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63章 63
挥了挥手, 李明诚走起来很快,没多会儿就消失在她们的视线当中。

方姨还在那儿说呢:“外面的好心人就是多。”

恰好13路公交车来了,林蔓蔓扶着方姨, 母女俩人上了车, 正好车上有空位。约莫坐了二十几分钟就到站了, 两人按照李明诚交代的路线往前走, 十几分钟之后果然到了码头。

去买船票的时候, 方姨跟林蔓蔓说,她们再打听一下有没有来接她们的军人。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说不准他是在码头等她们呢。不过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那个军人,买票的时候,方姨又跟售票员说了一声。

售票员小同志看了她们一眼, 往岛上打了电话。

通完电话之后让她们稍微等一会儿, 反正离下一班船还有两个小时,不着急的。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候,电话再次响了。

小同志接了电话把电话给了方姨。

方姨听到电话里传来李成蹊的声音:“方姨, 我是李成蹊,你跟蔓蔓等会儿先坐船上岛, 我跟阿桃去码头接你们。”

“诶,好好。”方姨应下,没说几句, 挂断了电话。

小同志朝她们说道:“李团长派了人去接你们的, 不过估计在哪儿错过了。你们先坐船上岛,到时候我们见到他,会跟他说明情况,告诉他人已经到了的。”

事情也就那么巧,就这么错过了。

不过方姨见小同志这么说了, 也就放心下来。

历时两个多小时的船程,还好今天海上风平浪静,比起林桃上岛那天好多了。

林蔓蔓还好,没怎么晕船,方姨年纪大了容易晕船,在船上吐了一回。

船渐渐到了码头,林蔓蔓扶着方姨,看向窗外:“妈,那是阿桃姐吧?那旁边站着的事姐夫。阿桃姐的肚子真的像信里说的那样大,看着像双胞胎。”

方姨原本有些蔫蔫的,听到林桃,也赶紧通过窗户往外看。果然就看到林桃和李成蹊并排站在码头上,正朝她们这边看着。

只不过她们在船上,能通过窗

户看到林桃,林桃却看不到她们。

林蔓蔓扶着方姨走到外面,挥了挥手。

林桃这才看到两人了,脸上涌出笑意,拉着李成蹊的衣袖,指着方姨和林蔓蔓,一如当初看到林常海上岛时的反应。

“成蹊,你快看,是方姨和蔓蔓。”

李成蹊笑了笑,见到林桃这个样子,就像是看到当初两人刚认识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摸她的发顶,但码头上人多,他没有实际行动。

船到了岸停下来,方姨和林蔓蔓刚下船,林桃就走过去扶住方姨:“方姨这是晕船了吧,这一路上过来你们辛苦了,走,我们先上车。”

林蔓蔓点点头:“嗯,我妈她晕船。”

方姨摆摆手:“没事,没那么严重。”

李成蹊接过包裹放进车后备箱,林桃和林蔓蔓一左一右扶着方姨上了车。林桃将车窗都打开,有风吹进来能好受一些。

到了家里,林桃让方姨先去睡一觉休息休息。

折腾了这么久,她也不像是林蔓蔓这么年轻,的确是累了,也没说什么,先去休息了。

“蔓蔓,你饿不饿,家里蒸了包子,我给你去拿。”林桃带着林蔓蔓去洗脸洗手。

在火车上都没能好好洗漱,到了这儿好好洗了把脸,整个人才清爽了许多。林蔓蔓摇摇头,说道:“路上的时候我们吃过干粮了,不饿。”

“阿桃姐,你们这儿可真好,真漂亮。”林蔓蔓在车上时当着李成蹊的面,没好意思多说话,这会儿只有她和林桃两个人,这才开始说起来。

“院子那么大,还种了花,真好看。海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海呢,海面辽阔,碧波万顷。海面倒映着蓝天,真叫人分不清什么是海什么是天。以前看书的时候,见书上面海的味道,我当时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海是什么味道的,但是今天我知道了。”

“当时我刚来岛上时,也被大海给震惊了,心想海可真美。就算现在在岛上住了一年多了,有时起得早了出门,看到雾蒙蒙的海面,

也还是会被震撼到。”林桃笑笑,“什么味道?”

林蔓蔓抿嘴笑了笑,说道:“我觉得就跟你寄去的海鲜的味道差不多,咸咸的,还有些腥。”

林桃被林蔓蔓的话给逗笑了,但是一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接下来林蔓蔓又跟林桃聊了聊孩子的事情,以及上回她寄过来的书。

“阿桃姐,你的肚子这么大,怀的是不是双胞胎啊?”

