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38章 38
张老师见了她们, 赶紧说道:“恭喜你啊林老师,昨晚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

林桃朝她笑了笑,说道:“谢谢。”

徐玉婷朝林桃呶呶嘴, 说道:“哎呀,我怎么感觉咱们办公室有一股子酸味啊?你们闻到了没有?”

张老师和姚老师互看一眼, 又吸吸鼻子闻了闻,都有些疑惑。有酸味吗?她们怎么没有闻到啊?

姚老师说道:“徐老师, 你可能是因为怀孕了嗅觉格外敏感, 我们没闻到酸味。”

只有林桃朝徐玉婷看了一眼, 知道她所说的‘酸’是什么意思。

她接了话茬, 说道:“我也闻到了, 这酸味还真不小呢。”

徐玉婷见林桃附和,朝她对了个眼神,继续说道:“诶, 我还以为你们闻到了呢, 原来只有我和阿桃两个人闻到了吗?某些人别的本事没有, 挑拨离间的本事倒是不小。”

一句话把金萍萍气得要死, 她张张嘴正准备反驳几句,便见林桃朝她看过来。

“金老师,我这个人其实不太愿意跟人吵架, 总觉得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老师,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真闹起来也不好看。但如果有些人真的这样给脸不要脸,我也不介意多说几句的。金老师, 咱们都是学校的老师,相信‘为人师表’的道理你是懂得的,学校这么多学生看着的, 还是不要把话说的太难听,事情做得太难看了。”

林桃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生气的表情,语气只比平时冷了一些,看起来些许严肃。

但如果听不见她说了什么的人,也只以为她在跟对方正常说话。可听到了的人才知道,林桃面上看着淡然,实际上句句都说到点子上,句句都让对方抬不起头来。

骂人说脏话什么的不算厉害,厉害的就是林桃这种,句句都说到点子上,能让对方没脸的。

就算不知情的人听了,也知道,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是对方不讲道理。

金萍萍

心里其实挺不服气,可又说不过林桃,只能撇撇嘴,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林桃便也懒得理会金萍萍,拿上自己的教案,听到上课铃声响起了,赶紧去上课。

上午金萍萍被林桃说了一通很是没脸,整个上午都没怎么说话。

不过中午回去吃了个午饭的工夫,再次回来话又多起来了。

林桃听到金萍萍在跟另一个数学老师说话:“诶,卫生所的邹医生是不是回来了啊?我中午的时候头疼,去了趟卫生所,看到她了。不是说是市医院进修了吗?还以为会留在那里呢,没想到竟然回来了,该不会是为了……”

说话的时候,金萍萍的目光还有意无意地落在林桃的身上。

林桃皱了皱眉头,不知道金萍萍在阴阳怪气些什么,这个邹医生她根本就不认识,跟她能有什么关系?

放学的时候,林桃跟徐玉婷一起回去,想起金萍萍说起的‘邹医生’,便随口问了句:“玉婷,你知道卫生所的邹医生吗?”

徐玉婷皱了皱眉头:“你是说邹彤?她回来了?”

“邹彤?”林桃抿唇,“不清楚,就是听见金萍萍跟别人说起这人,我不认识也没听说过,但金萍萍说起她的时候,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所以问问。”

徐玉婷没好气,挽着林桃的胳膊,说道:“阿桃,你别听金萍萍在那胡说八道。她就是嫉妒你。”

林桃:“所以这邹彤是?”

徐玉婷看了林桃一眼,说道:“那我跟你说了,你可不准生气啊。”

林桃:“那得你先说了我才知道会不会生气啊。”

“其实也没什么,邹彤就是之前组织上给你们家李团长介绍的对象,她喜欢李团长,只不过李团长不喜欢她就是了。前阵子她去岛外进修了,就在你上岛之前没多久。当时挺多人说她肯定会留在市医院,真没想到她又回来了。”徐玉婷一脸的不高兴,显然对邹彤的回来很不满意。

又看了林桃一眼,说道:“我之所以跟你

说这些,是不想让你多心。当时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李团长根本不喜欢她,你可要相信李团长啊。”

林桃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难怪之前金萍萍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

可按照徐玉婷的说法,李成蹊跟这个邹彤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啊,那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林桃说道:“我当然相信他了。”

回到家中,林桃吃过午饭之后正准备睡上一觉,结果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林桃有些意外,猜测来的人可能是杨爱党。

毕竟这个岛上来她家里会敲门的也就那么几个,徐玉婷刚跟自己分别回了家,应该不会是她,那么就很有可能是杨爱党了。

只不过,当林桃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之后,却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同志。

但是林桃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人应该就是传说当中的‘邹彤’。

邹彤长得并不难看,非但不难看,反而还挺好看的,丹凤眼,除了皮肤黑了些,别的都挺好。但皮肤黑一点也不算什么不好的事,没哪儿的道理非说一定要白了才好看。

当林桃打量邹彤的时候,邹彤也在看林桃。

昨晚上的国庆晚会她也去了的,说实话她之前甚至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去的,因为她从小胡的口中得知,林桃没读过大学,心里不免就有些瞧不上了,至少她比起林桃来,那是正正经经读过大学出来的。

她心想,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语文老师,又没正经学过唱歌跳舞,比起文工团的文艺兵可差远了,能排出什么好节目呢?

