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68章 68
“还好钟老师把事情给打听清楚了, 不然水芬还不晓得要难受多久。”方姨已经把晚饭做好了,把菜端出来的时候笑着说道。

林桃附和道:“可不是,这几天都见她笑过。”

李成蹊坐在一旁, 听得云里雾里, 问:“你们在说什么?陈大嫂怎么了?”

林桃和方姨互看一眼, 这事不是什么好事, 她们之前也没跟李成蹊提起过。也是今天陈水芬知道不是郑团长了,方姨一时开心, 就当着李成蹊的面说出来了。

林桃便也不瞒着他了,说道:“就是之前都在传有个军人犯了作风问题, 你们都没听说吗?”

李成蹊说道:“我们没听说过这事, 作风问题不是小事, 严重是要挨处分的。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还没影的事情你们最好不要跟着乱说。”

话听着严肃,但是语气和缓,林桃知道李成蹊没有生气。不过在军区跟着说这种闲言碎语的确不好。

林桃应了声:“嗯, 我们知道了的。”

方姨也附和道:“是,我们也就随口提了句,也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提起过, 以后都不说了。”

由于林桃一个人吃不完一整只鸡,但是现在这天气,菜最多放两天,否则就得坏了。而且产妇最好能吃新鲜的, 于是林桃便让方姨把鸡肉分成两种烧法,不加辣椒的是给林桃的月子餐,加辣椒的则是他们吃的。

这原是本来不浪费的想法,结果当林桃看到那盘辣椒炒鸡肉的时候, 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闻着好香啊,吃着肯定更香……

想到这儿,林桃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白皙的脸蛋上满脸都写着想吃。

李成蹊见林桃整个人都快凑到那碗辣椒炒鸡肉里面去了,干咳了几声,以示于提醒。

林桃接收到提醒,撇了撇嘴,看向方姨。

方姨笑了下,说道:“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看着我也没用。你刚出了月子,身体还没养好,不能这么早就吃辣子,容易有炎症。”

林桃的视线刚移动了一下,还没

落到林蔓蔓的身上呢,林蔓蔓就赶紧低下头,闷头吃饭了。

林桃只好默默吃自己那碗‘没滋没味’的蘑菇炒鸡肉。

其实方姨炒的蘑菇炒鸡肉还是挺好吃的,但是林桃连着一个多月没吃上辣椒,心里实在是太想吃辣椒了,觉得没辣椒什么都没味道。

但也知道,方姨说的是对的,她现在还得顾着身体,一切都得等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吃过饭之后,正好玥玥哭了,方姨去看了看,摸了一把屁股发现没湿,那就是饿了。

林桃便抱着孩子进了屋去喂奶,小丫头吃起来可卖力了,就跟有谁要跟她抢似的。林桃看着她,只觉得好笑,偶尔还得帮她调整一下姿势,怕自己不小心捂到孩子。

说起来还挺不好意思的,林桃觉得自己自从怀孕之后,胸部就比以前大了许多,生了之后比怀孕那会儿还要大一些。

喂好奶之后林桃竖着抱了一会儿玥玥,小心的用手扶住孩子的头部和颈部。这还是卫生所的医生告诉她的,喂完奶要竖着抱一会儿,相当于消化一下,免得直接睡到时候容易呛到或者吐奶。

抱好了之后又把玥玥放回小床上,整个月子里他们都不怎么抱玥玥,把她带的也挺乖的,就算醒过来了,只要不是尿尿,拉粑粑或者饿了,一般都不会哭,一个人睁着那双大眼睛,能盯着房间里的某一样东西看好久。

林桃洗漱的时候,李成蹊进来帮她。

这是因为她刚生完的那两天,下面实在是痛,又不敢又大动作,自己不太方便。不过这会儿出了月子,伤口处也没那么疼了,林桃已经可以自己洗了,但李成蹊还是跟了进来。

李成蹊像之前那样,给林桃搓背。

搓完了背之后蹲下来,林桃有些不好意思的并拢了双脚,李成蹊轻轻分开一些,去替她清洗伤口。受伤碰触到柔软处,李成蹊哑着声音问:“还疼吗?”

