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1章 初雪
弥月站着没动, 直到几秒钟后,温软的舌尖触到她耳下敏感细腻的皮肤。

她僵了下,连眼睛都忘了眨动。

他身上的味道带着寒意, 充斥在鼻尖周身每一个角落。

直到身后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伴随着几人说话的声音,宋砚这才稍抬头,气息明显离开了一些。

暗光中, 两人目光对上, 弥月一眼望到他眼底, 停了下, 又慌张的移开。

刚才的旖旎亲密好像在梦里。

偏偏又真实的不像话。

“宋砚,一年就要过去了。”弥月低头没有看他的眼睛,轻轻的说:“我们一起回家过年吧。”

再过一个月就是除夕, 他们一起回家,这次,是以另外的身份。

弥月觉得, 宋砚会答应的。

因为除夕夜,每个人都要回家才对的。

可宋砚却摇了摇头。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说:“我有事,不能回去。”

“什么事?”弥月听到这个回答,猛然抬头, 十分不解。

宋砚已经没有其它家人了,难道除夕夜他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吗?

他待着做什么?打工赚钱?

宋砚话停在嘴边,是绝对不可能告诉她的事。

弥月几乎片刻就看懂了他的沉默。

“好,那我自己回去。”她低低的出声,没有再追问。

失落是有,可她更多的在想,宋砚要一个人过除夕, 那该是多么孤独,他为什么宁愿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也不和她一起呢?

是不想回她的家?还是……不想和她一起?

弥月告诉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很多事情,或许真的有她没有想到的那一面。

“宋砚,其实你都知道,读书才是出路。”

零点过后该分别的时候,弥月忍不住和宋砚说了这句话。

“赚钱那些,不着急的。”她睫毛颤了颤,挂了泪珠,被风吹落,脸上都是凉意。

泪珠消失不见,只有泪痕还留在眼角脸颊。

他从灾难里活过来,孑然一身,高考那么好的成绩,本来可以去最好的学校,接受最高的教育,日后辉煌,前途无量。

可他为了学费和奖学金,退而求其次,现在更是那么多份兼职,好像非要在短时间内挣到多少钱一样。

不等宋砚说话,弥月又试探着提议道:“宋砚,你想不想……出国留学?”

他放弃了最好的那一条路,弥月就总想着要为他找其它的出路,她知道,宋砚现在的专业,如果可以出国深造,那再好不过了。

人这一辈子,总要为自己谋最好的那一条路。

她永远希望宋砚好。

宋砚听见这话,目光一顿。

他知道弥月在想什么,只是……那是对他来说太久远太不可实现的事。

“暂时不考虑。”他低头,轻声回答说。

好,那她知道了。

就问一问,以后不会再提了。

“我得回去了,不然宿舍大门要关了。”弥月看了眼时间,她很舍不得,可也没有其它的办法。

再不回去,就得流落街头。

“你也早点回去吧。”弥月看了眼他的左手,忍不住说:“注意手伤,疼了自己要上心。”

不要不当一回事。

为他操心这件事,弥月都当成一件习惯了。

宋砚唇角微动了动,垂眼敛住了神色。

室友们在前面路口等她,已经发了好几条消息催她赶紧来会和。

因为今天跨年宿舍才放宽了门禁,但也只剩最后半个小时,要是半个小时之内赶不回去的话,那就真的一个寝室都要在外面流浪了。

弥月回了一句“马上过来”,然后和宋砚说“再见”。

刚走两步,后面宋砚突然喊了一声:“盛弥月!”

第一次听他连名带姓的喊她,音量高了不少,弥月一瞬间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可脚步也下意识顿住,顺着声音回过了头。

她眉头微皱,有些疑惑的看着宋砚。

宋砚唇瓣动了动,看着她时,眼里是极其的难舍。

五六米远的距离,却好像远的那么无法跨越。

“一路平安。”他淡淡说出这四个字。

他想说的,不是一路平安。

只是……

弥月心尖泛酸,一股无来由的疼意,她愣愣的点头,就这么看着宋砚,直到他转身离开,她才慢慢的收回目光。

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宋砚眨了下眼睛,眼眶瞬间红了,豆大的泪珠瞬间落下,滴在他的手背上。

宋砚深吸了口气,心口钝痛,疼的连手都在抖。

他努力的忍住,人来人往间,他很想回头,却不敢看哪怕再一眼,

宋砚擦了擦眼泪,加快了脚步。

弥月一步三回头的往前走,直到再看不见宋砚的身影,她人却还是懵懵的。

室友们围上来,七嘴八舌的盘问她,问弥月刚刚那个人到底是谁,真的是她男朋友吗?

