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30章 跨年
深夜的风冰寒刺骨。

似是风雪欲来。

宋砚说他没受伤, 不用处理,弥月不放心,想看看他也不肯。

弥月知道, 他从来不肯让别人看到他的手。

包括现在的她, 同样不可能。

这样的疏离,让弥月觉得自己还是隔他于千里之外。

可再想想,又告诉自己没关系。

宋砚去员工更衣室换衣服, 弥月在外面等他, 看见外面推着几个卖东西的小摊子, 她好奇的出去看。

弥月的围巾落在黎夏那里了, 她又穿的低领衣服,一出门寒风直接往脖子灌,当时就不禁的打哆嗦。

感觉要下雪了。

小摊子上摆着各式毛绒绒的发卡和耳环, 漂亮的小玩意儿,一下子吸引了弥月的注意。

她挑了几个,准备付钱。

旁边又有一个女孩子过来, 和她男朋友说她喜欢弥月手上那个小发卡。

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弥月听见了。

接着她听见那个男生说了什么,弥月顿了下,回头, 一眼看到肖倬。

肖倬倒是先反应过来。

“盛弥月,真巧啊。”他牵着女生的手,朝弥月笑了笑。

他们虽然在一个城市读书,可自从高中毕业之后也再没有见过,毕竟当初就不是在一个班,也算不上很熟。

肖倬手上提了杯奶茶,顺手就给弥月, 道:“给,刚买的。”

旁边的女生不悦的看了肖倬一眼,肖倬倒没在意,只是小声向她解释了一句:“我高中同学。”

弥月当然没接他的奶茶。

“谢谢,不用。”她摇头。

她不接,肖倬也不强求。

于是他把奶茶收回来,忍不住又说:“不过这么晚了,怕马上要下雪,你一个人还是快点回去吧。”

说到这,肖倬想起什么,调侃道:“上次下雪你就一个人倒在外面了,怎么还不长记性呢?”

弥月想起恬甜和她说过的一些话,不免多看了几眼,没注意听肖倬说了什么。

恬甜喜欢肖倬,喜欢了很多年。

可像肖倬这样的男孩子,身边不缺女朋友。

恬甜她说高考完就告白,可到底还是没有这个勇气。

那女生低头看了一圈,见她喜欢的那个款式只剩最后一个,就是在弥月手里,不禁遗憾,问摊主还有没有了。

摊主找了找,说没有了。

女生挺失望的。

弥月想了想,把自己手里这个递给了她:“这个送你吧。”

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那都是好不容易看对眼缘的,弥月也很喜欢,可她还是割爱送了出去。

弥月看向肖倬,说:“毕竟上次大雪,多亏你救了我。”

救命之恩,她也没有报答过,那现在送给他女朋友一个发卡,不算什么。

比起恩情来,都是小事。

肖倬听弥月这么说,还愣了下,反应了会儿她说的话,疑问道:“上次?我救了你?”

“哪里有,那次我还没上山呢,你就已经被找到了。”

肖倬摇头,笑道:“不是我。”

他不过后面去送了一碗粥。

弥月依稀有记忆,是个男孩子背她下来的,她一直以为那个人是肖倬,可现在他说,不是他。

那还能是谁?

见弥月一脸震惊,肖倬回想了下,如实告知:“那天是我和宋砚一起上山的,他应该先找到了你,因为后面老师是在山下接到你的。”

当时得知这件事,在场只有肖倬和宋砚,还有另外一个女生,他让那个女生去找了老师,而他和宋砚上山去找人了。

肖倬找错了路,连弥月的人影都没看到,后面收到消息说她已经在医院,想着她肯定很久没吃东西,就买了一碗热粥给她送过去。

之后看她没什么事,下午就出院继续上课了,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他没想到弥月会误会是他救了她。

肖倬女朋友在旁边拉他的手,一直使眼色。

肖倬反应过来,想起什么,说:“对了,我们还约了朋友,就先走了。”

肖倬牵着小女友的手离开,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小女友抱怨:“什么救不救的,你和人家漂亮小姐姐还有段过去是吧?”

肖倬直笑,在女友脸颊上快速亲了一下,低头在她耳边说:“哪有什么过去,只和你有过去。”

弥月愣在原地,寒风凛冽愈大,她耳朵里盛着风过去,却只剩下刚刚肖倬说的话。

耳边不断不断回荡着那两个字。

是……宋砚?