可是她没想到,林桃排的大合唱却是当天晚上最令人惊喜的节目了,就连严司令都亲口夸了林桃。他们卫生所的人,都夸这个节目排得好。

而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节目是真的挺不错的,当时她也鼓掌了。

昨晚她回去想了一整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出岛回市医院。

昨晚上林桃在台上,灯光又比较暗,邹彤没看清林桃的长相



如今见了面,才真正看清楚林桃的样貌,说句眉目似画也不为过。再看这院子被打理的井然有序,种了菜又种了花,一看就是个能干的好姑娘。

林桃道:“你就是邹彤吧?”

邹彤笑了笑,点点头:“你好,我是邹彤。不过你别误会,我过来找你没有恶意的,就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一说,也……想顺便看看你。”

林桃是个心思很细的人,她也感受的出来,邹彤对她没有恶意。便又跟着笑了笑,侧了身:“那进来坐会儿吧。”

“好嘞。”邹彤跟在林桃身后进了院子,看着院子里的菜地,以及另一边种的栀子花和凤仙花。走进屋内,屋子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切都井然有序。桌子上还放了一个花瓶,花瓶里插着一束山上的野花。

虽然是野花,却开得茂盛,配在一起也格外好看。

林桃给她倒了杯水,邹彤接过水杯,道了一声谢:“谢谢。”

“不客气。”林桃坐下。

邹彤笑了一下:“我的事情相信你已经听说过了吧?其实之前是我单方面喜欢李团长,想要跟他处对象,不过李团长对我没有那种意思。我之前以为是李团长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就想着再等等,等以后他想考虑了再说,没想到出去进修了一趟就成这样了。”

“也是昨晚我才明白,李团长不是不想考虑个人问题,只是不想跟我考虑这个问题。我知道我贸然过来很唐突,心里也挺抱歉的,不过之前我的事情,岛上挺多人都知道的,我就想干脆来见你一面,解释一下。还有就是,我打算出岛了。”

“之前选择回来,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李团长,现在知道你们结了婚,我也就断了念想。去市医院是一个好的选择,我能够在那儿得到更好的发展,这样你也能够放心些吧。”

林桃默默听着,到了最后一句,才道:“其实我对成蹊一直都挺放心的,不管你留岛还是出岛,我也没想过要因为这种事情跟他吵架。不过还是谢谢你,特地来跟我说这些话。



邹彤道:“其实之前我还恶意猜测过你,觉得你或许并不好,不过昨晚看到了你的表演,以及看到你上课时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林老师,你是个很优秀的人。你和李团长,也很般配。”

最后,林桃送邹彤到院门口:“邹医生,你也是。”

邹彤点点头,转身离去。

她心里像是空了一片,但整个人又好像变得轻松了许多。

其实之前她在市医院进修的时候,就有人追求她了。对方是个外科医生,人长得还行,家世也不错,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的。但是她的心里一直记挂着李成蹊,所以从不回应对方,还跟对方直说了自己心里已经有人了的事情。

哪知道对方却表示要等她,等她什么时候不愿意等李成蹊了,可以去找他。

而现在,她要去找他了。

虽然感情这回事不是一下子就能有的,但她选择了放弃之前的那段单相思,心里就有了去跟别人发展的空地。

国庆节结束之后,家里又重新开火做饭了,李成蹊晚上不用再去部队食堂打饭,而是直接回家。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却被陈水芬叫住了。

陈水芬小声说道:“李团长,我跟你说个事啊,我今天下午的时候好像看到卫生所的小邹医生来你们家了。也不知道跟林老师说了些啥,你说她好好的来你们家干嘛啊?李团长,待会儿你可能好好哄哄林老师了,咱女人别的事上可以忍,唯独这种事上半点步都不能让的!”

其实今天李成蹊在团里的时候,已经从王元亮口中听过好几次关于邹彤回来了的事情了。

但他其实挺淡定的,因为他对于这事问心无愧。

他也就一开始的时候跟邹彤见了一面,两人都没聊上几句,他恰好有事便提前结束了。倒不是邹彤不好,只是他不喜欢罢了。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他早就忘记那个邹医生长什么样子了

。或者说,他一开始就没仔细看过。

而且他相信林桃也不是那种会无理取闹的人,到时候他跟她解释一下,她肯定不会说什么的。

李成蹊心里想的挺好的,没想到还没走到家门口,就被陈水芬叫住,说了这样一番话。

他的眉头紧皱,不知道邹彤到家里来想干些什么,都跟林桃说了些什么?

