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51章 51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六点还有一章

上一章修改过了,如果觉得上一章跟这章连不上的,记得去清除缓存,然后重新看看上一章的结尾!

这事被杨爱党知道了, 林桃和林慧都被叫了过去,询问经过。

林桃便把前因后果说出来了,不过‘特务’的事情, 是她专门用来吓唬林慧的,她也知道真说出来, 没什么证据。

但是林慧对军舰还不回来, 并且幸灾乐祸诅咒林桃要做寡妇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种情况已经十分恶劣了, 足够林慧喝一壶的。

林慧挨了打,还要被教育, 这回杨爱党也没准备给她留面子, 要她写出检讨,过几天杨爱党则是召开一次军属大会,要她当着所有军属的面,向林桃公开为这次的事情道歉。

不仅如此,杨爱党直接把这件事情跟齐师长说了,让齐师长叫来沈国斌, 两口子一起受教育。

另一边, 杨爱党也在‘教育’林桃。

“林桃, 不是我说你, 你要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话, 你就直接来跟我说,我会去解决的。你怎么能挺着个大肚子, 去跟别人吵呢?万一她推你一下,你出了点什么事,小李又不在,你让组织怎么向小李交代?”杨爱党说道。

“他在外面保家卫国,自己堂客在后方却没有得到组织的保护?”杨爱党来了嵊山岛十几年, 早就不说湘城放言了,这回是真被吓到了,连放言都出来了。

其实之前林桃也是被气到了,以前林慧说别的,她都当林慧的话是耳旁风了,今天却诅咒李成蹊死,她是真的没忍住。

她当时就觉得,就算林慧一家都死了,李成蹊也不会死。

林慧的嘴巴乱说话,她就要抽她嘴巴!

她也没多想,真这么做了,下了狠手,林慧脸上的巴掌印都还在,脸也肿了。

不过她也是知道林慧那种人,表面上看着厉害,实际上内心是个很懦弱的人。在林桃小时候,看到林慧刚欺负完自己,结果扭头就被高年级别的男孩子打却不敢还手的时候,

她就明白,林慧是个欺软怕硬的人。

她赌林慧不敢推她,因为林慧骨子里就没这个胆子。

林慧要是推了自己,她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所以当林慧看到沈家豪那么说的时候,她在笑,因为她觉得沈家豪是小孩子,如果沈家豪这么做了,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只不过,沈家豪也不敢。

尽管林桃当时被气到了,但是心里也还会分析利弊。

不过当着杨爱党的面,她没有说那些有的没的,乖巧地向杨爱党认了错:“杨主任,你说的我都记住了,我今天是真的被气急了才这样,以后肯定不会了。”

“我知道,你心里本来就担心小李,那个林慧还这样说风凉话,换做谁都受不了。但你目前还是孩子更重要,别的都交给组织来就行了。”杨爱党说道。

林桃点点头:“嗯,杨主任,我知道了。”

“行,你知道就好。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组织上会给你个交代。”杨爱党说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林桃也明白,组织上至多也就是让林慧公开向她道歉之类的。

但能有这样的结果就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林桃说林慧是‘特务’,不过是故意吓她,把事情说严重而已。

她是不是特务,大家心里都清楚,组织上也不可能真把她当做特务给处理了。

而且因为有杨爱党在,林慧其实是收敛的,否则也不会一年多才来招惹林桃一两回。

这回林桃狠狠地教训了她,恐怕她再也不敢来了。

哪怕恨,也只敢在心里想。

林桃回家之后没多久,徐玉婷和陈水芬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两人一起来到林桃家里,又让林桃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徐玉婷和陈水芬都格外的震惊,因为她们听说这事的时候,并不知道林桃打了林慧,只知道是林慧说那些话恶心林桃,两人知道之后都格外生气,更多的是怕林

桃吃亏。

可是刚刚,林桃说她打了林慧一巴掌?

林桃,打人?

陈水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林老师,要是这话是别人说的,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你还会打人。”

说话的时候,注意到林桃养的那只小兔子,又道:“看来兔子急了也咬人,这话还挺有道理的。”

徐玉婷听了则十分解气,说道:“阿桃,你打得好,林慧那种人就是欠收拾,让她嘴巴不干净。”

几人又聊了些家常,到了该做晚饭的时间点,就各自回家去了。

到了夜里,家里突然传来了动静声。

林桃因为担心李成蹊,睡得并不安稳,听到动静声越来越近之后不免紧张,问了声:“是谁?”

“是我。”熟悉的声音,低沉、沙哑。

手电筒被林桃拿在手中,朝着前面照着,光束落在来人的身上,竟然是李成蹊。

是李成蹊回来了。

李成蹊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浑身湿漉漉的,林桃看着光束下,完好无损的李成蹊,连日来提起的心终于落了地,松了口气:“成蹊,你怎么这么晚淋着雨回来了?”

