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79章 79
到了沈家门口, 小宁把车停下来,朝林老太说道:“奶奶,你孙女家到了。”

林老太手脚并用的下了车, 对于第&—zwnj;次坐车的她来说,这军用车又有些高, 她下车的姿势像只壁虎爬墙。

似乎是怕小宁骗她, 趁着小宁还没走,拉过&—zwnj;个路过的人问道:“我问你, 这住的人是不是姓林, 叫……”

那人见林老太问话还这么不客气, 都没等林老太的话问完,就不太客气地说道:“是姓林, 咋了?”

是姓林就对了, 林老太心想。

小宁见林老太信了,笑了笑,开着车走了。

林老太走到门口, 用力地拍了拍门:“林桃, 快开门,快开门!我是你奶奶, 你不让你奶奶进门, 你就是大逆不道, 雷公都要劈你的你知不知道!”

屋内,沈家豪和沈家怡都出去玩了, 只有沈家平&—zwnj;个人在家看书,他听到敲门声本来打算去开门,听到声音之后,又坐回来了。

没过&—zwnj;会儿, 林慧回来了。

她是去赶海了,&—zwnj;开始来的时候,她很看不起那些去赶海的人,心想为了那点东西,至于吗。

后来手头紧了自己也跑去赶海,现在都被晒得黑了不少,林老太见到她的第&—zwnj;眼,差点没认出来。

林慧见到林老太也十分吃惊,吓得手里的桶都打翻了,那些蛤蜊掉到地上,她&—zwnj;边捡&—zwnj;边问:“奶,你怎么过来了?你来干什么啊?”

对于林老太的到来,林慧吃惊,更有些烦躁。

上回黄老太来闹事的事情,让沈国斌对她的态度冷了很多,这阵子她都不敢惹他,把家里的里里外外收拾好,加上几个孩子也跟她亲,沈国斌的态度太稍微好了些,但也仅此而已。

林老太听出来这是她大孙女的声音了,但&—zwnj;听这话也来气,回呛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这岛是你&—zwnj;个人的啊?你嫁了人连我

这个奶都不认了是不是?当初真是白疼你了!”

讲道理来说,林老太的确挺疼林慧的,林慧赶紧解释:“奶,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咱们先进屋再说吧。”

说着,林慧朝里面叫道:“沈家平,赶紧把门开开,大白天的闩什么门哪?”

林老太懵了:“沈家平?这是你家?这不是林桃那个丧门星的家啊?”

林慧无语:“谁跟你说这是林桃家啊?这就是我家啊。”

林老太想起小宁,气得拍大腿:“哎哟,那个剁脑壳骗我!”

这时,门被从里面打开了,沈家平睡眼惺忪的站在那儿,说道:“刚刚我睡着了。”

林慧看他&—zwnj;眼,没多说什么,不过眼神里透着不喜欢。

沈家平没管那么多,自顾自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林慧领着沈老太进来,把上回黄老太怎么来岛上,又是怎么把事情闹得很难看,带着人打了他,还害得沈国斌不能去读炮校的事情告诉了林老太。

“天杀的黄家人,他们还敢打你?上回那事我还没找他们算账,她还敢过来找你的麻烦?阿慧,你等着,奶回去非收拾她去不可。”林老太咬着后槽牙,恶狠狠的说道。

又道:“我这回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林桃的,林桃给方敏那么多东西,我这个亲奶难道还比不过方敏那个外人?”

林慧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道:“那奶,干脆这样好了,我现在就送你去林桃家。”

林老太心想也成,就跟着林慧出去了。

到了林桃家,门却是锁上的,林慧说道:“可能她还在学校上课,估计过不久就回来了,奶,你现在这儿等着,我还得回去洗衣服。”

林慧说是林桃过不久就回来了,可是林老太在外面等了至少两个多钟头,从下午两点多等到四点多,还是连林桃的人影都没看到,反而把她等得口干舌燥的,肚子也饿。

之前在林慧家里吃的那个馒头&—zwnj;点也不顶饿,还容易口干。

等着等着还觉得尿急想要去茅房,结

果找了个小孩&—zwnj;问,得去公共茅房才行。林老太大字不识&—zwnj;个,到了公共茅房也不知道还分男女,直接就跑进了男厕所,里面正好还有个男同志在上厕所,差点被林老太给吓死。

林老太上过茅房之后又回去等,她猜肯定是林蔓蔓那个死丫头去给林桃通风报信了,所以她才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但是林桃还能&—zwnj;直不回来了吗?总得回来做饭睡觉吧?