“我知道了嫂子,这事我知道该怎么做。”李成蹊朝陈水芬点了点头,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李成蹊走后,陈水芬便进了院子,她男人郑有德不赞成地瞪了她一眼:“你咋就那么爱管别人家的家事?啥都要管。人李团长的事情,用得着你来说?”

陈水芬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切菜的时候朝郑有德举了举手里的刀:“李团长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那是人邹医生单方面喜欢李团长,跟李团长没关系。要是有关系,我才懒得跟他说多话。”

说完话头一转,将刀锋对着郑有德,咬牙切齿:“但郑有德,老娘也把话给你放在这儿了,你要是敢背着老娘找女人,老娘非拿这把刀阉了你不可!”

这话说的有气势,尽管郑有德没做过这种事,还是觉得□□一寒。

捂了捂□□,回了句“我懒得跟你这个疯婆娘说多话”,转身进屋带郑红星去了。

家里好久没有开火,林桃今天烧了个农家小炒肉和蒜蓉鲍鱼,再凉拌一个海带丝,算是犒劳犒劳两人的胃。

李成蹊到家的时候,林桃正好做好菜,端着菜碗从厨房里走出来。

李成蹊见罢赶紧走上前去,接过林桃手中的碗,帮着拿到了饭桌上。林桃见了李成蹊,说道:“回来啦,快去洗个手吃饭了。”

李成蹊去洗手,洗手的时候又朝客厅看了一眼,见林桃准备好了碗筷,打算盛饭了。

他皱皱眉头,心想林桃并不

像陈水芬说的那样生气,邹彤今天真来他们家了?

在饭桌前坐下,李成蹊轻咳了一声,问:“今天家里来了什么人吗?”

林桃抬眸看他,装傻:“没有啊?怎么了?谁跟你说什么了吗?什么人啊?”

李成蹊:“……”

他摇摇头,给林桃夹了一个鲍鱼:“没事,吃饭吧。”

李成蹊被这三连问问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邹彤没来,他主动提起,反而不好,显得他心里多看重这件事,实际要不是别人整天在他耳边说,他压根就不会关注到这事。

干脆转移话题,就当没这一回事,顺便心想是不是陈水芬看错了。

吃过了晚饭之后,两人照旧去外面散步,散步回来便洗澡,洗完澡便去看书。虽然日子过得有些按部就班,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一点儿也不会觉得枯燥。

林桃最近找到一本看的下去的书,里面的内容是关于人体疗养的,她觉得写的还挺好的,便拿出来看看。

林桃看书的时候很安静,李成蹊凑过来,双臂搂住她的纤细腰肢,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在看什么?”

声音低沉喑哑,充满了磁性,好听极了。

林桃合上书,扭头看向李成蹊,反而被他抱得更紧。

快要到熄灯的时候了,这小半个月只能看不能吃的日子,令李成蹊充满了煎熬。昨晚他又顾念林桃刚表演完太累了,又憋了一个晚上,今天是真忍不住了。

从前没结婚的时候,左右都是一个人,脑子不去想那些事情,也就没那么难受。可现在结了婚,温香软玉在侧,再让他什么都不想,那也太考验人了。

纵使自制力强如李成蹊,也没办法接受这种考验。

李成蹊俯下身子去亲林桃,可还没亲到,就见林桃的脸朝旁边侧了侧,躲开了。

接着便听林桃问:“如果你在湘城的时候没遇到我?会跟邹医生在一起吗?”

李成蹊苦笑,看来陈水芬没说错,邹彤果然来家里了。

他伸手捏了捏林桃的鼻子,轻笑了

一声,是对林桃问的这个问题而感到好笑。他真是不知道,自己哪点表现得让林桃会误以为,自己会娶邹彤了?

说话的时候,表情却无比认真:“不会,阿桃,我说过的,我只跟我喜欢的人结婚。”

“可是邹医生长得好看,也有能力,她有什么不好的?”林桃抿唇道。

李成蹊将她抱到自己身上坐着,摇头:“我不知道,也没去了解过。对于这个问题我不太关心,我反而更关心另一个问题——阿桃,你是不是吃醋了?”

林桃面色一烫,矢口否认:“我没有。”

李成蹊一个翻身将她ya在shen下,不再跟她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吻住了她软糯的唇。

林桃被亲的身子发软,等她反应过来时,身上的衣服早就不见了。

李成蹊这个始作俑者还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身上:“上来。”

他还记得上回这样的时候,林桃的感觉都要比从前强烈些,他喜欢看她那个样子,明明想要克制,偏偏又克制不住的样子,最是动人。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年代文《海归[1990]》by溜溜猪

文案:范晓娟死了,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回想过这一生,她实在是错过了太多。

九零年她疯狂的想出国,卖掉了手里头的四合院,跟着丈夫海飘了三十年,三十年以后却发现一辈子的积蓄,却连当初卖掉的那套房都买不回来。

女儿终身未嫁,丈夫一身伤病。

操劳了一生,除了丈夫跟女儿的怨恨,没留下来什么。

结束了这一生,一睁开眼,时间回到199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