕,医院却一如往常。

门外有护士小姐姐在挂小红灯笼,给每个病房门口都挂了一个,打开开关亮起来,一排红彤彤,也算另样的喜庆。

护士长煮了饺子,说是给病房病人都发一份,毕竟谁也不愿意大过年的还在医院待着。

“12床那个男孩子,做手术都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是啊,大过年的,也没个家里人在这,真是可怜。”

几个小护士凑在一起小声的讨论。

一路发饺子过去,病人们都高高兴兴的来领饺子,说“谢谢”,也说了一些祝福的话,只有12床的那位病人,独自站在窗边,一言不发。

傍晚灯光昏暗,病房灯未亮起,窗户口透入丁点的光亮,打在他的侧脸上,留下一片阴影。

明明是这么冷的天,他的头上却满是细细密密的汗水。

眉头微皱,像是极力忍着疼痛。

据科室值班的护士说,12床这个病人,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吃过东西了。

他的手术安排在明天,手术室那边已经排台出来了,医生跟他谈了几次话,说术后一定要有人照顾,实在没有家人的话,请护工也可以。

他听着,却很安静,然后说没关系。

他一个人就可以,不用麻烦别人。

隔壁床住的也是个男孩子,十一二岁,前几天贪玩,从梯子上摔下来,把手给摔骨折了。

今天刚做完手术,一大家子围着在他身边,陪玩游戏讲故事,连饭和水果都是一口口送到他嘴里去的。

因为暂时出不了院,一家人就决定在医院过除夕了。

谁叫这个是家里的宝呢,除夕这样团圆的时候,怎么舍得留他一个人待着。

“哥哥,要不要一起打游戏。”男孩面前摆着ipad,手上拿着游戏机,虽然一只手打着石膏,但一点不影响他玩的热火朝天。

宋砚没回答他。

男孩看了看宋砚的左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又问道:“医生说我的手要三个月才能好,开学这样去肯定要被嘲笑了,哥哥你的手是不是也要这么久才能好?”

还是不理他。

小男孩撅了撅嘴巴,伸手拿了块薯片送进自己嘴里。

“爸爸说了,等我出院就给我买变形金刚!还有奶奶要给我做好多好吃的,连寒假作业也不用做了。”

住院这么好,他倒希望多住上一些时候。

宋砚嫌吵,把帘子拉上,坐回床上,戴上耳机,拿了本书坐着看。

鼻尖传来阵阵香味,是隔壁床又开始 吃大餐了。

骨折病人需要补充营养,隔壁家里人就每顿换着花样做好吃的,四菜一汤是基本,每顿各种大鱼大肉,几乎从来没有重样过。

宋砚这边还剩下两个包子。

临近除夕了,外面的店陆陆续续关了门,基本买不到什么,加上又嫌麻烦,吃包子是最方便也最饱腹的选择了。

他肚子空空如也,闻着这股饭香味,胃里更是莫名的疼,可即使这样,他也没有胃口吃东西。

这几天用药,导致他胃口很不好,加上明天手术了,晚上开始禁饮禁食。

之前手刚受伤的时候就进过医院一次,算是有经验,可明天要面临手术,还是不免紧张。

他喉咙吞了吞口水,放下手中迟迟没有翻页的书,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平安符。

漂亮精致的小香包,还有端正清晰的“宋砚”两个字。

宋砚指腹落在上面,感受到它在掌心的重量,低头看了许久,直到觉得掌心都有些微微热了。

他很想弥月。

他想,弥月现在在做什么。

过年是阖家团圆的时候,她说过,很喜欢过年的氛围。

除夕夜一家人待在一起,放烟花,看春晚,一起掐着时间等待零点的到来。

弥月会买新衣服,会买很多好吃的,然后一个人捣鼓各种美食。

她说,要多学做菜,以后等自己厨艺越来越好了,要亲自置办一次除夕宴。

弥月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天彻底黑下时,主治医生进来找宋砚谈话。

也没什么,主要他没有家属在,第一次的手术需要再跟他交代一下后续事项。

主治是个年轻的医生,高高大大的,三十来岁,姓何,大家都叫他何博。

“之前跟你说过了,我们会根据第一次手术的愈后情况,决定要不要进行第二次手术。”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你最差的结果就是截肢,这点希望你明白并且接受。”

宋砚平静的点头。

“你手术结束之后,会转入我们科的重症监护室,等病情平稳之后再转回普通病房。”

监护病房有护士进行二十四小时的看护,没有家属也没什么关系,可要是愈后不好,到了普通病房还没有人照顾,一个人会很难。

何博知道他确实没有家人,经济条件也不好,请护工也是一项大的开支。

他已经尽量在这方面多为病人考虑。

当然,手术顺利最好。

医生离开后,病房安静了几分钟,旁边开始闹着要什么玩具,家长哄着他,说马上去给他买。

宋砚低头,听着隔壁其乐融融的声音。

他目光凝在自己手上。

这是孤注一掷的决定。

没有谁会比他更希望手术成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