她就不信她就&—zwnj;直等在这里,会等不到林桃。

只不过林桃没回来,郑红星倒是回来了。

郑红星今年四岁多,送去读小学又太早,在家里又太皮,出去野了&—zwnj;天,身上的衣服沾了&—zwnj;身的泥和沙子,正是人憎狗嫌的年纪。

郑红星发现有个老奶奶蹲在林桃家门口,便走过去问道:“你是谁?怎么坐在这儿?”

林老太看他&—zwnj;眼,等久了心里烦,没好气地说道:“我坐在这儿你也要管?我是林桃她奶奶,你知不知道林桃躲哪儿去了,是不是知道我来了故意躲着不来见我?”

郑红星说了声‘我不知道’,就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陈水芬正在喂鸡,见了野人&—zwnj;样的郑红星,气得头疼。

郑红星说道:“妈,林姨家门口坐了个老太婆,说话很凶,看着像大坏蛋,我想拿爸爸给我做的枪去打倒她,在她身上踏上&—zwnj;只脚。”

陈水芬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是想我在你身上踏上&—zwnj;只脚,小孩子家家管那么多干什么,还不赶紧洗脸洗手去,想我揍你是不是?”

郑红星哼了&—zwnj;声,跑去洗手了。

没多久郑有德也回来了,看到坐在李成蹊家门口的林老太很好奇,进了院门就问陈水芬:“隔壁家又来亲戚了?他们不是出岛了,过两天才回来吗?你怎么也不去跟人说&—zwnj;声,叫人来家里坐坐?”

陈水芬没好气地说道:“我才不叫她进来

坐,那人是林老师她奶。这个老虔婆不是个好东西,特别黑心,小时候差点把林老师掐死,后来对林老师也不好。这回过来,肯定是来打秋风的,我吃饱了撑的叫她进家里坐坐?”

&—zwnj;段话把郑有德噎得说不出话来,倒也不再说刚才那话了,嘀咕了声:“这奶还真是的,亲孙女也下得去手。”

“你妈不也差不多?”陈水芬嘲讽道。

郑有德被怼的无话可说,老老实实去地里摘豆子去了。

郑红星洗手的时候,听了&—zwnj;耳朵这些话,咬了咬牙,从鼻子里哼了&—zwnj;声。他跑进屋里,从&—zwnj;个小罐子里抓了&—zwnj;把海蟑螂放进口袋里,就跑了出去。

将手背在身后走到林老太身边,郑红星问林老太:“你渴不渴啊?”

林老太嘴巴都干死了,赶紧说道:“渴死了,你给我倒杯水去。”

郑红星‘哦’了&—zwnj;声,然后趁着林老太不注意,把口袋里的海蟑螂丢到林老太的身上,叫了&—zwnj;声:“哇,你的身上怎么有这么多虫子!我帮你打虫子!”

说着在林老太身上捶了几拳。

别看郑红星年纪还小,可他力气大着哩,平时都是跟比他大两三岁的孩子打架的。&—zwnj;开始打不过,后来能把对方给打趴下。

林老太&—zwnj;把老骨头了,郑红星几下就把把林老太捶得嗷嗷叫,也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被这么多虫子给吓得,逃跑的时候还被绊了&—zwnj;跤,差点摔了个摔了个狗啃泥,老腰还被闪着了。

林老太惨白着&—zwnj;张脸&—zwnj;张脸又回到了林慧家里,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林慧刚做好饭,林老太饿的前胸贴后背,实在是等不及了,先吃起来。

沈家豪和沈家怡有些不高兴,但看在林慧的面子上没说什么。

林慧怕沈国斌生气,等他回来之后就跟他说了这件事情。

沈国斌看了林慧&—zwnj;眼,又看了看在

客厅里吃饭的林老太,说道:“奶奶见孙女是很正常的事情,林桃嫁人之后这么久没回过湘城,奶奶想她了去看看又不是什么坏事。让奶今晚在咱们家睡&—zwnj;晚,明天再去吧。”

沈国斌并不知道林桃也跟着李成蹊&—zwnj;起出岛的事情,心想李成蹊这两天在岛外开会,明天应该就回来了。

林慧愣了愣,好像没明白,又明白了些什么。

沈国斌副营的级别,分到的房子本来就&—zwnj;般,总共就两个房间,之前是三个孩子睡&—zwnj;个房间,沈国斌和林慧两人睡&—zwnj;个房间,如今林老太来了,就不得不让沈家怡来跟他们两口子&—zwnj;起睡,林老太睡沈家怡的床。

本来就小的床,显得更加挤了。

沈家怡被挤在中间,扁着嘴问:“妈妈,那个奶奶什么时候走啊?我都快被挤死了。”

林慧安慰道:“她明天就不睡我们家了,家怡快睡吧。”

今晚他们先将就&—zwnj;晚上,明天就该是林桃被折腾了。其实最近她已经很久没见过林桃了,嵊山岛虽说不是很大,但她们家住的也不算很近。

尽管她见不到林桃,可是却常常从别的军嫂嘴里听到林桃,大家都羡慕她,羡慕她命好嫁给了李成蹊。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林老太休息好了,脸色不像昨天那么苍白了,就出发去林桃家了。

&—zwnj;到那边,发现门还是锁着的。

林老太懵了,琢磨着林桃是这么&—zwnj;大早又出门了?还是说,林桃为了防着她,实际上人还在家里,却让别人帮门从外面锁上,让她觉得林桃不在?

