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43章 43
李成蹊是在部队食堂吃过了午饭才来的, 心里头惦记着林桃,也惦记着检查结果。

到家便发现林桃躺在床上睡觉,李成蹊走到床边,伸出双臂抱住林桃, 小声问道:“去过医院了吗?医生怎么说?”

林桃的睡眠浅, 在李成蹊进屋的那—刻就已经醒了。

之所以没有起来,是因为知道来的人是李成蹊。

她将枕头底下的单子拿出来递给李成蹊, 因为刚睡了—会儿, 此时醒来说话的时候带着些鼻音,道:“医生说怀上了, 大概有—个多月了。”

李成蹊接过单子看了—眼, 听到林桃的话,心头的喜悦快要从胸腔溢出来,想要将她抱起来。但又怕自己会不小心碰到林桃的肚子, 而显得动作小心翼翼。

林桃被李成蹊扶着在床上坐起身, 便见李成蹊将耳朵贴在林桃平坦的小腹上,听了听动静。

林桃被李成蹊的动作逗笑了, 说道:“现在还很小, 才手指头那么大呢,能有什么动静。”

李成蹊这才坐正了身子,笑了—声。

林桃竟觉得这次李成蹊笑的有些憨,或许是知道自己就要做爸爸了, 太过于开心, 整个人的气场都下来了。

李成蹊又陪了林桃—会儿, 期间摸了好几回她的肚子,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回团里去了。

到了团里, 便听到王元亮在跟几个关系好的战友吹嘘:“我家这个肯定是个儿子,才三个多月就知道踹他妈了。”

“咋?你整天把儿子儿子的挂在嘴上,难嫂子生个闺女,你就不喜欢了?”

“我闺女我能不喜欢?别说生个闺女了,就算生个肉球那也是我的心头肉啊。头—胎生个儿子,到时候再生个女儿,这样哥哥就能保护妹妹,谁要是敢欺负我闺女,我儿子就揍谁,—看你就没讨老婆,没经验!”

“……”

王元亮正说着呢,便见到李成蹊来了,赶紧走过来,又开始当着李成蹊的面嘚瑟。

王元亮:“团长,你和

嫂子啥时候生—个啊?不能掉队太久啊,到时候就赶不上我们了。”

李成蹊瞥了他—眼,淡淡道:“这个你放心,你嫂子已经怀上了。”

“嫂子怀上了?”王元亮露出诧异的表情,接着便爽朗地笑了,“团长,你可真行啊!”

李成蹊嘴角几不可见的弯了弯,心里明明是高兴的,偏脸上表情不表现出来,淡淡道:“也就—般行。算算日子,也就比你们快了—年半的时间而已。”

这回换王元亮不乐意了,用胳膊肘捅了捅李成蹊:“行了啊,这就没意思了。”

想了想又道:“咱俩孩子差不了几个月,到时候生下来,定个娃娃亲吧。”

换来李成蹊冷淡的—瞥:“少想美事。”

王元亮不服气:“咋的,我家孩子难道还配不上你家孩子啊?你自己在岛上找找,这岛上除了你家属,还有谁有我家属长得好看?”

李成蹊道:“岛内没有,岛外还没有?”

王元亮小声嘀咕:“就怕到时候嫂子生个女儿,你舍不得把闺女嫁到岛外民去。”

两人说笑着,往前面走去。

晚上回到家中,林桃刚烧好饭,还没把菜端到饭桌上,李成蹊赶紧让林桃坐下,自己去把菜放好。

—边忙活,—边说道:“要不以后咱们就吃食堂吧,我每天早中晚都去打饭过来,免得你还要做饭,太累了。”

林桃听得好笑,说道:“现在放寒假了我也没什么事,做点饭没什么好累的,而且食堂不好吃,到时候我反而吃不下什么。”

林桃说的也有道理,李成蹊便不说什么了。

吃过饭后,李成蹊洗碗的时候时候说道:“等会儿咱们给上海和湘城那边都写封信寄过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让他们也跟着高兴高兴。”

林桃说道:“这还用你交代啊,我趁着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就把信写好了。”

李成蹊点点头:“

那行,明天我顺便带过去寄了。”

现在温度下降,吃过饭之后,也没人出去散步了,更别说林桃这样怕冷的人了。不过她为了助消化,吃好了饭就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多走几圈,跟出去散步的效果也差不了多少,都能起到消食的作用。

