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60章 60
恰好小清明醒过来了, 不再像之前那样乖巧的玩小布偶,而是踢动着双脚,嘴里哼哼唧唧的。

徐玉婷走过去现在他的屁屁上摸了一把, 发现尿布是干的, 也没有拉臭臭, 便将他抱起来喂奶。

徐玉婷专门从家里拿了一块布过来, 喂奶的时候把那块布盖在自己肩上, 别人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这个妈妈是当的越来越称职了,当时王婶走的时候,我还担心你忙不过来呢。”林桃见徐玉婷做事有条不紊的,笑着打趣。

毕竟之前王婶在的时候,有关于小清明的一切可都是王婶来照看的, 徐玉婷只要在孩子饿了的时候去喂喂奶就行了。

这不过一个月的功夫, 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有山靠山,无山自担。之前是我婆婆在, 我没法发挥,现在才是我的真真实力。”徐玉婷有些得意地朝林桃挑了挑眉毛。

又道:“诶对了, 阿桃,你这个弟弟找到对象没有啊?”

这事林桃没问过,不过联想起之前李明诚跟她说道那段话, 他应该还没有对象。

林桃摇摇头:“应该还没有, 怎么,你想要给他介绍啊?”

“我可没那个闲工夫,也没那个兴趣给人当红娘介绍对象。万一到时候出了点什么差错,赖在我身上,我反而里外不是人了。”徐玉婷撇了撇嘴, “我是说,他要是没有对象,那咱们岛上的那群单身女兵们可就来劲了。”

林桃回想起之前在路上时,那群女兵们看过来的眼神,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

随即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

她虽然是李明诚的嫂子,但是她也不是那种爱多管闲事的人,刚见了面就去管别人个人问题的事情,她可做不出来。

期间钟静也下课了,几人又说了会子话,钟静就先回去了。她今天的课是连着上的,刚上完两节课,所以可以提前回去。

徐玉婷也要去上课,便托林桃帮忙看着小清明:“我把尿布放在这儿了,要是他尿了,你就帮

我换换,还有裤子,这儿有备用裤子。”

“行啦,我知道了,你对我还不放心啊?”林桃无奈,她又不是第一回帮着照看小清明了,还能不知道这些啊。

徐玉婷便抿唇笑笑不说话了,好像自从她当了妈妈之后,是变得比以前唠叨了点。

徐玉婷刚走没多久,金萍萍就进来了。

林桃逗了一会儿小清明,便开始备课。只有她和金萍萍在办公室的时候,她们两个人都是互相不说话的,只要金萍萍不主动招惹,林桃也是视而不见。

不过今天金萍萍却走过来,朝林桃说道:“林老师,你这水杯里没放糖吧?我这儿有红糖,我给你加点,喝着嘴巴甜。”

林桃写字的动作一顿,将视线从教案上移到金萍萍的脸上,见金萍萍脸上带着几近讨好的笑容,林桃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金萍萍要给自己泡红糖水?林桃真不知道是自己吃错药了,还是金萍萍吃错药了。

当然,她拒绝的很干脆:“不用了,我就喜欢喝白开水,喝红糖水虽然甜但是容易口干,嗓子不舒服。”

说完之后,林桃又继续备课了。

但是金萍萍今天显然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又说起了别的话题。金萍萍朝林桃隆起的肚子看了一眼,说道:“林老师,算算日子你应该快要生了吧?到时候生完了也没事,在家里好好坐月子就行了。我到时候会跟校长说,去帮忙你代课的。”

林桃皱了皱眉头,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让金萍萍给她代课。

她早在之前就跟钟静提过代课的事情了,钟静已经答应下来。

林桃民乐抿唇,放下手中的笔,看向金萍萍说道:“金老师,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会视情况而定,来考虑帮不帮你的。至于代课的事情,我已经找了钟老师,就不麻烦你了。”

金萍萍被林桃戳穿想法,脸上红了红,却并不像从前那样,随之而来的是恼羞成怒。

她笑了笑,摆摆手说道:“林老师,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有事想要找你帮忙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关

于教书这方面有些不懂想请教一下你,林老师,你看可以吗?”