“我去给你拿衣服,快把湿衣服换掉。”林桃支起身子打算起床。

却被李成蹊制止,让她躺着休息,自己先去把煤油灯点上,去拿了干净衣服,又冲了个热水澡。

林桃就是怕不知道李成蹊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连洗澡的热水都没有,所以晚上特意烧了两壶放着,如今用来给李成蹊洗澡正好。

等到收拾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之后,李成蹊这才进来了。

林桃躺在床上等他,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但两人都没什么睡意。

“这几天下暴雨,我总害怕你们的巡检队出点什么事,还好你回来了。”林桃靠在李成蹊胸前,舒出一口气。

李成蹊回来了,她这颗心也就安定了。

李成蹊抱着林桃,说道:“进度是被风雨影响了,好在影响不大。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他特意轻手轻脚地回来,就是怕吵醒了林桃,没想到林桃

睡得这么浅。

“担心你啊,怕你出事,你要是出了事,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啊?”林桃语气软绵绵的,带着丝撒娇的味道。

林桃看着娇俏软乎,实际上性格坚韧,和李成蹊结婚之后,很少会跟他撒娇这些。

偶尔这么一次,便搅乱了李成蹊的心湖,抱着她亲了亲,向她保证:“我不会有事的。”

就在这时,肚子里的孩子突然又踢了林桃一下。

林桃赶紧说道:“成蹊,宝宝踢我了。”

两口子一起看向林桃的肚子,果然看到林桃的肚子上又鼓起一个小鼓包,这回看的比上回要清楚一些。

李成蹊伸手摸了摸,那个小鼓包立马便消失了,没多会儿又在另一边折腾起来。

林桃看得一阵好像,这俩人是在捉迷藏呢?

李成蹊吻了吻林桃的肚子,将脸贴在上面,小声道:“你也在欢迎爸爸回来吗?”

然而这回里面没有了回应。

两口子见罢相视一笑,林桃想了想,把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成蹊。

李成蹊听了这事,第一反应跟杨爱党一样,是担心林桃,她现在挺着大肚子竟然还敢去打人,自己又不在她身边,万一出点什么事,他肯定后悔一辈子。

李成蹊拥着林桃,后怕地说道:“阿桃,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比你重要。以后再遇上什么事,你就来找我,我去解决,如果我不在,你就找杨主任,以后别再自己解决了,这样太危险了。”

林桃知道李成蹊是关心她,便点点头答应了。

她这回的确是太冒险了。

李成蹊见林桃答应,笑了笑:“不过我没想到阿桃还会打人。”

“我不止会打人,我还会咬人呢。”林桃听出李成蹊语气当中的戏谑,轻哼了一声,朝着李成蹊的肩头,轻轻咬了一口。

语气说咬,不如说是用牙齿轻轻地磨。

并不会疼,却带给李成蹊异样的感觉。

夫妻二人小别胜新婚,这一个多星期,彼此都想对方想得紧。林桃这样无疑是自投罗网,李成蹊闷哼一声,眼神暗了暗。

再加上林桃现在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快要进入孕晚期,进入了孕晚期之后李成蹊就不敢再碰她。

这次他没有忍,伸手解了林桃睡衣的纽扣,tan了进去。碰触到一团车欠肉,他发觉自从林桃怀孕之后,这儿好像变大了一些。

轻轻碰了碰,林桃的身子便瑟缩了一下。

林桃怀着孕,李成蹊顾着她的身子,心里哪怕再想,也只来了一回就结束了。

事后,林桃躺在李成蹊月匈前,白皙的面颊涌上红霞,眸中似是含着秋水,见李成蹊在看自己,她不再像从前那样会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朝李成蹊笑了笑。

李成蹊低了低头,又在她的唇上吻了吻。

有李成蹊在身边,林桃终于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神清气爽的,脸上的笑容也多起来了。

李成蹊这批去海上巡检的军官,今天额外休息一天,可以明天再去团里。

这些天在船上风大浪大的,不少人都吐了。

李成蹊虽然没有吐,但连续几天冒着风浪在船上,还得完成任务,想必也不是一件多么好受的事情。

昨晚上太黑了,哪怕点了煤油灯,后来林桃太困了,也没仔细端详李成蹊。

昨晚林桃睡了一个好觉,今早上醒来时,发现李成蹊竟然破天荒的没有醒。再一看时间,原来是自己醒的太早了。

这些天她惦记着李成蹊,睡觉都没个点。

不过她昨晚睡得好,现在精神饱满并不觉得困,林桃干脆不再睡了。她用手支撑着下巴,看着身旁的男人。

伸手摸了摸他的鼻梁和面部硬朗的线条,她觉得他好像瘦了一些,林桃有些心疼了。

她今天还要去上课,便叮嘱等会儿李成蹊去副食品厂买点肉和海鲜,她今天要多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他。

刚出了门,恰好跟也要去上班的陈水芬碰上。

陈水芬见了林桃便问:“林老师,李团长回来了吧?”