“应该不是吧,大家都这么说,不过医生说只有一个胎音。”

“真不知道到时候生出来的是个小男孩还是小女孩,但你跟姐夫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肯定都长的漂亮。”

“我倒是想生个女儿,刚怀上的那会儿觉得是男是女都有,越是到后面,越想生个女儿。”

“我也喜欢女孩子,女孩子多可爱啊。对了阿桃姐,我上回给你寄的书你看过了吗?有一本就是写几个女孩子之前的故事,我看了特别有触动,还在上面批注了,你看到我的批注了吗?”

林桃点点头:“我看到了,你现在的见解越来越一针见血了,在家的时候没少看书吧?”

林蔓蔓抿嘴笑道:“嗯,找我同学借了几本书,她家里的书好多,不过我得在她家看,不能拿回去。”

林桃带着林蔓蔓去了卧室,指着书柜说道:“这里面的书是你姐夫的,你想看哪本就拿。不过有些书太专业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看懂。”

“好多啊。”林蔓蔓眼中亮了亮,“没想到姐夫还这么爱看书呢。”

林桃听罢,与有荣焉地说道:“你姐夫是军校毕业的,是正正经经的大学生,你可不能小瞧了他。这些英文书和俄文书他也能看的。”

说话的时候,林桃没发觉自己的语气里带着丝丝得意。

两人说话的时候,李成蹊已经把床单被褥都洗好,晾在院子里了,走过来跟林桃说道:“阿桃,床单被褥我已经洗好晾上了,我等会儿还得去团里有点事,你好好招呼方姨和蔓蔓,我今天回来的应该早。”

“嗯,你去吧。”林桃点点头。

李成蹊走后

,林蔓蔓小声道:“阿桃姐,姐夫还在家洗被褥呢,姐夫真好。”

“蔓蔓,我们以前生活在桃花村那个小地方,看到的都是村里的人,这样让我们的目光大大受到限制。当我们走出桃花村那个小地方,就会发现,世界很大,男人也不是都像桃花村的那些人一样的。”林桃说道。

林蔓蔓虽然已经十七八岁,但是还从来没接触过男女感情,对这些并不懂。

此时听了林桃的话,连连点头。

李成蹊走后没多久,方姨就醒了洗了把脸,走出来没看到李成蹊,便问林桃他去哪儿了。

林桃便解释了一下,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把包子蒸起来了。

包子鲜香,再加上方姨和林蔓蔓都饿了,两人各吃了两个包子。

吃过包子之后,方姨这才走到院子里去看看这院子,说这院子打理的真好,不过见到院子里养的那十几只鸡,还是有些谨慎地问道:“养这么多鸡,不会被革委会割尾巴吧?”

现在外面都不允许养这么多家禽,鸡鸭最多一两只,多了就会被割资本主义尾巴。

林桃知道方姨是担心他们,不过岛上的风气没那么严重。否则徐玉婷和钟静两人,也不可能去学校教书了。

摇摇头道:“方姨,不会的。岛上没有外面那么严,大家都是这样的。这些鸡是今年开春时成蹊买来的,说是打算让我坐月子的时候吃。”

“成蹊可真体贴。”方姨听罢,拉着林桃的手夸赞李成蹊。

又朝林桃看了看,笑着说道:“一年多不见,你比以前胖了些,也爱笑了,一看就是被成蹊宠出来的,你嫁的是个好男人,错不了。”

说完之后又进屋去收拾行李。

两个包袱里,一个是装她和林蔓蔓衣服的,另一个包袱则是装给林桃带的东西。多是湘城那边的特产,有椪柑、油糍粑、血肠……

没想到林桃还在里面看到了一叠尿布。

林桃说道:“方姨,你怎么还准备了这么多尿布?孩子尿布我这边都准备好了的。”

但是方姨却说道:“这

尿布不是给孩子准备的,是给你准备的。”

林桃有些发懵,眼中满是诧异;“给我准备的?”

“嗯。”方姨笑了笑,说道,“你是头一回生孩子,有很多事情都不清楚。等你生完孩子坐月子的时候,下面就会跟来月事一样流脏东西。当时方姨生孩子的时候,没人教,吃了不少亏。这些亏我可不能让你再吃了,要给你好好坐个月子,把身体养好。”

林桃听了这话,心头一暖。

看着面前的方姨,她拉住方姨的手,说道:“方姨,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那么大老远的过来伺候她坐月子,方姨是真拿她当女儿看待的。

“傻孩子,跟我还说什么谢。”方姨伸手,将林桃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

院子里,林蔓蔓正在看花。栀子花已经过了花期,凤仙花却是开的正好,有好几种颜色,深红的、粉红的还有玫红的。

林蔓蔓看了一会儿之后,注意到院子里还养了只小兔子,赶紧走过去看。

伸手摸了摸,此时的兔子怀了孕,脾气见长,不让摸,举着前爪想要挠人,还好林蔓蔓手缩得快。

就在这时,林蔓蔓头顶传来一道声音:“诶呀,你就是林老师的妹妹吧,长得可真俊,跟林老师一样白!”