金萍萍是有目的的就行,要是没有目的的讨好,还真能吓到林桃。

虽然在此之前,金萍萍总是跟林桃不对付,时不时就爱酸上几句,但是林桃觉得,哪怕她指点了金萍萍,将来收益的也是学生,这不失为一件好事。

所以面对金萍萍,林桃倒是跟她说了不少的教育之道。

金萍萍听得连连点头,有些地方还用笔记下来了。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金老师,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林桃见自己说完了,金萍萍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挑眉问她。

金萍萍笑了笑,说:“没了没了,真是谢谢你啊林老师。林老师,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可别因为那些事情真的生我的气啊。”

林桃:“……”

林桃朝窗外看了一眼,确定今天的太阳还是从东边出来的。

然后说道:“没事,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也没放在心上,最主要还是得看以后。”

放学回去的时候,林桃和徐玉婷走在一块儿,徐玉婷抱着小清明,林桃这是帮她拎着装衣服、尿布的包。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徐玉婷说道:“刚刚我下课的时候,看到你跟金萍萍在一块儿说话了。”

林桃听得有些好笑:“怎么了,徐老师?这你也要吃醋啊?她问我教书上的事情,我就顺便说说自己的心得,她要是能改改自己以前的做法,对学生是件好事。”

徐玉婷听得撇嘴,哼了声:“林老师,我在你眼里就这么爱吃醋啊?连这事也要吃醋?”

“也不知道是谁,因为一个女同志给王营长送了份文件,就把王营长骂了一顿。”林桃忍不住逗徐玉婷。

当时她正好做了几个小布偶,打算送给徐玉婷,没想到就看了那么出戏。

徐玉婷的脸红了红,解释道:“我那不是因为吃醋,是那个女兵来的时候叫的声音太大了,还叫了好几声,把小清明给吵醒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哄睡着的,我容易么我。”

林桃赶

紧说道:“好好,我不跟你开玩笑了,你家王营长都没什么好说的,难不成我还要说你呀?”

徐玉婷也道:“就是,我在跟你说正事呢。看你这个样子,肯定不知道金萍萍为什么会一反常态,今天对你这么热情吧?”

林桃:“她不是为了问我教学上的事情吗?”

徐玉婷摇摇头:“她要是想问,早就问了,干嘛要等到这个时候?我看她啊,是想做你弟妹了。”

林桃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徐玉婷有些无语的说道:“你傻了啊?还能有什么意思?就是看上李团长的弟弟的意思了呗。你以前挺聪明的啊,你看看你现在,连这个都看不出来了,可真是一孕傻三年。”

“可是金萍萍不是前阵子刚去相亲了吗?没成啊?”林桃问。

她之所以没往这上面想,就是因为前不久才得知金萍萍去相亲了,听说对方的条件还挺不错的,三十岁,是个数学老师,之前也没结过婚,是光顾着搞学术理论,才把年纪拖大了。

后来也没再听说过这事,林桃还以为这事成了呢。

徐玉婷摇摇头,说道:“没成,金萍萍嫌弃那个人年纪太大了。”

林桃:“不是说三十出头吗?”

徐玉婷:“三十出头是没错,就是英年早谢,谢顶了。人家是个数学老师,听说之前还搞过什么学术理论,脑子动得多了呗。搞数理化的脑子动得多,都容易谢顶。”

对于这话,林桃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反正她以前高中的数学老师,也英年早谢就是了……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的,便走到了岔路口,远远地便瞧见王元亮在那儿等着了。

林桃把手里的包递给王元亮:“王营长,我可把你家属和儿子好好交个你了啊。”又回头朝徐玉婷说道,“你家王营长来接你们了,我先回去了啊。”

徐玉婷点点头:“嗯,你路上慢一点。等下午太阳不大了,我上你家来坐坐。”

“行啊,正好明诚昨天带来了不少水果,你来吃些。”林桃说道。

中午的时候,林桃想起好久没吃宽粉了,便自己和面做了一大盆宽粉。

她最近在控制饮食,主张少食多餐,这样每顿吃的少,消化得快,不那么容易能长肉。

自己是吃不了多少了,但是李成蹊的饭量她很清楚,现在又多了个李明诚,做少了还真不够吃。

果然,林桃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最后她做出来的满满一大盆的宽面,都被李成蹊和李明诚给消灭了。

林桃和李成蹊都能吃辣,两人在宽面里加了油泼辣子。李明诚可不像李成蹊,在川城读过书,从小就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的他,稍微加了半勺油泼辣子,便被辣的抽气。

可辣椒就是这样,越辣越上头。

李明诚被辣的够呛,却不停地夸林桃手艺可真好,这真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面了。又说上海的东西实在是太清淡,还是湘城的辣椒好吃,将来他也想找个湘城的老婆。

林桃碗里的宽面不多,早早吃完了,坐在听李明诚说话。

李明诚明明吃了不少了,可好像还没够,最终把筷子落到了李成蹊的碗里,企图去夹李成蹊碗里的宽面,只不过被李成蹊在手上赏了一筷子。

李成蹊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加了香菜了,你不是不吃香菜。”

李明诚一边揉着自己被筷子打疼了的手,一边说:“为了面我可以忍受香菜带给我的痛苦!”

