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觊觎 > 第20章 心跳
弥月以前和宋砚住同一个屋檐下, 却从来没有过任何肢体触碰的亲密动作。

她也从来没有过其它的想法。

偶尔这一次,她却没想过自己心能跳的那么快。

碰到的那瞬间,弥月能感觉到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直蹿上头皮, 占据她的神思, 脑袋也变得一片空白。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 有意识感觉的时候, 连双手双脚都发麻了。

她还能清晰意会到那一刻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她在想, 再挨近一点, 会更欢欣雀跃,心之所向。

弥月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

她接着往前走。

突然间,她想起几句偶尔间听到的话。

“我有喜欢的人。”

“我只喜欢她。”

宋砚那样的性格,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对他来说,肯定是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了吧。

会是谁呢?

是他读了大学之后认识的女孩子, 还是以前高中班上的?

弥月竟然试着去猜测, 脑子里莫名闪过很多个名字, 可又实在猜不出来。

心情却一下子跌到谷底。

弥月这次去买早餐, 出去时间比昨晚多了十多分钟。

她在外面多转了几家店, 直到等自己心情完全平复下来, 才拿着早餐往回走。

她回来的时候, 小小的病房里已经挤了不少人。

“兄弟谢了,真的谢了。”赵天磊人好好的,半点事没有, 可一想起昨天那事,他依旧心有余悸。

“下回你有什么事,给哥说, 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宋砚昨天那一下牛啊!简直是飞扑过去给你拽住的。”王森忍不住朝他竖大拇指。

“是不是!咱该改口喊砚哥,这比你有气魄多了。”王森声音更加洪亮,推了下赵天磊肩膀,示意让他改口。

弥月少有的看到宋砚身边有这么多朋友,瞬间恍惚却又欣慰,但是又——

特别特别的为他开心。

她以前总劝宋砚要多交朋友,多和别

人说话,只是那时候她说再多都没有用,宋砚依旧孤僻,独来独往。

现在,他好像真的有好朋友了。

见几人都看过来,她把手里早餐放下,笑道:“你们先聊,早餐买了很多,大家都可以吃。”

说完,弥月转身,迅速的离开了。

几人就看着这漂亮的女孩子出现在眼前,眼睛里都盛入她灼灼明亮的视线,还没反应过来,人又不见了。

赵天磊眼睛都瞪大了。

“这不是美院那个小女神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王森也眼睛都直了,愣愣道:“是啊,还送早餐。”

王森搭住宋砚肩膀。

“砚哥,女朋友啊?”

“不是。”宋砚否认。

赵天磊一听,来劲了。

“那你给哥介绍介绍呗,我看她第一眼就喜欢。”

赵天磊是开玩笑的语气,他就是这个性格,心情好了,什么都喜欢调侃两句。

宋砚性格寡淡,他从来不会在意这样子的玩笑。

赵天磊和王森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说是在美院论坛上搜到了她叫弥月,是今年的大一新生。

论坛上传的爆火的,是她军训时的一张素颜照。

素颜清纯,白净无暇。

笑起来眼睛里像盛了整个世界的光。

这样的女孩子,得是多少人的青春。

两人还在说着,宋砚突然出声,冷冷拒绝道:“不行!”

两人同时看向他。

什么不行?

宋砚垂眼,侧脸阴郁,在那一刻明知道自己也不可能,但就是听不了那样的话。

“喜欢她,不行。”他一字一句。

“为什么。”赵天磊反问。

宋砚喉头动了动,话在嘴边打转,突然抬眼,眼里执拗又有极强的占有欲,吓了赵天磊一跳。

宋砚低声的说:“那是我……”

“姐姐。”

赵天磊和宋砚认识时间不长,在这样不长的时间里,从没看到过他露出这样的神色。

那眼神像是在说,他的东西,谁都不能去抢。

哪怕是想一想都不行



就好像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赵天磊于是讪讪闭上了嘴巴。

总共三天两夜,美院的志愿者们收拾东西,就准备回去了。

防汛工作做的很好,开支分流后,加上雨水也渐渐小了,之后几乎再没什么压力。

于是z大这边的学生们也准备撤了。

他们来了十多天,做出的贡献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表明,离开的时候村支书还给他们送了锦旗。

上书:“国之未来,民族希望。”