林桃:“还好,没之前那么疼了。”

男人粗糙的手碰触到车欠肉,林桃的身子哆嗦了一下,再去看李成蹊,面色正常,好像就只是在

帮她清洗。

可李成蹊哪可能不想,从林桃怀孕六个月开始他就不敢再碰她了,算起来已经过去五个多月了。

从前没结婚的时候,从不觉得有什么,可结了婚,每天抱着林桃入睡,入鼻便是她身上的香味,李成蹊真觉得时间难熬。

可是他一想到他和林桃那么大的孩子,从林桃那么小的地方出来,就算他没经历过生孩子,也能够想象得出有多痛。

他算了一下,他当初受了枪伤时,感觉彻底好是过了两三个月。

于是他就忍着,在心里数着日子,打算等两三个月之后,再碰林桃。

小月孩饿的时间特别快,吃过饭的时候林桃刚喂一次。等林桃洗漱好回房间的时候,这孩子又哭了。

林桃又开始喂奶,李成蹊在旁边看书,只不过见林桃喂奶,便看书是假,实际上在偷偷看林桃。

林桃感受到炙热的目光,抬头看了一眼李成蹊,抿唇笑骂了一句。

玥玥喝完奶之后没多久又睡着了,嘴角扬了扬。李成蹊跟发现新大陆一般,跟林桃说道:“阿桃,你看我们的女儿笑了。”

林桃只觉得好笑:“她这么小,哪儿会真的笑啊,就算笑也是无意识的。”

话虽是这么说,可李成蹊还是盯着玥玥的笑容看个没够。

林桃去学校的时候,杨爱党恰好也找校长有事,两人见了林桃,都说她的脸色看起来比没生孩子之前还要好,腰身也跟没生孩子时差不多,看着就跟个小姑娘似的。

徐玉婷在一旁说道:“那可不是,阿桃这个月子坐的多好。”

校长道:“行了,你也别说她了,你不也一样,你们两个可真是海岛上最幸福的军嫂了。”

几人说着话都笑了起来,林桃但笑不语,算是默认了这句话。

孩子生下来了,又重新恢复到了工作岗位,林桃抽时间给学生们出了套卷子,测试一下他们最近的学习进度,发现都挺不错的。

按理来说一切按部就班,都挺好

的。

唯一遗憾的就是,方姨和林蔓蔓就要回湘城了。

算起来方姨她们也来了也有三个月了,九月来的,如今已经到了十二月。本来按照林桃的意思,是想干脆留方姨和蔓蔓在这儿过年算了。

不过真在这里过年也没那么容易,当初方姨来的时候家里还有事情没处理,回去肯定是要回去的。

而且到时候林常海也会来海岛过年看孩子,人多了家里住不下,也不像回事。

晚上林桃躺在李成蹊的怀里,一边说起这事一边叹气:“想到明天方姨她们就要走了,我心里就怪舍不得的,成蹊,你说日子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两三个月一眨眼的工夫就没了。”

其实她当时坐月子的时候,还说日子过得慢呢,这会儿又说快了。

李成蹊明白林桃是对方姨和林蔓蔓的不舍,便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前蔓蔓不是去读过卫校?明年开春卫生部会再招一批护士和司药,到时候她可以报名。”

林桃眼中一喜:“真的?”

李成蹊:“嗯,你到时候问问她愿不愿意去。”

林桃掀开被子打算下床,忙不迭道:“我现在就去。”

却被李成蹊一把拉进怀里,说道:“灯都熄了,方姨她们肯定睡了,你现在过去把她们叫醒了说?”

“好吧,那我明天一早就说。”林桃的脸红了红,都当妈的人了,真遇上事了也是不够稳重。

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跌落在李成蹊的怀里,正想从他怀里出来,却察觉出了他的不对劲。男人的身体变得滚烫,像是着了火一般,林桃的身体碰到那个地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两人互看一眼,李成蹊将林桃抱得更紧了。

从怀孕后期到现在,李成蹊都憋了大半年了,林桃知道他想,便也由着他去了。

趁着孩子睡着了,两人好好的来了一回,其实这种事情不只是李成蹊想了,林桃也是想的,但比起李成蹊来说,她这点念想都算不上什么了。

李成蹊进去的时候很慢很轻,问她:“还疼吗?”

林桃红着脸说不疼了,李成蹊这才敢用劲。

途中的时候,小床里的玥玥突然有了动静,吓得林桃伸手一下子抱住了李成蹊的脖子,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紧张地朝孩子的方向看过去,就怕碰上想象当中的六目相对。

自从生了孩子之后,为了半夜里照顾孩子方便,晚上的时候家里会点上一盏暗淡的煤油灯,只见玥玥砸吧了一下嘴巴,又继续睡了。

林桃松了一口气,男人动的更加欢腾了。

结束了之后,李成蹊小心翼翼的给她清理,林桃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小声问了句:“不会又怀上吧?”