黎夏和于清清在说,那个人攀岩上去救弥月的样子,比柯俊不知道帅上多少倍。

又帅又有男友力。

弥月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回头又看了一眼。

茫茫人海,已经看不见宋砚了。

她耳边回响着那四个字。

一路平安。

宋砚很少对她说这样的话,这样祝福的话。

可弥月总觉得心里不安,堂皇失措,在这四个字背后,似乎总有她还没有听到的话。

零点后街道更加热闹,风盛起时。

下雪了。

跨年过后的一个星期,弥月结束了最后一门考试。

寝室里大家都收拾好了东西,一心想着要在结束考试后第一时间回家。

只有弥月不那么积极。

黎夏家在海南,离的最远,买的票也是到后一天了。

最后寝室只剩下她们两个了,黎夏提着箱子准备离开,不由担心弥月。

“弥月你还不回家吗?大家都恨不得一考完马上飞奔回家里,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弥月低头看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还在想能不能劝一劝宋砚。

她摇摇头,说:“我、我再等等。”

“等什么?”黎夏见她不回答,也不追问了,临走前提醒她,“那个宿管阿姨给的封条我放在桌子上了,你离开之前记得贴好。”

“还有电源什么的你走之前一定要检查好,垃圾全带走。”

黎夏苦口婆心的叮嘱道:“自己路上要注意安全啊,记得随时保持联系。”

弥月连连点头,说“知道了”。

“你也要注意安全。”

黎夏摆摆手,点头表示答应,然后就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弥月转头看向窗外。

寒风肆虐,积雪颇深。

弥月数着时间,给宋砚播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接通后,画面卡了几下,又很快消失不见。

过了几秒,宋砚发来消息。

【信号不好,晚上再说。】

弥月疑惑了下,回消息过去:【好,知道了。】

晚上弥月一直等到很晚,才收到宋砚发来的消息,说他回寝室了。

都已经这么晚了,就不打扰他了吧。

他今天一整天肯定很累。

弥月在寝室多待了三天,三天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一件事——

宋砚一直在刻意回避她。

虽然消息都有回,行踪也都清楚,可他好像知道弥月的意思一样,总是在刻意回避着她想要他一起回家这件事。

于是在距离除夕还有十天的时候,弥月坐高铁回家了。

家里位置偏北,这个季节,零下几度,更加冻寒刺骨。

弥月在外面待了半年,陡然一下还不适应家里的天气了,踏出高铁站的那一瞬间,冻的头皮都打了哆嗦僵住。

爸妈又出了远门工作,过几天才能回来,于是托了樊林一家来接她。

樊林就站在外面出口处等她。

一看见弥月,樊林大步走过来,从她手中接过了行李。

“美院的寒假就放的这么晚吗?我看别人可是比你提前足足一个星期回来了。”

樊林笑着问她:“跑哪儿玩去了?”

弥月学画画的,以前喜欢出去玩,到处写生,和她爸妈一样,反正不着家。

弥月心不在焉,摇头笑了笑,也没说话。

“期末考的怎么样?”樊林是一心扑在学习上的人,最关心的也是弥月的成绩。

“你们年级多少能拿奖学金?”

“考的还行。”弥月顺着他的话回答道:“应该能拿二等奖学金。”

“那弥月要加油啊。”樊林回头看着她笑了笑,“等下次拿了一等,等你请我吃饭呢。”

“对了,宋砚呢?”

樊林想起宋砚和弥月是在同一座城市,本来弥月晚回来,他之前都以为,是为了等宋砚一起。

毕竟弥月一直对宋砚很好,这些他都看在眼里的。

弥月愣了下,垂下眼来,小声道:“他不回来。”

她心情显然不好,说完这话情绪更是跌到了谷底,樊林很明显就察觉到她不好的情绪。

“那这几天就来我家吃饭吧。”樊林强调说:“天天有大餐。”

过去十几年里,临近除夕的时候,弥月都是在樊家蹭饭吃,唯一的一年不同,就是去年那一年。

去年的时候,弥月说,她家里还有人啊,所以不能去他那里吃饭。

弥月没有吃大餐的心情。

“不用了。”她说。

正说着,已经到了车旁边。

樊叔叔下车来,打开后备箱,把弥月的行李箱放进去。

樊林看出来弥月没有交谈的心情。

于是两人之间的谈话也戛然而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