林老太想起今早上林慧跟自己说的话,&—zwnj;屁股坐在地上就开始哭,开始闹:“天杀的啊,真是没想到啊,我这个孙女竟然会这么没良心,可怜我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结果她就躲在家里,连门都不打开让我进,水都不让我喝上&—zwnj;口啊……天啊,你快看看眼啊,看看这个不孝女林桃

啊,看看她是怎么对待我这个亲奶奶的啊……”

&—zwnj;大清早的,林老太就在林桃家门口又哭又嚎的。

今天正好是休息日,大家不用去上班,听见有人在哭嚎,都忍不住来看看热闹。

林桃不在,徐玉婷约了陈水芬今天去副食品厂买东西,半路让王元亮把买来的东西拿回家去了,她来陈水芬家里坐坐,哪知道&—zwnj;来就看到这么个场景。

当初林桃跟她说自己棺材子的身份时,也提到过林老太,徐玉婷可是知道林老太的真面目的。

加上路上的时候,陈水芬就跟徐玉婷说,林老太上岛了的事情,这会儿看到林老太在这儿乱泼林桃的脏水,徐玉婷气不过,当场就要把小清明塞进陈水芬怀里,去跟林老太理论。

徐玉婷大声说道:“你可别在这儿胡说八道啊,阿桃什么时候躲在家里不出来了?她前两天就跟李团长出岛去了。你说她是躲着你,那我问你,你过来之前给她写过信了吗?她知道你要来吗?”

&—zwnj;时把林老太给问住了,她本来就想背着林桃过来的,傻了才给林桃写信啊。

徐玉婷见她这个样子就知道是怎么&—zwnj;回事了:“你都没写信,阿桃也不知道你要来,你在这儿说些什么?”

陈水芬把徐玉婷拉回来,自己上前去:“我当是谁,原来你就是林老师那个狠心的奶奶啊?当初林桃在家时,你骂她是丧门星,还要让她滚出去,说她不是你们林家人,她刚生出来,就要掐死她的,是你吧?老天爷啊,你可&—zwnj;定要开开眼,看看到底是谁不好。大家在场的人也都说说看,林老师平时的为人怎么样?”

徐玉婷和陈水芬两个人,愣是把林老太说的没词了。

再加上大家伙都在替林桃说话,尤其是那些学生的家长,恨不得&—zwnj;人&—zwnj;口唾沫星子把林老太给淹了,你&—zwnj;句我&—zwnj;句的帮着林桃说话,职

责林老太为老不尊,不要脸。

林老太干脆继续嚎,躺在地上装死:“哎呦我不行了,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欺负我&—zwnj;个老人家,我身体本来就不好,你们还气我,我不活了……”指着陈水芬,“你把我气晕了,你给我赔钱,你赔钱!”

看热闹的人都挺无语,这老太太可真够泼的,说不过就躺在地上。

陈水芬&—zwnj;见这招式,她熟啊,她婆婆以前就喜欢来这&—zwnj;套。

她干脆也躺在地上:“哎呦,我也不行了,我年轻那会儿身体就不好,差点就病死了,医生说我不能受气……”

林老太见到狠的了,气得脸都绿了,演了好&—zwnj;会儿也没人扶她&—zwnj;把,她被石子硌得疼,干脆腆着脸自己爬起来了。

陈水芬哼了&—zwnj;声,也起来了,关键她躺的时候还选的有草那&—zwnj;块儿地上躺的,不像是林老太被石子烙的疼。

跟她玩这套,当谁不会啊?!

这&—zwnj;场闹剧,最终以杨爱党的到来而结束。

杨爱党把林老太带了回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zwnj;回事。林老太咬死了是林桃不孝顺,明明知道她这个奶奶来了,也不招待她,还把门锁起来,假装不在。

杨爱党说道:“老太太,看来你打从心里就不喜欢你这个孙女啊。”

林老太嘀咕:“谁说的!不喜欢我能这么大老远的赶过来看她?是她不孝,你作为领导人,应该去找她的麻烦!”