是陈水芬,她在屋顶晒了萝卜干,正准备去拿,结果刚爬上梯子就看到了院子里的林蔓蔓。

林蔓蔓不认识陈水芬,被夸的红了红脸,小声应了句:“嗯。”

陈水芬笑笑去干活了,林蔓蔓则是进了屋。

林桃和方姨已经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见林蔓蔓红着脸进来,问:“怎么了?”

林蔓蔓便把刚才的事情告诉林桃了。

林桃听得笑出声来,说道:“那是隔壁家的嫂子,人很好的,就是自来熟了些。你等着,她知道我们家来了客人,准要送点什么过来的。”

说曹操曹操到,林桃的话刚说完没多久,陈水芬过来就来了。

手里还真送来了东西,是自家刚晒好的萝卜干,还有她烙的饼子,大方的让方姨和林

蔓蔓尝尝。

不过她们才刚吃完包子没多久,暂时还吃不下什么,于是两人就这么分了一个。

烙饼是陈水芬的绝活,味道的确很不错,方姨和林蔓蔓吃了都觉得很好吃。

陈水芬走的时候,方姨又给她塞了几个椪柑,说是湘城的特产,让她拿回去尝尝。

林桃去年离开湘城时,还没到椪柑熟的时候,算起来她已经两年没吃上家乡的椪柑了。

方姨也是知道她肯定惦记着这一口,所以不辞辛苦的,带了二十来斤过来。怕在路上的时候不小心给挤坏了,还用稻草给包着,这样不容易被挤坏,也不容易被捂坏。

林桃拿了个小箩筐过来,用来装椪柑。二十来斤的椪柑,装了满满的一箩筐。

方姨选了个品相最好的,递给林桃:“快吃一个尝尝看,还是不是以前的味道了。”

林桃接过椪柑,拨开皮,往嘴里送了一瓣。椪柑的味道甜中带着一点酸,汁水充沛,跟她记忆当中的味道一模一样。

林桃的眼眶红了红,胸腔处涌出澎湃的感动。压抑了好一会儿,才把那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给压了下去。

她真怕自己当着方姨的面哭出来,方姨来是好事,她刚来,自己就哭,算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一想到方姨为了让自己吃上家乡的椪柑,便不辞辛苦的背着这么重的包袱漂洋过海的过来看自己,她这心里是又感动又难受。

“好吃吧?”方姨笑着问,“这些椪柑都是从那棵你说长出来的椪柑最甜的树上摘的,知道你爱吃。”

方姨家种了几棵椪柑树,林桃独独喜欢吃其中一棵椪柑树上的椪柑,总觉得那棵树上的椪柑要比另外几棵树上长出来的椪柑,要甜一些。

这些事情方姨都是记在心里的。

“好吃,真的很好吃。”林桃点头,吃进嘴里的椪柑仿佛更加甘甜了。

林蔓蔓说道:“阿桃姐,我妈可心疼你了。我在家时想吃这棵树上的椪柑她都不让,说是你爱吃,要留着给你吃的。”

方姨看了她一眼,嗔道:“你这孩子

,连你姐的醋都吃起来了。那不是你姐嫁的远了,平时也吃不上老家的东西,你要是想吃,随时都能吃。”

林蔓蔓笑笑,皱了皱鼻子:“妈,我开玩笑呢,我哪儿能吃阿桃姐的醋啊。”

林蔓蔓挽住林桃的胳膊,摇了摇。

其实她的动作可轻了,从前的时候,她们两人也是这样亲密。两人一起长大,林蔓蔓是拿林桃当亲姐的。

但是这动作却让方姨很不放心,赶紧说道:“你快松开你姐,你姐现在怀了孩子,又快生了,身子重,可别不小心摔了,那可就麻烦了。”

吓得林蔓蔓赶紧松开了林桃,又拿了把椅子过来,让林桃坐着。

林桃见这两人紧张成这样,笑着说道:“方姨,没那么夸张的。”

方姨道:“没多久就要生了,还是稳当点好。生孩子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人拼着性命去鬼门关走上一回的。”

