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70章 70
林桃见了, 酸溜溜地说道:“女儿的臭臭是香的,脚丫子也是香的,在你眼里女儿就是个香饽饽。”

李成蹊赶紧表明立场:“我得先说明一下, 你这句话就说对了一半, 在我眼里不止女儿是香饽饽, 你也是香饽饽。”

这男人用最严肃的表情说这种话, 偏林桃心里头还挺受用。

她抿唇笑了笑,将烧好的菜摆上桌, 说道:“好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刚刚你说马德彪要去清水岛做开发工作?他们一家人都去吗?”

自从林桃知道马德彪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情之后, 她们几人就再也不会称呼他为‘马连长’了, 而是直呼其名。

有时陈水芬还直接叫他‘马贱男’、“马阉人”、“马畜生”, 反正怎么难听怎么叫。

李成蹊点点头,抱着女儿坐上桌:“肯定要一家人都去,他被派去那边之后,这边分的房子要被收回。”

林桃不由得想起班上的马小英。

这件事情出来之后, 对马小英的影响也挺大的。林桃注意到昨天马小英来上学时候,眼睛都哭肿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也蔫蔫的。

以前在林桃的鼓励下好不容易活泼起来的马小英不见了, 又变成从前那个不爱说话的孩子。

今天马小英甚至上课的时候也开小差,听不进去课。

林桃今天找她谈过一次话,大意是这件事情跟她无关,让她好好读书就行了, 不用管大人的事情。

可是马小英就只是哭,也不说话。

现在李成蹊说,马德彪一家人都要去清水岛,那马小英必然也会跟着过去。

林桃盛好了饭, 问李成蹊:“清水岛那边怎么样啊?有学校吗?能读书吗?”

“那边条件很苦,都还没开发好,学校肯定是没有的。”李成蹊说道。

听到这话,林桃皱了皱眉头,清水岛的条件差也就算了,那儿连学校都没有,马小英要是跟着过去了,肯定就不能读书了。

马小英的成绩挺好的,她要是好好读书是读得出来的。

林桃不愿意

让她这辈子就止步于五年级了,心里打算着等会儿吃晚饭了,能不能去找杨爱党商量一下这件事情,看看能不能找个补救的法子。

犯错的人毕竟是马德彪,孩子是无辜的。

李成蹊夹了一筷子林桃烧的红烧肉,还没来得及送到嘴里,怀里的玥玥便咕叽咕叽的开始挥动起了小胳膊,看这样子是看上这块红烧肉了,想吃。

李成蹊无奈:“不行,玥玥还太小了,不能吃这个,等你长大了再吃。”

“你把她放到小床上去,让她自己躺着玩儿,这样抱着她吃饭总不是一回事。”林桃说道。

徐玉婷她们总说林桃的脾气好,将来生了孩子,还不知道要宠成什么样子。可是她们哪里知道,家里最宠孩子的人是李成蹊,可不是她。

李成蹊说道:“我是想放,可她不愿意躺着,否则就要哭。”

林桃无奈:“那还不是你给惯的,方姨在的时候,我们吃饭都不抱着她吃的,她一直都很乖从来不哭的,你抱了她几回之后,她就变得娇气了,不抱就要哭,这样下去孩子就不好管了。”

李成蹊被媳妇儿‘凶’了一顿,虽然舍不得女儿哭,可又觉得媳妇儿说的有道理,只好忍痛把女儿放回去。

可玥玥现在可聪明了,刚被放到小床上就开始哭。李成蹊立马就舍不得了,把她又抱起来哄着。

林桃走过来接过孩子,说道:“你去吃饭,我来放。”

说着,她小心的将玥玥放回小床上,玥玥立马便要哭,林桃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便说道:“你在这儿躺会儿,爸爸妈妈吃好了饭饭,马上就来抱你。你要是哭,就不是乖宝宝咯,知不知道?”

也不知道玥玥听没听懂,反正林桃跟她‘商量’了一会儿之后,她也没哭出来,而是委屈的扁着嘴巴,要哭不哭的样子,看着怪心疼人的。

林桃看着也心疼,但是她的原则就是孩子别的方面可以宠,该立的规矩还是得立的。小时候要是舍不得,就这么宠着,长大了更不好管。

“妈妈去吃饭饭,

你就在妈妈边上。”林桃又说了一句,便去吃饭了。

其实小床已经被推到饭桌旁边了,离他们特别近,但玥玥就是娇气,一定要抱着。

被林桃这么一通之后,林桃走了她象征性地哭了几声,见没人理她,就不哭了,自己去玩手手了。

林桃见罢,吃了口饭,朝李成蹊扬了扬下巴,脸上有些得意,说道:“看吧,玥玥就是看人下菜碟,知道你心疼她,她一哭你就抱她,以后她就拿哭要挟你。”