那天要不是宋砚留下一件衣服,她可能都不会知道他来过。

他不仅来了,还救了她。

她那天摔下去的是什么地方,弥月虽然记不太清了,可依稀知道她从那个坡上滚了下去,后面又痛又冷,才晕过去的。

那是个很陡的坡。

对平常人来说,要再带一个人上去已经很难,更何况是宋砚。

弥月根本没办法去想,在那样恶劣的环境和天气里,他是怎么把她一点一点救上来的。

然后又带她下了山。

难怪她集训回去之后的那几天,看宋砚脸色格外的差,那时候弥月一直以为,是天气太冷了他不习惯,可现在再想,原来……

弥月陷入沉思,手上还拿着那些发卡,直到旁边老板提示她付钱。

老板喊了她几句,弥月才反应过来。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打开手机扫码,动作机械。

刚提示付款成功,听见后面宋砚喊了她一声:“弥月。”

弥月应声回头。

宋砚已经换了衣服。

这么冷的天,他穿的却偏单薄,可少年身形高大,站在那里挺的笔直,面色平静,可弥月内心却汹涌澎湃了起来。

宋砚抬腿往这边走。

弥月愣了愣,突然拔腿朝他跑了过去,小跑了几步,直接扑到了宋砚身上。

宋砚反应不及,猛然一撞,差点没站稳,脚上打了个踉跄往后。

可他下意识的保护住弥月,一手圈在她的腰上,两人被这冲劲带的退了两三步,弥月一抬头,额头又差点磕在宋砚下巴上。

就这么抱了个满怀。

就差直接跳到他身上了。

弥月眼睛亮晶晶的,额头都撞红了也没反应,只是看着宋砚,歪头笑了起来。

十几秒后,她甜甜的开口,音调扬起,兴奋却认真的和他说:“宋砚,我最喜欢你了。”

他身后有光,身前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那一刻弥月心里一塌糊涂,可她却在想,她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宋砚。

那是一种,语言无法道清的情感,是冥冥之中有的牵绊。

弥月突然之间说这些,宋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他怔住,心在一瞬间脏狂跳起来,擂的大脑嗡嗡的响。

“宋砚,我在生壶山集训那一次,是不是你救了我?”弥月心情缓和了一点,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他。

宋砚眼神飘忽了下,没有否定。

弥月又继续问:“那为什么我醒来后没看见你?你也不告诉我?”

为什么明明救了她,却很快消失不见,为什么之后只字不提这件事,哪怕她误会是其它人,也一言不发,不作半句解释。

要不是今天偶然碰到肖倬问了一句,那恐怕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宋砚不是特地要瞒她或者什么,只是他觉得……

“没什么。”他低低回了一句。

她平安就好,至于是不是他救了她,一点都不重要。

“怎么没什么了,可是救命之恩啊……”

弥月说:“我都一直以为是肖倬。”

突然提到肖倬的名字,宋砚眉头皱了下,低头看向弥月,再联想她刚刚说的话,心里不禁有些许的疑惑。

“你刚刚碰到肖倬了?”宋砚问她。

“是啊。”弥月点头,注意到他的神色,“他刚走。”

弥月往前凑了点,故意说:“我刚刚和他聊了蛮久的,还有发卡和奶茶,其实也快半年不见,挺想他的。”

话音未落,她手腕被猛然拽紧。

弥月捕捉到宋砚眼中微怒,觉得新奇却又窃喜,停了下,又火上浇油:“不然约他一起跨年吧。”

“不准。”宋砚声音冰冷,当即面无表情的反驳。

好啊,不准就不准。

下一秒,弥月踮起脚尖,飞快在他唇角处亲了一下。

她唇瓣绵软,带着她身上独有的温度,像火星子似的,把他身上的电流一点一点的点燃了。

快要把人逼疯了。

“我不约他,我和他一点都不熟。”

“跨年只和宋砚过,因为只喜欢宋砚。”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特别是得知他也应该也有那么点喜欢她,弥月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过。

可宋砚脸上寒冰不化,弥月以为他真的生气了。

她不由讪讪怔住,后悔自己玩笑开过火了。

宋砚这样的性格,本来就比别人犟,也更容易钻牛角尖,弥月以前都从来不会敢和他开玩笑的。

弥月闭上嘴巴,眨了眨眼睛,就这么看着他,表示自己不乱说了。

“错了,不生气了。”她小声的道歉,承认错误。

这个地方是通风口,又狭窄,风吹进来格外的烈,弥月笑容渐渐凝在唇角,僵硬间,又冻得微微缩了下脖子。

弥月往后退了退想避风,才退两步宋砚又往前,弥月眼前压下一片阴影,密闭空间里她下意识滞住了呼吸——

宋砚手在身旁握紧,冰冷的唇角有细微的颤动,是忍了太久太久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再也按捺不住。

他俯身下去,离她咫尺距离时,顿了下,继续往下,唇瓣吻在了她耳下脖颈处。

她脖颈冰冷,和他的唇一样。

停了好几秒。

异常清晰却又陌生的触感。

弥月从脖子往上一路泛红,耳后更是熟透了,脚趾电流窜过,紧紧蜷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