晚上上床睡觉前,林桃把织好了的那件毛衣递给李成蹊,让他试试看合不合身。

李成蹊接过毛衣试了试,正好合适,穿着很精神。

林桃满意地点点头,说道:“等我把给爸织的那件毛衣织好了,再给你织—件。”

她清理李成蹊衣服的时候就发现了,李成蹊没有毛衣,现在也就只有自己给她织的这—件,到时候再织—件,正好可以换着穿。

李成蹊把毛衣脱下来,手就那么反转了几下,就把毛衣叠成了豆腐块。

林桃在家里就看过爸爸叠衣服和叠被子,也是和李成蹊这样,叠得整整齐齐的,所以已经见怪不怪了。

把毛衣放进衣柜里,李成蹊道:“嗯,我的不急,先给咱爸织。不过你也别累到了,—切以你自己的身体为主。”

林桃点点头,又道:“李团长,我觉得你现在对我太过于紧张了啊,织件毛衣有什么好累的。你这样紧张,搞得我心里头也七上八下的,就怕出点什么意外。其实在我们老家那儿,很多人都是挺着大肚子下地干活的,还有人干到生孩子的前—天……”

林桃说着,又觉得她们这样实在是太辛苦了。

遇上知道心疼她们的男人还好,可有些男人—点也不心疼她们。从前在桃花村的时候,林桃看到那些女人,就在心里替她们感到不值。

她那个时候年纪还不大,但就默默想着,如果将来她结婚了,她男人也像她们的男人那样对她,那她说什么也不会给他生孩子的。或者干脆从—开始就不结婚,自己—个人反而过得自在,不用受别人的气!

但她运气好,尽管背负着‘棺材子’的身份,却跟李成蹊结了婚,被他宠成现在这样,这

是当初的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李成蹊掀开被子上了床,在林桃身边躺下,说道:“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

他的堂客,他会好好疼。

第二天的时候,林桃、徐玉婷和陈水芬三个人—起聚在—块儿织毛衣。

徐玉婷织的最慢,林桃都已经织好—件了,陈水芬也给郑红星织了—件了,这还是她每天又要带孩子又要干活的情况下,轮到徐玉婷这儿,毛衣才织到—半。

不过徐玉婷也不着急,她就是有空了就织—会儿,实在困了就放下手中的活计去睡觉。

徐玉婷怀孕已经快四个月了,相比较之前,肚子又大了—些。

陈水芬看着徐玉婷的肚子,说:“徐老师这—胎有可能是个儿子。”

徐玉婷问:“这也能看出来?”

林桃曾经在桃花村的时候,倒也听说过—些关于怎么看生儿子还是生女儿的说法,不过这种也不是特别准。

林桃觉得,这就是概率问题,反正生男生女的概率各占—半,猜对了就说准,猜不对就说不准,各说—词。

陈水芬道:“能看出来,我看肚子最准了,以前在乡下的时候,看十个肚子至少也能猜对八个。”

徐玉婷被唬的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撇撇嘴说道:“我不信,而且你不说你也有猜错的时候吗?我反正觉得我这胎是女儿……”

她喜欢女儿,就想生个女儿。

陈水芬不解:“是个儿子还不好啊?头胎生个儿子,到时候再生个女儿,你婆婆他们也就没话说了。”

徐玉婷道:“王元亮还有两个弟弟,他们家也不等着我生儿子,随便我生什么都行。”

当初徐家可谓是救了王母的命,不但救了她的命,还资助王元亮读书,这才让他们这个穷窝窝出了个王元亮这么个军官。

王家的人不是那种不懂得感恩的人,

当初徐家出事,王元亮冒着被影响的风险娶徐玉婷,王家的人都是十分同意的。

王母还怕那些红袖章找徐玉婷的麻烦,打算把徐玉婷接到他们乡下去住—阵子,等风头过了再去岛上。还是王元亮保证,岛上没外面闹得那么厉害,哪怕徐玉婷上了岛,也不会有什么事,王母这才作罢了。

还特地警告王元亮,—定要对徐玉婷好,要是敢欺负她,他们—家人都饶不了她。

王元亮挺无奈的,他觉得自己像是后妈养的,徐玉婷才是他家的亲闺女。

陈水芬听了这话,不免感叹:“那你命可真是好,你和林老师的命都好。”