李成蹊附和地点点头,随后说道:“真没想到我们女儿这么小都会这招了,真聪明。”

林桃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差点被呛到:“……”

虽然李成蹊的关注点很歪,但这么说,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

吃过饭,林桃给玥玥喂过奶没多久,玥玥就拉了臭臭。

林桃一边给玥玥换衣服,一边笑话她是个直肠子,刚吃完就拉了。

李成蹊刚把碗洗好,见女儿又拉了,便把开水瓶里的水倒进盆里,两人一起帮着玥玥把屁屁洗干净,又去给她洗澡。

听说有些小孩儿怕水,每次洗澡的时候就会哭,不过玥玥一点儿也不怕水,每次林桃和李成蹊一起给她洗澡的时候,她反而特别兴奋,小手还拍打着水花。

洗过了澡,林桃给玥玥穿上衣服。

月子里穿的衣服已经有些小了,不过现在天气凉了,只穿一件不够,外面还得再穿一件,小衣服就穿在里面,外面再套一件林桃专门给她织的小毛衣。

毛衣上面还织着一个月牙白的月亮图案呢,看着可漂亮了。

林桃织毛衣织的好看,选的毛线也是那种比较柔软的,穿在身上软乎又温暖。

把这些事情做好之后,林桃心里还惦记着马小英的事情,便跟李成蹊提了提这件事。

李成蹊也觉得因为这事,毁了一个孩子的前程不好,也同意她去找杨主任提一提这件事情。毕竟犯错误的人是马德彪一个人,组织是有原则的,不会对马德彪的孩子也一概而论。

“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去?”李成蹊打

算去穿外套。

林桃摇摇头,说道:“不用,晚上外面冷,玥玥还小,晚上出去也容易受惊,你留在家里带孩子,我去去就回。”

交代完这些之后,林桃便带着手电筒出门去了。

这会儿虽说外面还能看得见路,但现在天色暗得快,估计回来那会儿天就黑了。

到了杨爱党家中,齐师长正好出岛开会了,家里只有杨爱党一个人,原本是在织毛衣,但是织着织着竟然开始打瞌睡了,林桃来了她才来了点精神,请林桃进来坐。

“来来来,快坐下吃个橘子,这橘子是上回老齐从岛外带来的,特别甜。”杨爱党拿了几个橘子出来招待林桃。

“瞧我,说好要织毛衣的,结果织着织着就睡着了,这件毛衣我都织了两三个月了,还没织好。怎么样?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慢工出细活,而且你平时工作忙,也不像我们有空织这些。”林桃笑着说道。

见杨爱党问的直接,她也就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马小英成绩一直是我们班前几,再过一个学期她就要去考初中了,要是这时候跟着她父母去清水岛,明年还不知道能不能考初中。我就想着,能不能让她先留在这儿把剩下的一学期读完,住的地方我是想有没有宿舍之类的让她住,平时吃可以吃食堂。这个孩子很懂事,很多事情都能干,也不用操什么心。”

“其实你一来,我就猜到你想说些什么了。”杨爱党笑着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马德彪犯的错误,不能影响到孩子,就是没想好该怎么处置这个孩子。不过你刚刚这话倒是提醒我了,等明天我就去问问有没有哪间宿舍有空床位的,让她去挤挤。”杨爱党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杨主任,真是谢谢你了。”林桃原本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的,没想到杨爱党都把事情想得差不多了。

杨爱党摆摆手:“谢啥?这说起来也属于我的工作内容,反倒是你,替马小英操心这么多,她能有

你这么个好老师,也是她的福气。”杨爱党说道。

从杨爱党家回来,林桃刚走到家门口,就发现马小英站在那儿,似乎是想要敲门,但又犹犹豫豫,好几次没敢下手。

“马小英?”林桃叫了一声。

马小英赶紧回过头来,林桃这才发现她是哭着的,脸上满是泪水。

“林老师,我明天就要走了,可能没办法再继续读书了,我……我对不起你。”马小英说着,朝林桃鞠了一躬。

当得知她爸爸做了那种事情之后,她感到羞愧,一想到自己去了清水岛就没办法读书了,又觉得对不起林老师。林老师对她那么好,总是鼓励她,告诉她谁说女子不如男,她从那时就下定决心要好好读书,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可是现在都做不到了。

林桃替她擦干眼泪,说道:“别哭了,刚刚老师去找了杨主任,杨主任说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到时候你就跟这边的女兵一起住宿舍,你不用走,可以继续留在这儿读书。”