一群大学生,连续几个日夜奋战,为他们在这场洪讯中赢得了保障和先机,值得敬佩,也更加让大家感激。

而z大和美院两所高校的队长也加了微信,还给大家拉了一个群,说这次建立了革命友谊,回去后有空,一定要再聚。

弥月上车之前,偷偷到路边等宋砚。

他们比她晚回去半天,要今天下午才出发。

弥月手里小心翼翼握着什么东西,看到宋砚后,弯唇腼腆的笑了笑,然后马上塞到了他手里。

她往后退了一步,笑着和他说话,眉眼弯了起来,声音也柔和无比。

“宋砚要平安健康啊。”

她殷切的祝福,想起他的伤,又快要心疼哭了。

说完,她转身跑回车上,噔噔的跑,只留下一个背影。

宋砚摊开手掌,低头,赫然出现在他手掌心的,是一张平安符。

外面用小香包裹的严实完好。

最上面用钢笔工工整整的写了他的名字。

——“宋砚。”

是新写下来的字,还有油墨未干的痕迹。

宋砚低头,逐渐眼角湿润。

眼眶酸的厉害。

他不说一句擅自离开,弥月一句都没有怪他。

她对他那么好,让他好不容易狠下来的心又一点点破防崩溃了。

宋砚把平安符放进了衣服口袋里。

又伸手摸了摸。

放的好好的,不会掉出来。

“宋砚,我桌都订好了,晚上一定要来。”赵天磊和那边兄弟都打好了招呼,最主要的还是宋砚。

他救他一命,这恩情赵天磊记得,请吃顿饭,是最基本的。

“不去。”宋砚手指轻轻触在平安符上,似乎还能感受到某种细腻的柔软。

“我要兼职。”

他为了来当志愿者,已经请了很久的假,再不回去不行。

赵天磊说: “又不差这一晚上。”

宋砚家境不好,还没进大学就已经干了很多份兼职,赵天磊还从来没看他有过休闲的时间。

他一个够上清北的成绩,来他们学校,拿了助学金又免学费,偏偏自己还要这么拼。

大学不应该是放松自己,好好玩乐的时候吗?

宋砚态度却很坚决。

赵天磊劝不动他,只能放弃了。

看来只能下次再找机会请了。

宋砚总不能一直都没有时间。

回到营地收拾东西时,宋砚拿出一直放在行李箱里的手机,打开看,发现有一条新的好友申请。

id名是:满月见星。

这是弥月的微信号。

他知道,他之前独自离开时,弥月不仅有把他拉黑,后面连微信号都删除了。

因为点进她的朋友圈,头像上面就是一条杠。

再看不到里面任何的内容。

那是断了他最后一点点的念想。

她发过来的申请下面还有一条备注。

【宋砚,通过一下吧!】

后面跟着一个“拜托”的表情。

宋砚顿了许久,最后还是按下了“同意”。

他刚同意,手机消息就一直“滴滴滴”的响。

【我之前是生气才把你删了的。】

弥月第一句话就是解释。

【其实我脾气很好的,后面想了想,也不生你的气了。】

宋砚看着她发来的文字,语气鲜活,就好像她现在人正站在他眼前一样。

他点进她的朋友圈去看。

最新一条是在抱怨最近的天气。

【好难过,又下雨又晕车。】

她不适应这样下雨的天气,偏偏总是在下雨,适应不了气候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偏偏屋漏偏逢连夜

雨。

她还晕车。

所以其实这几天弥月一直都很不舒服,肉眼可见的是,她比以前瘦多了。

也不像以前那样有活力有精神。

弥月:【等你也回学校后,我请你吃饭吧。】

【听说有一家店老板是从柏市来的,做的都是柏市的特色菜,我们一起去尝尝味道,好不好?】

弥月知道宋砚不喜欢说话聊天,所以她在努力的找话题想能说什么。

就他的性格,她不说点什么,可能真的就没有之后了。

弥月这边还坐在车上,一手握着手机,抬头往前看看,又低头看看有没有收到消息。

她在思索,要是宋砚不答应的话,她还能找什么借口。

几分钟后,那边回消息了。

短短一个字:【好。】

弥月差点以为自己看错。

又定睛看了一眼,确认没错,她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答应了!”

旁边同学被她吓了一跳,不由好奇问:“答应什么了?”

弥月笑着摇头,轻声回答:“没什么。”

她捏着手机,心里有些雀跃。

她以为要费很多口舌才能让宋砚答应,或者说根本就不搭理她。

她平静了下,马上又给宋砚回消息。

【那你有时间的时候就联系我。】

【一定要记得!】

弥月再次强调嘱咐。

作者有话要说:  晚点还有一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