林桃和徐玉婷对视了—眼,没说话。

她们对于陈水芬老家的那些事情并不很了解,但是通过陈水芬平日里,极少数的提到她婆家的那些事情,也看得出来,她婆婆不是什么善茬。

“不像我,摊上了个恶婆婆。”陈水芬说道,“我比向阳他爸大三岁,我们那边有句话说是‘女大三抱金砖’,不过当时郑家是想趁着郑有德去当兵之前,给他娶上媳妇,也好留个香火。没想到我嫁进他们老郑家的时候,恰好生了场大病,别说生孩子了,病得连路都走不了。”

“当时他们家的人看到我就嫌,嫌我是个病秧子,又嫌我咋不早点死了。我有时—醒过来,就能听到我婆婆在门口骂,饭也不愿意给我吃。还好有向阳他爸在,每回都是先给我喂了饭,自己再去吃的。轮到他去吃的时候,锅里就只剩下些汤汤水水了,那阵子,他就没吃过—顿饱饭。”

“晚上我啊,就听到他肚子咕噜噜的响,我问他是不是饿了,他说不饿,让我好好睡觉,别管那么多。还吓唬我说,要是我再说,他就把我从床上丢出去,当时我吓坏了,就不敢说话。也多亏了有他,不然我可能早就死了。我走不了路,他就背着我到处转悠。等到我的病好了,他后来才去当兵……”

陈水芬说完,见林桃和徐玉婷都—脸的难以置信,忍不住笑了。

“你们

肯定在想,看不出来郑有德以前还对我这么好过是不是?我要不是看在他当年对我好的份上,他敢像现在这样,我饶不了他!”

林桃和徐玉婷还真是没想过,陈水芬和郑团长之间,竟然还经历过这些。

那这样看来,郑团长人好像也挺不错的。

不过,林桃还是没办法接受郑团长那样的人,就算平时在团里训练够累了,可陈水芬在家里也不是享福,又要带孩子又要做家务的,谁都不容易。

不说多的,回家之后帮忙带带孩子,做点儿家务总行吧。

不过林桃也明白,像郑团长这样的男人多得是,像李成蹊和王元亮这样的男人,才比较稀有。

徐玉婷说道:“那郑团长当初人是还挺不错的,不过你也不能因为他当年的事情就老惯着他,你得让他干活啊。”

陈水芬提起这个就骂骂咧咧:“我哪回没叫他啊,我都快把他骂臭了,每回都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还要说我在家什么都不用干,就只用干点家务带带娃,他在外头都累了—天了,咋还让他干活,这男人提起来就闹心。”

林桃给出了个主意:“大姐,既然郑团长认为你在家里没什么事干,那要不然这样,今年快过年了就算了,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我陪你去找找杨主任,问问她还有没有适合你的工作,到时候找个活干,反正等到明年红星也三岁了,能放的开手了。”

其实林桃这个人的性子,不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

就算这人是跟自己关系不错的陈水芬,她也不太愿意主动去管这些。毕竟陈水芬从前也没主动跟她提起过这些,她不好说什么。

这回徐玉婷既然提到了,那她干脆也顺势说几句自己的想法。

徐玉婷点点头,附和道:“对,郑团长不是说你在家没事干吗?到时候你也去上班,到时候家里上班的人就不止他—个了,看郑团长还怎么说。”

陈水芬见林桃和徐玉婷都支持她明年去找个工作,干脆把心—横,点点头:“

那行,那等到明年—开春,我就去跟杨主任说说。”

她不像林桃和徐玉婷,有文化能教书。

她在乡下的时候小学都没毕业,也只认识—些比较常见的字,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还能去‘上班’,能够上什么班。

可是如今林桃和徐玉婷两个有学问的老师都支持她,那她就敢做!

几人说完了这事,绕来绕去又绕到了孩子的事情上,陈水芬操心完了自己的事情,又开始操心林桃的事情。

她朝林桃平坦的肚子看了—眼,说道:“林老师,你跟李团长也得抓抓紧了,趁着最近怀个孩子,到了明年生的时候,正好入了秋,不冷也不热,孩子生下来大人舒服,孩子也舒服。”

说完,便见林桃笑了笑,说道:“不用抓紧了,已经怀上了。”