“真的?”马小英抬头,眼中满是吃惊。

随即便是一阵狂喜,马小英一把抱住了面前的林桃:“谢谢你,林老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

虽然林老师说的是杨主任安排的,但是马小英知道,林老师这么晚还去杨主任家,就是因为她的事情。

林桃被马小英一把抱住,刚开始并不适应,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直,但很快反抱住了马小英。

林桃:“没事,这不关你的事,你是个好孩子,留在岛上把下学期读完,就能去岛外读初中了。”

“嗯,我一定会好好读书好好考试!我要为林老师争光!”马小英坚定地说道。

曾经那个总是自卑的躲在角落的女孩子,也有自己坚定的路要走了。

马小英走后,林桃便进了屋里。

房间里,一大一小正玩得欢,李成蹊在大床上翻滚一圈,玥玥在小床上也翻滚一圈,翻完了之后就咯咯咯地笑,别提多开心了。

林桃进了屋,把外套脱下来,去逗玥玥:“呀,我们玥玥都会

翻身了啊,是不是跟跟爸爸学的呀?”

她去杨爱党家之前玥玥还不会翻身呢,没想到一回来,玥玥就会翻身了。

听徐玉婷说小清明四五个月的时候才会翻身呢,玥玥现在才三个多月就能翻身了,看来每天没白吃那么多。

玥玥饿了,到了妈妈怀里,就张着粉嘟嘟的小嘴朝林桃胸前拱,林桃坐到床上给她喂奶。

李成蹊身体力行刚将会女儿翻身,听到林桃的话心里头还有点小骄傲,但足够稳重,没表现的太明显。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杨主任同意了吗?”女儿到了妈妈怀里老老实实喝奶奶去了,李成蹊这个老父亲终于可以歇会儿了。

林桃便把杨主任早就有此打算的事情说出来了,又道:“要是像杨主任这样的干部再多一些就好了。还得少一点马德彪那样的蛀虫,真给党和军队丢脸。”

说完又像是想起什么,朝李成蹊说道:“要是你敢这样,我就咬死你。”

玥玥喝完了奶没多会儿就睡着了,李成蹊抱住林桃折腾,低喘间一字一句地告诉她,他不可能有别人。

第二天马德彪就带着黄爱娣走了。

黄爱娣头上裹着毛巾,怀里抱着那个还没出月子的孩子,脸色苍白。

据说她生完孩子之后很崩溃,男人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自己盼星星盼月亮的儿子成了女儿,她当场就说都是那个寡妇害的,要杀了寡妇。

至于马德彪?她骂都没骂一句,反而觉得生了个女儿很对不起他。现在也是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去清水岛,知道马小英要继续留在嵊山岛读书之后,跟马德彪说,只有她才是对马德彪最好的人,马小英就是个白眼狼,有点事就不管他这个当爸的了。

又让马德彪到时候不要给马小英钱,看她还怎么读书。

不过还好杨主任早就想到这个问题,这件事由组织出面解决,马德彪不敢不给马小英读书的钱。

下午的时候,几个好

朋友又聚在林桃家里,林桃已经在帮玥玥钩小帽子了,她还在帽子上钩了对小兔子的耳朵,看起来十分可爱。

徐玉婷看着又是眼馋,嚷着要跟林桃后面学。

林桃笑话她那可要快一点了,徐玉婷上回才刚把鞋子钩好,这会儿毛衣才刚开了一个头,帽子还早着呢。

陈水芬说起黄爱娣的事情,这会儿也只剩下了无语,原本以为黄爱娣经过了这事,总该有点改变了。

哪里知道她还是她,始终没变。

明明做错事的人是马德彪,可她一点怪马德彪的意思都没有,整天都在骂那个寡妇是狐狸精,说她这种人就应该早点去死,甚至把她生女儿的事情也推到寡妇身上,说本来按照正常日子生,她应该生个儿子的,就是因为被气得胎动提前生了,把她肚子里的儿子给吓走了。

林桃听得默默无语。

“虽说那个寡妇不是啥好东西,可那个马阉人就是个好的了?那个寡妇钩搭了不少军官,别人都不上钩,偏偏就他马德彪上钩,就说明他这个人党性差,心术不正!”陈水芬说道。

这话倒是勾起了林桃等人的好奇心,听陈水芬这个意思是,她还知道寡妇勾搭了别人?

徐玉婷赶紧说道:“你快别卖关子了,快说还有谁啊?”