林桃看这哥俩,实在觉得好笑,忍不住说道:“好了明诚,你要是没吃饱,我再给你去做一点,反正还剩了点面团,很快的。”

李成蹊看向林桃,语气比跟李明诚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温柔了多少。他摇摇头:“阿桃,你上了一上午课累了,休息一会儿去睡个午觉,别理他,我看他就是欠收拾。”

李明诚赶紧站起身来说道:“嫂子,我跟我哥在开玩笑呢。我吃饱了,嫂子,你累了就赶紧去休息。碗筷留给我和我哥洗就行。”

林桃习惯了午睡之后,

便一直保留这个习惯,每到了中午就犯困。

此时她还真有些困了,便进卧室去休息。

她走之后,李成蹊直接将碗留给李明诚去洗,自己则是拿了两个苹果,去切苹果。

“大哥,不是说好了我们两个一起洗碗的吗?”李明诚说话的时候,洗碗的动作还挺利落的。

李成蹊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想吃就干活,否则马上回去。”

李明诚赶紧闭嘴不说话了,嫂子做的饭这么好吃,他可不想那么早就走。

他不但把碗洗的干干净净,还把厨房的灶台重新擦了一遍,他觉得自己可真是个居家好男人。

当他干完活之后,见李成蹊已经把苹果切成丁了,说道:“哥,我那个不用切的,我直接拿着吃就行了。”

接过李成蹊往他嘴里塞了个没多少果肉的苹果核,无情地说道:“你吃这个吧。”

说完这话,李成蹊直接转身走了。

李明诚看着他哥无情地背影,拿着手里的苹果核啃了啃,嗯,还是挺好吃的,嫂子肯定喜欢!

吃过了午饭没多久,李成蹊就要去团里了,李明诚也跟着一起去的,他实在是闲不住。

林桃到了房间里没有立马睡觉,先是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觉得差不多可以了之后,这才拿了本书,坐在床上看书。

没多会儿李成蹊就拿了切好的苹果进来,交代她吃点水果,过会儿再睡。

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薄被子,让她睡觉的时候盖住肚子,别不小心着了凉。怀孕之后不能乱吃药,万一生了病也只能硬扛着,因此李成蹊在这方面格外的谨慎。

林桃将书合上,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她最近看书看得特别慢,光是这本书,就看了快一个月了还没看完。反而是李成蹊每晚给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念书,已经念完好几本了。

吃完苹果,林桃靠在床上有些昏昏欲睡起来,没过多会儿就睡着了。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算一算睡了得有两个多小时吧。

平时林桃并不午睡这么久,今天睡得比较久,起来的时候头还有些晕晕的。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看着窗外的天空与树木,隔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恰好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便是陈水芬的大嗓门:“林老师,林老师你醒了吗?”

林桃掀开被子,下了床,一边朝外面走,一边应道:“来了来了。”

走到院子里,将门打开了,一看外面站着的不止是陈水芬,还有徐玉婷,以及徐玉婷怀里抱着的小清明。

陈水芬说道:“徐老师早就来了,在门口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答应,我估摸着你肯定还在睡觉,所以就叫徐老师先去我家里坐坐。”

林桃说道:“真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是有些累了,睡得特别沉,还真没听到你在外头叫我。”

“这有什么,我主要是怕你出什么事,所以看这会儿你还没出来,就让陈大姐来叫你。”徐玉婷说道。

说完又笑笑:“主要还是陈大姐嗓门大一点,一喊你就听到了。”

陈水芬听罢,笑着说道:“那是你放不开嗓子,不好意思那么大声。要我说,怕啥啊,扯开嗓子使劲儿喊就是了。”

说话间,林桃去洗了两个苹果和两个梨子,每个都用刀切成四瓣,装在碗里拿出来,让大家都吃。

徐玉婷和陈水芬各自拿了一小块,吃了几口,陈水芬说道:“这苹果可真甜,是李团长的弟弟带来的吧?今早上我看到他了,哎呦,长得可真俊,今年多大了?”