李成蹊的动作一顿:“……不会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是心里却琢磨着,他是得多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了。禁闭期刚过,要是再怀上,他这日子真的不要过了。

好好的折腾了一回之后,李成蹊通体舒爽,抱着林桃入睡。

到了半夜的时候,林桃睡得迷迷糊糊的,玥玥开始闹腾了,李成蹊轻手轻脚的下床去给玥玥换尿布。

今天方姨和林蔓蔓就得回湘城了,船票和火车票前几天李成蹊就让小宁去买好了。

昨晚上行李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早上吃了饭拿着东西就能走。林桃还给她们准备了不少的东西,回来的时候拿了多少,回去的时候就拿了多少,方姨一开始不肯要,林桃非要她拿着。

林桃还往给方姨做的那件新衣服的口袋里,塞了一百块钱,算是这阵子方姨照顾她坐月子的报酬。

她故意没跟方姨说,知道方姨要是知道,怎么都不肯要。

但这个钱她不能不给,她们这么大老远的过来照顾自己,她不给心里也过意不去。

火车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船票时间是十点,这会儿还早,几人正坐在桌前吃早饭。

小宁已经开着车在门口等候了,方姨让小宁来家里一起吃早饭,不过他说他在部队食堂已经吃过了。

家里今天煲的是海鲜粥,粥被炖的浓稠,里面放了虾仁、蛤蜊,吃起来很鲜。

林桃便说起昨晚上李成蹊跟她提的那件事情,

主要是想问问林蔓蔓是怎么想的,愿不愿意来岛上。

方姨和林蔓蔓听了这话,都十分吃惊,也十分惊喜。本来方姨还在发愁等林蔓蔓回湘城之后该怎么办呢,好不容易等到制药厂招工,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虽说李成蹊说已经给湘城的战友发了电报,等她们回去之后,就不用操心这回事了。

可是制药厂的成绩已经没了,林蔓蔓能不能进制药厂还不一定。

可现在却听说林蔓蔓可以来岛上当女兵,那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女兵比起制药厂的小工人,可好了太多了。

方姨一口就要答应下来,林蔓蔓高兴之余,却又有些纠结,说道:“我愿意是愿意的,可是我又不放心我妈一个人在湘城老家。”

这话刚说出口,林蔓蔓就被方姨说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妈有手有脚好好的,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你不要,等回了湘城,万一又来一个流-氓,你该怎么办?”

林蔓蔓咬唇,没有说话。她心里也明白的,能够来岛上当女兵那是她最好的选择,可……

方姨叹了口气:“别瞎想了,这事妈帮你做主了,咱们今年先回去,等明年开春你就来岛上。”

这事儿便这么定下来了,不过也是林桃说先让林蔓蔓来海岛,过两年之后再把方姨接过来一起住。

林桃便是这么打算的,等今年爸爸来岛上过年的时候,她再跟爸爸商量一下,早点把他接过来,一家人团聚。

吃过了早饭之后,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林桃和李成蹊便坐车送方姨和林蔓蔓去码头。

又是这个码头,每次的相聚与分离,都是在这里。

林桃已经有些习惯了,再加上心里知道过不了多久林蔓蔓就会来岛上,到时候方姨也会过来,心头离别的思绪也被冲淡了一些。

“方姨,路上小心些。”林桃说道,“过不了多久,咱一家人就能聚在一块儿了。”

方姨点点头,又看看林桃怀里抱着的玥玥。

码头上风有些大,出门的时候,林桃特地给

玥玥包了层小辈子,将她搂在自己怀里,风不怎么吹得到。这还是玥玥头一回来码头呢,估计也是挺稀罕的,难得的没有睡觉,而是睁着那双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瞧着一副机灵样。

方姨虽说才带了这孩子一个多月,可她把林桃当做自己闺女,这孩子就像她的亲外孙女,猛地要走了,心里是真舍不得。

从林桃怀里把玥玥接过来抱了抱,念叨着:“玥玥,姨婆就要走了,姨婆可真舍不得你啊,你是不是也舍不得姨婆啊。”

只是玥玥如今两个月都没到,还太小了,听不懂方姨的话,只是露出自己的小肉手,朝方姨抓来抓去。

其实昨晚上方姨就忍不住难受的落了泪,今天反倒好多了,就是怕她当着林桃的面哭,把林桃也搞哭了,所以从早上醒来到现在,一直都在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绪。

但是这会儿看到这么可爱的玥玥,她是真有些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回一走,还得等那么久才能见到这个乖宝贝呢。

“好了,我们该走了。”方姨把玥玥还给林桃,朝她们挥了挥手。

林蔓蔓也十分不舍地说道:“阿桃姐,姐夫,我们走了。”