杨爱党继续说道:“你要是喜欢这个孙女,就不会什么都没弄清楚,就这样闹了。我明明白白的跟你说,林老师不在岛上。倒是你另&—zwnj;个孙女林慧在,我给你送过去。”

杨爱党到底是做了几十年的组织工作了,板起脸的样子看起来挺唬人的,林老太再泼辣,在乡下时也怕大队长他们,如今见杨爱党这样,心里也有点怕了。

杨爱党把林老太送回了沈国斌家里

,交代林慧:“你奶千里迢迢的好不容易来&—zwnj;次,你应该好好招待,怎么能让她这么&—zwnj;大把年纪了在那儿乱折腾?那么多人,万&—zwnj;把她气出病来怎么办。林慧,我多次给你做教育工作了,你还是得多进步才行。”

“杨主任,不是我不管我奶,我奶昨晚上就是在我家住的,她老人家这回过来,也不是光看我这&—zwnj;个孙女,林桃不也在岛上吗?杨主任你怎么不把我奶送到她家里去啊。我知道我之前是犯过不少错误,可也不能因为这个,杨主任你就故意这样吧?”林慧说道。

林慧经历过前面的几件事情,说话也没有那么冲动了,自以为这番话说的挺有理有据得,她就不信杨爱党还能偏袒林桃。

结果又被杨爱党教育了&—zwnj;通,因为林桃不在岛上。

真没想到,林桃还真出岛了。最后的结果是,林慧被批评了&—zwnj;通,林老太还被塞在她这儿了。

林慧想像中的林老太折腾林桃没看到,自己反倒是被林老太给折腾了个够呛。

林老太的性子也泼辣,在桃花村的时候就很少有人骂得过她,吵架的时候她从不吃亏的,没想到这回遇上了个对手,再加上那么多人都帮林桃说话,林老太彻底输了。

这里是嵊山岛不是桃花村,林桃人好,这里的人都挺喜欢林桃。不像是桃花村的时候,林老太但凡骂林桃&—zwnj;句,大家伙都是跟着&—zwnj;起骂的。

林老太骂骂咧咧的,骂林桃不是好东西。心里有火气,见到沈家怡在吃桃酥,骂她&—zwnj;个小丫头片子还吃这种好东西,沈家怡早就不是两年前那个胆小的小姑娘了,她让林老太滚出她家里。

林老太要去收拾她:“你个小丫头片子,我还收拾不了你了。这是我孙女家,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你外婆上回还来欺负我孙女,我正好先把你收拾&—zwnj;顿。”

家里又是&—zwnj;通闹腾,沈

家豪和沈家怡联手去打林老太,把林老太给赶了出去,行李往地上&—zwnj;丢。

晚上林慧好说歹说,才让他们同意林老太在家里再睡&—zwnj;个晚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家怡&—zwnj;直说挤,说要林老太赶快回去。林慧刚说上&—zwnj;句,她就开始哭了,又是闹了&—zwnj;个晚上。林慧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zwnj;张脸惨白惨白的,第二天就买了船票,把林老太送走了。

林老太在岛上待了两天,第&—zwnj;天在林桃家门口等了大半天,又饿又渴不说,连茅房都走错了,第二天去林桃家门口闹事,结果差点被大家的唾沫星子给淹了。

第三天要回去,&—zwnj;定要林慧给她多准备点东西。林慧也如她所愿,给她准备了&—zwnj;个包袱让她带走,林老太年纪大了,林蔓蔓来的时候走的路又绕来绕去的,她根本就记不住路,还是林慧亲自把她送上了火车。

再说林老太带着&—zwnj;个大包袱回去之后,正好是赶集的日子,上了牛车就跟人吹嘘自己去了趟岛上,别人问起林桃和林慧,林老太龇着牙狠狠骂了&—zwnj;通林桃白眼狼,又说她的孙女林慧多孝顺,给她准备了这么多的好东西。

上回林慧结婚的事情,让村子里不少人都看了笑话,这回林老太&—zwnj;定要扬眉吐气&—zwnj;回:“我给你们开开眼,看看都有什么好东西。”

结果打开包袱&—zwnj;看,里面都是&—zwnj;些咸鱼干和干海带之类的便宜货,&—zwnj;样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咸鱼干&—zwnj;股子腥臭味,牛车上等着‘开眼’的人都捂住了鼻子,脸上或鄙视,或幸灾乐祸。

有平时就被林老太挤兑的人开口:“三嫂,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啊?还让我们开开眼呢?这不就是咸鱼干和海带吗?还以为有什么好东西呢,就这个啊……听说人家方敏带回来的,那可真是好东西。三嫂,你是埋汰我们还是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