“应该跟我差不多大,今年二十一吧。”林桃说道,“等会你回去的时候,再拿两个回去,给向阳和红星吃。”

“那不成,这是李团长弟弟特地带给你们吃的。要是别的东西就算了,岛上水果少,寄又不好寄,你自己都难得吃上一回。”陈水芬赶紧摆摆手,“你别惦记那俩臭小子,他们把我院子里种的萝卜都嚯嚯完了,就是你上

回给我的那点萝卜种子。我去年没种,今年才种的,吃着还真挺甜的,不比水果差。”

徐玉婷吃水果的时候,怀里的小清明目光紧紧地盯着她手里的苹果看着,小嘴巴还砸吧了几下。

“你也想吃啊?你现在还太小了,不能吃呢,妈妈给你闻闻味儿好不好?”徐玉婷逗小清明,把苹果递到小清明的嘴巴边,又拿回来。

林桃无奈道:“玉婷,你别逗小清明了,本来就吃不着,你还逗他。”

徐玉婷这才几口把苹果吃掉了。

这回事陈水芬起的头,又说起了金萍萍的事情:“军官她看不上,老师也看不上,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她的眼。拖来拖去又拖大一岁,今年都有二十四了吧。”

林桃问:“她去年不是才二十二吗?”

陈水芬笑:“你听她的,她去年就二十三岁了,可能跟你说的时候离她二十三岁生日还差一个月,所以就说她二十二岁。挑来挑去的,都挑花眼了吧,从二十岁开始就在那找对象了。一开始我还给她介绍过呢,只不过她没看上。”

徐玉婷来了兴趣:“你给她介绍过?谁啊?”

陈水芬道:“就我们家老郑的上一个警卫员,不过她嫌人家官小没同意,结果那小子还挺出息,没多久就立功了,现在都被调到别的地方去了。”

“她现在看上李团长的弟弟了,今天正巴结阿桃呢。”徐玉婷说道。

“啊,她看上李团长的弟弟了?”陈水芬做出吃惊的表情,又恍然大悟,“不过李团长的弟弟是长得俊,难怪她喜欢。林老师,那你是怎么想的啊?你同意吗?”

这话把林桃给逗笑了,她说道:“我同不同意有什么用,我这个嫂子还能管他的个人感情不成?这事我当不知道就是了。”

徐玉婷点头:“你这样就算不错了,要是换了我,我让她想都别想这回事。”

虽说陈水芬不肯要水果,可是走的时候,林桃还是给她们两人各塞了一个苹果和一个梨子。

今天晚上林桃炒了个腊肉,西红柿炒鸡蛋、凉拌海带丝和丝瓜汤。

主食吃的是馒头,家里的大米总共就那么多,还是得省着点吃的。这还是上了岛条件好了,换做以前,这个吃法,林桃可从来没尝试过。

这还是李明诚第一回吃上腊肉,林桃顾念李明诚吃不了太辣,所以特意少放了辣椒。

李明诚又美美地吃了一顿,把林桃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李成蹊实在听不下去,踹了踹李明诚坐着的四角凳:“行了,肉都堵不上你的嘴。”

林桃闻言,忍不住抿嘴笑了笑。

就在他们吃过饭没多久,家里就来人了。

林桃正准备出去看看是谁,李明诚赶紧说道:“嫂子,没事我去开门。”

来人是金萍萍,站在院子外面叫林桃,门没闩,但她也没走进来。见开门的人是李明诚,故意搓了红的脸蛋更红了一些。

李明诚不知道金萍萍心里想的什么,问道:“你好,你是?”

“哦,我是来找林老师的,我是学校的老师,姓金,叫金萍萍。”金萍萍赶紧趁机介绍自己。

“你找我嫂子啊?”李明诚回头朝里面叫了声,“嫂子,你们学校的老师找你有事。”

里头,林桃听到这声,不用说,来的人准时金萍萍。

走出去一看,果然是她。

林桃注意到金萍萍还是特意打扮过的,穿的跟今早上见到的时候不太一样。过肩的头发被扎成两条辫子,还用红头绳绑起来了。

看来徐玉婷说的没错,金萍萍这是真看上李明诚了。

“金老师,你怎么来了?”林桃笑笑,“要不进去坐坐?”

金萍萍跟着林桃走进去,这还是她头一回来林桃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感叹林桃把这院子收拾的可真好,又有菜又有花的。

这倒是真心话。

林桃笑着说道:“金老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金萍萍又朝正忙活着洗碗的李明诚看了一眼,从院子里朝里面看,只能看到李明诚的半个身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