林桃愣了神,朝家里看了一眼。李成蹊是昨晚回来的,今天不用去团里,还没出过门,陈水芬是怎么知道的



陈水芬见她这个样子,便笑了:“我是没见到李团长,可我一看到你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李团长肯定回来了。前面几天你忧心忡忡的,再看看你现在,一脸的轻松。,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林桃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啊。

笑了笑,说李成蹊的确回来了,昨晚就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免得你整天提心吊胆的跟着担心。”陈水芬说完,两人朝前走了一段路,因为上班的地方不是同一个地方,所以分开了,各自去上班。

杨爱党说到做到,事情没过两天,她就召开了一次全体军属回忆。

基本上整个嵊山岛的军嫂们都来了,有些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有些不知道,便拉着知道的人,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杨爱党便大致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又道:“有些话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们虽然不是党员,但你们的男人是,你们身为军嫂,便要有身为军嫂的觉悟。部队也不是乡下,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吵架就吵架,要注意影响。”

接着便是林慧读检讨书,向林桃道歉。

当着这么多军嫂的面,林慧心里觉得屈辱,看着面前的林桃,怎么都说不出‘对不起’三个字。

下面便有人不乐意了,嚷道:“道不道歉啊?要道歉就赶紧的。”

“就是,家里还有活要干呢,别在那浪费时间了。”

“这人怎么回事啊,敢做不敢认。”

“你们还不知道吧,她就是沈副营长的家属,真不知道沈副营长图她什么,随军一年多,惹了不少事了吧?可不如前头那一个。不过前面那个就是命不好,给生了仨孩子呢,人就这么没了。”

“图她年轻呗,还能图她啥?”

“安静,安静!”杨爱党见下面闹起来了,赶紧组织纪律,朝林慧看了一眼,“林慧,不要磨磨蹭蹭。”

林慧心里头有些怵杨爱党,硬着头皮朝林桃鞠了一躬:“对不起。”

林桃坐在那儿,淡淡地看着林慧。

她心想,当初在桃花村的时候,林慧怎么都想不到,将来有一天她会挨自己的打,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自己的道歉。

她还记得当时林慧要嫁给沈国斌时,脸上带着的得意,和对自己的贬低。

最后,林桃说道:“你对不起的不是我,你不应该像我道歉,而应该向所有的军人道歉。林慧,我希望你可以记住,你脚下的土地,是我国军人用生命与热血保卫的。我们应该尊重、爱戴军人,而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就去诅咒他们‘回不来’。”

林桃的话说出来,那群一开始纯看热闹的军嫂,也忍不住肃然起敬。

因为林桃说的对,谁说的对,她们就听谁的。

新华国刚解放没有多久,她们没那么容易忘记当初的水深火热。而她们现在的好日子,都是那群英雄换回来的。

就算她们不去想别的,也要想想自己的男人也是军人,而林慧竟然在那种时候,诅咒巡检队回不来,真的是太歹毒了。

巡检队里多少那么多条人命啊,还好他们昨晚上都好好的回来了。

其中也不乏有人的妻子今天也来了,这些人听了林桃的话,更加感同身受,对林慧这样的人十分鄙视。

在军嫂们热烈的掌声中,林桃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最终由杨爱党发言,结束了这次的会议。

走的时候,杨爱党跟林桃一起回去,路上半开玩笑道:“林老师,你可真不愧是搞教育的,一说话,所有人都听你的。我现在觉得,你不止可以搞教育,你要是帮组织搞政治工作,肯定也是一把好手。”

林桃赶紧说道:“我就是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我教育工作都还没做好,要是去做政治工作,还不得一塌糊涂?”

“你就别谦虚了,刚刚我都看着的,你说的很不错。”杨爱党说道。

林桃的爸爸是退伍军人,林桃可以说是从小就受着军人熏陶长大了。

别人怎么样她不知道,但她说的那番话的的确确是发自肺腑的。那天她生气林慧那么

说李成蹊,也生气林慧为了气她,诅咒那么多军人回不来。

小时候,她听爸爸跟她说打仗的时候,听到军人叔叔们受了伤,有些被流弹炸断了手,有人没了腿,他们饿的时候啃树根,为了保卫祖国抛头颅洒热血。

每次她听到这些,都会流着眼泪抱住爸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