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29章 心疼
宋砚头一次看到她有这样冷漠的神色。

他愣了下, 怔在原地。

弥月解开身上的绳子,惊恐下脸色惨白,什么话也没说, 转身往门外走。

小腿虚软, 走的也慢。

等她出了门,宋砚反应过来,一手迅速的解开绳子, 大步追了过去。

弥月小步小步的明明走的很慢, 可宋砚出门却看不到她人影, 他眉心紧了下, 神色凝怔。

宋砚走着路,已经变成了跑。

转过楼梯拐角,一眼看到弥月坐在台阶上。

这里正好是风口, 接近零度的天气,风落入狭口,疯狂的朝人扑来。

宋砚走过去, 不动声色拦在了她前面。

“弥月,先进去吧。”宋砚开口,轻声的劝她。

弥月听见宋砚的声音,抬头看了他一眼, 眼里含着大块的泪珠,已经在眼眶里摇摇欲坠。

她手紧紧抓着衣服,忍着告诉自己不要哭,可那么久以来积攒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不可控制的占据了整个大脑。

她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流的时候,宋砚慌了。

“弥月。”宋砚喊她的名字,声音在喉咙里哽了哽, “不哭了。”

“是不是哪里痛?”他慌乱又紧张的问。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想找纸,可衣服口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弥月眼泪流的厉害,可却一点没有哭出声,她从宋砚的语气中察觉到他的紧张和关心,怔了怔,又觉得恍然不太真实。

“你刚刚为什么都不理我?”弥月有话就说出来,也不扯太多,只说刚刚发生的事。

“你就当做不认识我对不对?如果不是我下不来,你是不是就准备一直把我当空气?”

被忽视的感觉真的很不好,特别是被自己喜欢的人忽视。

弥月越说越委屈,声音都拧巴化了,听得人一阵阵揪心疼。

“没有,要工作。”那么久以来的隐忍克制,却没想到有一天能碰上那么直白又真挚的弥月……

“我错了。”他道歉,是哄人的语气。

生硬却真诚。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在尽力不说错哪怕一个字。

弥月眼泪挂在脸颊上,突然停住了,眨了下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她吸了吸鼻子,又说:“那你这一个月都没怎么理我,这样子也是在谈恋爱吗?”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答应呢?

是因为不好拒绝她吗?

“我——”宋砚话到嘴边,不知道怎么说。

“以后不会了。”宋砚有些无措,“我……都第一时间回你消息。”

他不常看手机,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看手机,可他只要看到了,都会回的。

很多时候,看到她发来的消息,分享生活里那些琐碎的小事,而他只是看着,不知道能回她什么。

他的生活无趣又枯燥,没有什么能分享给她的。

他怎么光知道承认错误。

这样弥月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了。

“弥月,不要哭了?”安静了会儿后,他看着她,小心翼翼又试探着说出这句话。

弥月心口一酸,这下突然就哭出了声。

她伸着手要宋砚抱,一下一下的抽着肩膀,语气委屈娇嗔:“宋砚我恐高,我刚刚真的特别害怕,我以后再也不要玩那个了。”

她刚刚是在生宋砚的气,就把害怕的事放到一边了,现在缓过神来,突然间一阵后怕。

真的太高太恐怖了。

弥月抬头看着宋砚,又往他身前挨了挨,刚碰到宋砚,他身体明显僵了下。

宋砚低头,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僵冷的唇角动了动,双手慢慢抬起,落到她腰侧时,犹豫了下。

弥月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直接抱住了他。

是下意识的依靠。

她下巴抵在他心口处,轻轻蹭了蹭,呢喃的和他说:“我刚刚是和你生气,才去爬那个的,不然我才不去。”

“宋砚……”她一喊他的名字,宋砚的心就彻底被她攥住,一阵一阵紧缩着疼。

宋砚手终于落下。

他左手没有力气,只能这么揽住她,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声音温柔的哄她:“好了,弥月不要哭,以后不爬了。”

弥月喜欢抱着他,一挨着他,她就安心也开心,先前那么多闷气,都一扫而空了。

她脑袋在他怀里直捣鼓的点头,含糊不清的应着:“嗯,不会再爬了。”

她像只乖巧又顺毛的小猫,一下惹火生了气,摸摸头就好了。

抱了会儿之后,弥月恐惧散去,渐渐想起什么,抬头看了看他,问:“那你是一直在这里兼职吗?”