方姨还没说的话是,当初陶蓉,也就是林桃的妈妈,就是当时大意了,这才导致摔了一跤人没了。还好拼着最后一口气,也把林桃护住了。

但这话她不能说,要是说出来了,就是提林桃的伤心事。

林桃觉得方姨这话说的也是在理的,便也坐在椅子上,不敢再像之前那样觉得没所谓了。

方姨将东西全部都收拾好了,血肠那些也挂到了厨房里,油糍粑要热一下才好吃,先放起来。

她和林蔓蔓的衣服,也放到了客房的小衣柜里。

林桃给方姨和林蔓蔓倒了杯水,让她们都坐着休息休息。她们刚来,刚刚又忙着收拾东西,还没闲下来说说家里的事情,这会儿才终于得了空。

林桃问家里的情况,方姨说家里一切都好。

说着又提到了林桃当初送给林蔓蔓的那本书,方姨拉着林桃的手,嗔道:“你说你这个孩子也真是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在书里藏了那么多的钱和票,你也不怕蔓蔓不知道,回来的路上不小心都掉了。我数了数,一共有八十块钱,都在这儿了。”

说着,要还给林桃。

林桃这会儿拉下了脸,做出不高兴的样子,不肯去收:“方姨,你这是做什么呀。我之所以放在书里,就是怕明着给你你不肯要。这么些年来,你对我的好,我全都记在心里的。你这些年的恩情我无以为报,你说你拿我当亲女儿看的,你就当是女儿在孝敬你。”

说着,林桃看向林蔓蔓:“要是蔓蔓给你钱,你会不要吗?说到底,方姨心里还是不拿我当亲闺女,在方姨心里,我跟蔓蔓还是有区别的。”

这话可是戳到方姨的心窝子了,赶紧解释:“怎么能是这样啊,方姨是真拿你当亲闺女的,可是这钱……”

“那你就把钱收下。”林桃说道。

方姨叹了口气,只好把钱收起来了。

林桃又问起上回方姨在信里说的事情:“方姨,上回你在信里说蔓蔓遇上点事情,是什么事情?”

方姨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出来了:

原来是学校停课之后,林蔓蔓在家没事做,刚好城里的卫校还可以上课,于是方姨就送林蔓蔓去读了一年的卫校。正好前阵子制药厂招工,林蔓蔓便打算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考进制药厂。没想到去考试的时候,被制药厂主任的儿子看上了,缠着林蔓蔓要她跟他处对象。

那人吊儿郎当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其实就算是好人,感情的事情也不能强买强卖。明明林蔓蔓都明确的拒绝了,可是那个人还不依不饶,甚至说出要是林蔓蔓不同意做他对象,他就让林蔓蔓进不了制药厂的话。

后来考试结果出来,林蔓蔓还真没考上。但是究竟是真没考上,还是考上了,却被那个人从中作梗给弄没了,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林蔓蔓可以确定的是,那天考试的题目她大都会做,就连她一个平时成绩不如她的同学都考上了,但是她却没有,这其中大概率是有猫腻。

方姨说到这儿,叹了口气:“制药厂三年才招一次工,我还想着蔓蔓的运气好,赶上了。要是进了制药厂,那就是工人了,哪里知道竟然遇上这样的事情……

这次过来,我也不敢把蔓蔓一个人留在家里,就是怕她被人欺负了。”

林桃皱紧眉头,朝林蔓蔓看了一眼。

林蔓蔓似乎是回想起那件事,脸色不是很好看。

林桃当时也被赵跃进骚扰过,那种感觉她明白,就像是被只恶心的苍蝇围住,听见那嗡嗡嗡的声音,便觉得恶心。

但是她的性子比蔓蔓的性子要强一些,她不怕跟这样的恶势力作斗争,蔓蔓平时很少跟人打交道,遇上这种事,还丢了制药厂的名额,心里估计很难受。

林桃气得说道:“这人实在太过分了,就因为他是主任的儿子,就能在制药厂一手遮天吗?”

但在这儿说这些气话是没用的,有些时候这些坏人,还真是能一手遮天。

当初在机械厂的联谊舞会上,不就是这样吗?当时赵跃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她耍流-氓,也没人敢上前说一句。要不是当时的厂长和李成蹊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更何况后来赵跃进还来找过自己,还好碰上了李成蹊,把赵跃进打了一顿送进了公安局,自己也因此与李成蹊,有了后面的那些事情。

“对了,成蹊有战友是公安,等成蹊回来之后我跟他说一声,问问他能不能让他战友帮帮忙。”林桃说道。

方姨道:“是上回来接亲的向队长吗?其实出了这事之后,我就带着蔓蔓去过公安局,只不过向队长好像不在那儿了,说是被调升了,去了哪儿我们也不清楚。新来的队长是那个钱主任家的亲戚,我们找公安也没用。就连向队长被调迁的事情,还是一个叫小邓的同志偷偷告诉我们的。”

林桃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皱了皱眉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