“路上小心,到了之后记得给我们拍封电报。”林桃和李成蹊都说道。

电报能马上收到,写信还得隔十天半个月的,林桃会担心。

小宁赶紧帮忙把两个大包袱拿上,跟着方姨和林蔓蔓两人一起上船。这是李成蹊安排的,方姨和林蔓蔓两个女性,方姨又有些晕船,到时候行李不好拿,就让小宁跟着一起去。

等把她们安全送上了火车之后,再坐船回岛上。

船慢慢驶动,方姨在船上朝她们挥手,让林桃带着孩子早点回去,码头上风大,别把孩子吹着凉了。

林桃和李成蹊又等了一会儿,船渐渐远去了,李成蹊这才开车带着林桃回家去了。

路上,林桃还是忍不住叹气。

李成蹊笑了笑,说道:“别叹气了,我看你今天有进步。”

林桃不明所以,问道:“进步?什么进步?”

李成蹊道:“前面几次带着你去码头送人你都忍不住要哭,这次没哭,有进步。”

林桃还以为是什么呢,没想到竟然是这个,一阵无语,哼了一声说道:“那人总是要有进步的,而且蔓蔓和方姨过不久就要过来了,我想想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不难受才好,就怕你难受。”李成蹊说道,“方姨走了,到时候你上课的时候要带着女儿一起去,方不方便?”

林桃揶揄:“李团长问我这个,难道是想把女儿带到你那儿去,你带着女儿上班?”

李成蹊倒是想,就是实在不方便,他又不是天天都坐办公室的。再加上孩子要吃奶,不在妈身边实在不方便。总不能孩子一饿,就让小宁给林桃送过去。

林桃说这话也就是开开玩笑,见李成蹊说不出话来,便笑着说道:“行了,你不用担心我的,玉婷不也是这样带的,小清明也这么大了。我的课跟玉婷和钟老师的课是岔开的,到时候我去上课,她们能帮我看着孩子,没事的。”

“辛苦你了。”李成蹊回头朝林桃看了一眼。

林桃笑道:“夫妻之间说这个做什么,你好好开车。”

方姨和林蔓蔓在火车上坐了几十个小时,直到第三天中午,她们坐的那班火车才到湘城火车站。

也是她们运气不太好,这班火车晚点了,否则能够早点到的。

林常海因为跑长途去了,所以没能来接她们,母女俩人便一人背着一包行李出了火车站。

还好李成蹊倒是搞好了卧铺票,否则两人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此时身体都该麻木了,哪还能拿这么多的东西。

走到县城门口的时候,恰好有村里的牛车,两人便上了车。

不过坐牛车好也不好,刚上来便有人打听她们岛上怎么样,怎么拿了这么多东西回来,都有些什么啊。只不过方姨一概含糊着应对过去,扯别的话题。

那些人见从方姨嘴里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这才不说什么

了。不过等到下了牛车,看着方姨和林蔓蔓的背影还是忍不住酸酸地说道:“还说跟林常海没什么,都帮人闺女伺候月子去了,还拿这么多东西回来,说没什么,谁信啊!”

不多一会儿,方姨带着特别大两袋行李回来的消息,就传到了林老天的耳中。

“林婶子,听说你们家孙女生了,方敏给她去伺候月子,拿了那么多东西回来呢。方敏一个外人都拿了这么多东西回来,你这个孙女婿可真阔气啊,比你那个营长女婿阔气啊。”

最后一句话踩了林老太的脚,把她气得够呛。

林慧自从嫁过去,连封信都没寄回来过,更别说寄东西了!林桃那个小丧门星,倒是给林常海他们寄过好几回。

有次林常海不在,她就跟人说她是林常海的娘,可以帮忙代收,本来存着把东西昧下来的心思,结果没过一会儿林常海就来要东西了,也不给她这个老娘的面子,直接就把东西拿走了,还交代邮递员以后别把包裹给她,可把林老太给气坏了。

但看着方敏都能拿那么多东西回来,她再怎么说也是林桃的亲奶,难道还不如一个外人不成?她要是去了海岛,林桃再怎么说也得给她仨瓜两枣的吧。

这样想着,林老太的心思又开始活跃了。

过了没几天,林桃就收到了来自湘城的电报。

是林蔓蔓拍给她的,为了省钱上面的字很少,意思是她们平安到达了,她又去制药厂问了一下,得知上回欺负她的那个主任的儿子因为聚众斗殴被公安抓起来了,不过她当时的考试试卷不见了,现在也错过了时间,没办法重考,不能进制药厂了。

林桃看到电报便想,还好明年蔓蔓还能来岛上。

带一个孩子也是带,带两个孩子也是带,方姨走后,林桃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就把玥玥带过去了。

两张小摇床挨在一起,孩子又都挺乖的,还真不要她们操什么心。

小清明和玥玥都长得可爱,学校里的老师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