“宋砚,你到底有多少兼职?”

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挣钱?

宋砚敛了敛眉,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他唇角动了动,还是不会说假话。

“才来一个月。”他低声的补充:“没多少兼职。”

弥月知道他是不想说。

不想说就是很多。

“那天天又要上课,又要兼职,不累的吗?”

一个人,一天只有24个小时,要做那么多事,那哪里还有时间来休息呢。

宋砚摇了摇头,回答说:“不累。”

他这话是在说真的。

宋砚他这辈子,吃过很多苦,有更多更难更无法想象的,仅仅这样子的忙碌,真的算不上什么。

“宋砚,你吃晚饭没有?”弥月又问。

宋砚顿了下,点头道:“吃了。”

弥月才不相信。

看他这样子,肯定是没吃。

弥月:“你什么时候工作完?”

宋砚:“还有两个小时。”

现在是七点多,再过两个小时就快到十点,弥月这么算着时间,乖乖的点头,说:“好,那我等你。”

弥月松开,朝他摆了摆手,道:“我去趟洗手间,你先去工作吧。”

说完,她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弥月回来后,大家都围上来问她怎么样了。

柯俊站在一边,脸色还有些发白,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神色难堪又怪异。

他之前还信誓旦旦说会保护好她,结果自己说的都没有做到,反而在弥月面前出那么大丑。

柯俊知道自己没有脸再和弥月说什么,可好不容易把她约出来,他又不甘心就这样。

于是在想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自己的形象。

大家都很关心弥月,弥月却心不在焉,只摇摇头说自己没事,眼睛就一直盯着攀岩墙那边。

之前还以为宋砚只是进行简单的教学工作,没想到还要亲自示范和兼顾安全,仅仅半个小时,弥月就看到他额头出汗了。

这么冷的天,这么高强度的工作,怎么能抗的住啊。

弥月只能看着,干着急。

“弥月,等下你还想去玩什么?”柯俊到她身边,终于问出声这一句,想着接下来一定要好好表现。

“要不要玩狼人杀或者剧本杀?还有几个小时就跨年了,正好可以边玩着等零点。”

弥月没有回答他,只是在低头看着时间。

现在是九点二十分。

还有十分钟。

那边宋砚在爬陡坡,是一场和玩家之间的比赛,宋砚工作了几个小时,体力明显透支。

柯俊见弥月一直盯着宋砚那边,又想起刚刚他出了丑,反而让那个人出了风头,不禁就有点心里不舒服。

柯俊和旁边的人说:“他左手都没动过,爬的也没旁边的人利索,肯定会输。”

旁边人附和他:“他那只手不会只是个摆设吧,比如残废什么的。”

“他不是!”弥月听到了,转头反驳,“在背后论别人是非,很光荣吗?”

“他只用一只手,也比你们强。”

弥月这样温和的性格,很少有这样冷漠的神情和语气,柯俊愣住,没想到会被弥月怼。

他看向黎夏,眉头皱起,眼神询问,想知道弥月突然之间怎么了。

黎夏摇摇头,当然不知道。

柯俊这下脸色更是青白难看了。

就在这时候,已经落了下风的宋砚,突然咬牙,撑着一用力,先人一步登顶。

他赢了。

本以为必败的局面,突然间扭转局势,底下围观众人,安静几秒,才有掌声。

宋砚登顶后,松手,飞快的滑了下来。

弥月几乎下一秒就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他,低头去握他的手。

“疼不疼啊?”他手上勒出红痕,都快见血了,弥月看他唇角苍白,简直要心疼死了。

宋砚干嘛要这么拼命,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输赢都没关系,反正尽力就行。

宋砚定了定神,还没反应过来,绞疼的手心落入一片柔软,他心在轻轻的抖,迷恋她手心的温暖,冷漠的唇角都化柔了。

这件事本来不重要,他只是在弥月面前不想输。

弥月拉了拉他,说先走。

要去药店活络油之类的,不然明天都该青紫了。

她跟室友说要先走,晚上应该不能一起了。

黎夏她们有些摸不着头脑,无数的疑问憋在心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