陈水芬说道:“具体都有谁我也不清楚,反正我知道我家老郑就被勾搭过。”

林桃吃惊:“还有这回事。”

“嗯咯,这事出来之后,我就去警告了老郑一顿,他说他不可能做这种事,嫌我说他说的烦。我就说那是人家寡妇没勾搭他,那是勾搭了,只怕他的魂都被勾走了。”陈水芬说道,“没想到他就说,那个寡妇还真勾搭过他。”

“好像是上半年那会儿了吧,老郑去副食品厂买东西,路上碰上那个寡妇,她说她的东西太多了拿不动,问老郑能不能帮她拿一下。老郑心想他正好顺路,能帮就帮一下,他就帮着把东西送到了家门口,结果那个寡妇还邀请他进屋坐坐,去喝杯水。”

“当时他不渴,又赶着回家就没去。

现在再想想,估计当时寡妇就存了那样的心思,只不过我家老郑人傻,看不懂她那套招数。据说马德彪就是被她那样勾搭上的,两人一来二去的,就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众人听了,叹了口气。

“好了不说这事了,这几天老是听这事,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林桃笑着说道。

在家里有陈水芬说,去了学校别人也说,真真是哪哪都逃不过。

“行,不说这个了,听着也晦气。”陈水芬说道。

几人便又聊了些别的,到了时间之后,便各自回家去做饭了。

晚上睡觉前,林桃想起白天陈水芬说的那番话,便问李成蹊有没有这回事。李成蹊摇头,还真没这回事,毕竟他‘活阎王’的称号在外,就连组织介绍的相亲对象都不喜欢,还能喜欢那种不三不四的人?

所以李成蹊这样的人,也不是寡妇的考虑范围之内。

林桃又从钟静那儿换了些棉花过来,打算给玥玥做套棉衣棉裤,还问徐玉婷要不要给小清明也做一套,徐玉婷不会做衣服,她可以帮忙做,自己出棉花和布料就行。

小孩子衣服小,做起来又快又方便。

家里虽说早就给孩子准备了棉衣棉裤什么的,可是孩子动不动就尿了,就那么两套还真不够换,徐玉婷便也搞来了棉花和布料,让林桃帮着做一套。

不止如此,徐玉婷还趁着有空的时候,画了衣服的设计图,让林桃照着图纸做。

徐玉婷以前就是搞艺术学美术的,画画的好,不过现在没什么时间画画就是了。上回她给孩子们设计了演出服之后,就好久没有画画了,趁着技痒,又给画了一张。

林桃看了之后觉得还挺好看的,而且也不难做,便照着设计图做衣服。

两天的功夫,就把两套棉衣都做出来了,做得又快又好看。

给两个孩子穿上一看,好看极了,两人在一块儿可真像是金童玉女。

连徐玉婷

见了都忍不住说道:“阿桃,要不干脆咱们两家定个娃娃亲算了。这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我们两人做了亲家,你多个儿子我多个女儿,多好。”

林桃听了这话,只是笑一笑。

玥玥可是李成蹊的宝贝疙瘩,到时候等玥玥长大了,女婿肯定得过他那一关,她现在可不好做这个主。

好在徐玉婷也是一时兴起说一说,她也是见玥玥玉雪可爱,粉粉嫩嫩的小团子,再加上她本来就想生闺女,就更加喜欢了。

不止是徐玉婷喜欢,陈水芬也稀罕得紧,自从林桃生下玥玥没多久,就总听陈水芬在那儿念叨着,还是生个闺女好啊,闺女是爹妈的小棉袄。

林桃听见了,便开玩笑让她再生一个。

把陈水芬吓得直摆手,可不敢生了,万一再生一个儿子,还活不活了。

一个星期之后,岛外的优秀教师会议结束了,金萍萍也回来了。

这次的会议分为两部分,学习和实践,按道理应该收获颇丰,不过金萍萍带回来的学习资料并不多。

下课之后,徐玉婷有些无语地说道:“阿桃你看到没有,校长脸色都拉下来了,我就说这种会议就不该派金萍萍过去,也不知道去干什么的,就带回来这么点学习资料。”

林桃也看出来了,校长的脸色不好看,估计要是重来一回,校长宁愿派徐玉婷和钟静去参加,也不能让金萍萍去。

不过她们很快就知道,金萍萍为什么这次带回来的学习资料这么敷衍了。

金萍萍跟张老师一起进办公室的时候,便带着炫耀的语气说道:“小张,我跟你说啊,他真的特别优秀,才三十岁不到,就在教育局当干部了,跟他同级的人,至少要大他好几岁呢。人有学问,也好相处,家里条件也不错,我觉得我这回可算是找对人了。”

徐玉婷和林桃听了一耳朵,视线对上,徐玉婷撇了撇嘴。

哦,感情金萍萍这回出岛心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