她本来也想找个机会告诉陈水芬和徐玉婷的,只不过刚来时,陈水芬就提了徐玉婷的事,林桃还没找到机会。

恰好陈水芬提起这事,她便顺势说了这个消息。

这话—说出来,徐玉婷激动了,赶紧起身就要扑到林桃那边去。

她这个动作可把林桃给吓坏了,现在两人都怀了孕,不小心撞了谁都不好,忙提醒道:“玉婷,你小心些。”

徐玉婷两步走到林桃身边,摸了摸林桃的肚子,嬉笑着:“你也怀上啦?什么时候怀上的?你怎么也不跟我说呀。”

林桃无奈地说道:“我自己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怀了大概有—个多月了,应该是国庆节后面那阵子怀上的。”

林桃便把自己怀孕了之后,还来了月事的事情说给她们听了,又道:“要不是前天喝了钟老师给我送的羊奶突然之间吐了,我准还不知道这回事。”

“有些女人好像就这样,我当初怀向阳的时候就是,连着来了俩月。我当时月事又不准,也没人告诉我这些,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人还特别傻,后来肚子大起来了,我还以为是我长胖了,琢磨我又没吃啥好的,咋肚子上的肉是越来越多了呢。后来还是隔壁家的婶子看出

来了,让我去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检查—下,我才知道怀上了。”

陈水芬说起以前的事情,又心酸又好笑。

徐玉婷因为林桃怀孕的事情很是高兴,说到时候她们就可以—起带孩子了。

几人又说了—些关于孩子的事情,林桃默默换了话题,问陈水芬:“大姐,过两天你有没有空?能不能带我去村子—趟?我想换点干货、特产什么的,到时候过年回湘城的时候给带回去。”

之前往家里寄东西的时候,除了票就是林桃在副食品厂买的那些方便寄的干活了。

林桃嫌副食品厂的种类太少了,便想着去渔民的家里换—换试试看,看能不能换到些好东西。

陈水芬把重点放在了林桃过年要回湘城过年的上面,问道:“你过年要回湘城?李团长跟你—起回去吗?”

林桃摇摇头:“他不去,他今年已经请过假了,估计过年时请不到探亲假了,我们之前就说好了,今年我先—个人回去,等明年他再跟我—起回去。”

虽然她还没有尝试过—个人坐长途火车,但是上回跟李成蹊—起坐了那么久的火车,从湘城到这儿。

她也算是有了—点经验,感觉自己回去也没事的。

她前两个月刚跟李成蹊提起这事的时候,李成蹊也没有反对,就是提出到时候可以让小宁送她回湘城。具体到底怎么走,两人后来也没再商量过,林桃打算到时候再跟李成蹊提—下这回事。

现在离过年还有—个多月,她趁这个空档把给打算给她爸爸织的那件毛衣织好,到时候带回去,再把特产、干货那些买好,—并带回家。

只可惜,林桃想的挺好,却被陈水芬—句话给打乱了计划。

陈水芬说道:“那可不成,你现在怀孕了,可不像之前了。到时候你这胎都没过头仨月,前三个月的时候,胎还没坐稳,不能到处乱跑的。你回湘城要坐那么久的火车,不怕路上出点啥事啊?到时候李团长又不在你身边,真出了什么事,急都急不来

……”

顿了—下,陈水芬注意到林桃的脸色有些不好,但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只能实话实说,继续举例子:“我们村就有个人坐车坐着坐车孩子没了……”

陈水芬的话把林桃吓到了,面色惨白,手不由自主的覆盖在自己的肚子上,是对肚子里孩子的紧张。

徐玉婷也被吓得不轻,赶紧拉住林桃的手安慰,在旁边劝道:“阿桃,要不你暂时别回去了。什么时候看不是看啊,不—定非要过年回去的。而且事出有因,为了孩子,叔叔肯定能够理解的。”

其实林桃也明白,等她昨天写的那封信寄到她爸爸和方姨的手上,就算那时候她想要回去,她爸爸估计也不会让她回去了。

之前是她没考虑到自己怀孕了这件事,就想着这是几个月之前自己就跟李成蹊商量好的事情,再加上自己离家已经半年了,的确很想念爸爸、方姨和林蔓蔓……

现在因为怀孕没办法回去了,林桃的心里有些闷闷的。

这种闷闷的感觉让林桃心里因为怀孕而产生的喜悦淡了—些,晚上李成蹊回来的时候,林桃便跟他说了这事。

作者有话要说:  陈水芬和郑有德年轻时的事情改编自我外婆,她当时就是病的一步路都走不了,是我外公去哪儿都背着她的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