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32章 32
出去的时候还听见教音乐的张老师小声地说道:“没想到林老师也会生气啊, 我以前还以为像林老师这样的人不会生气呢……”

从前那是没人真的惹到她。

林桃这人就是这样,她表面上看着文文弱弱的,又爱笑, 平时对学生们也和善,再加上长相也是温柔型的, 大家就都觉得她天生脾气好,觉得她不会生气。

可要是真有人惹到了她, 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徐玉婷只吐出一点酸水出来, 她的胃口不好, 早上什么也没吃, 就喝了点牛奶, 现在全吐出来了。

林桃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又回办公室用徐玉婷的水杯掺了杯温水拿出来,等徐玉婷吐好了之后给她漱漱口。

徐玉婷接过水杯, 漱了漱口, 朝林桃笑了笑:“阿桃, 谢谢你。”

林桃见徐玉婷的脸色不太好, 眉眼间都很虚弱的样子,担心道:“玉婷,你这么难受的话, 不如请一天假好好回去休息休息吧,这样是不行的。”

徐玉婷摇摇头, 说道:“我没事,其实我没那么严重的。我刚刚主要是闻到味道了, 只要不闻到那种恶心的味道就行了。别的年纪还好,六年级的学生明年就要升初中去了,城里的初中不好考, 不能把他们的功课落下。”

林桃听得叹了口气。

徐玉婷明明对学生这么负责,可却没人能明白,希望她的学生也能早点明白她的一片苦心吧。

“那你先别进办公室,羊肉的味道估计没那么快能散,你先在这儿吹吹风,呼吸一下清新空气,我去给你拿课本。”

徐玉婷点点头。

林桃回了办公室,拿上自己和徐玉婷的教案。想了想又把几个窗户打开,这样里面的味道会散的快一些。

等她们上完这节课,味道应该就没了。

主要是现在过了栀子花的花期,要是办公室里还摆着栀子花的话,也能让羊肉味儿消散的快一些。

等会儿就要上课了,金萍萍被林桃教训了一通,也没好意思再继续待

在办公室里,此时办公室里只剩下姚老师一个人。

姚老师叫住林桃,问道:“林老师,徐老师是不是怀孕了啊?”

林桃愣了愣,抿唇反问:“姚老师,你为什么这么问?”

姚老师笑了笑,说道:“怀孕了就是这样的,闻不得味道重的东西,否则就想吐,我怀孕时就是这样的。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看。”

姚老师说她没别的意思林桃是相信的,姚老师这人平时还不错,没有坏心思。

但至于徐玉婷是不是怀孕了的这件事情,林桃也不知道。

所以她朝姚老师摇摇头,说道:“我没听她说过。”

说完这话,林桃朝姚老师点了点头,拿着课本走出了办公室。

徐玉婷吹了一会儿风,呼吸了新鲜空气之后,已经感觉好受多了。接过林桃递过来的课本,两人还想再聊几句,可是上课铃响了,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各自去了各自的班上上课了。

放学后两人照旧一起回家。

林桃心里想着姚老师说的话,又回想了一下从前桃花村的新媳妇们怀孕时的样子,再一看徐玉婷,还真觉得挺像的。

可徐玉婷怀孕了不是一件好事吗?有什么好不能说的呢?

不过村里有一种说法,是说怀孕的头三个月不能往外说,否则对孩子不好。可这也是村里人的封建迷信,这种话连林桃都不相信,难道受过西式教育的徐玉婷会信?

林桃都快被徐玉婷给搞糊涂了,还好两人没走出学校多远,徐玉婷就主动跟她说了自己怀孕的事情。

林桃松了口气,是怀孕不是生病就好。

但徐玉婷显然却并不开心,她叹了口气。

林桃更加疑惑了,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怀孕了不是一件好事吗?你怎么还叹气?”

“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呢?”徐玉婷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话把林桃吓得不轻,她这回是真糊涂了,徐玉婷和王元亮是合法夫妻,怀孕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徐玉婷为什么不想要这个孩子?

林桃有太多话想问徐玉婷,可是这外面

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她拉着徐玉婷,说道:“咱们回去再说。”

到了家里,林桃先是给徐玉婷倒了杯红糖水,又去菜地里摘了根黄瓜,洗干净递给徐玉婷:“吃吃看这个,黄瓜吃着挺清爽的,你应该喜欢。”

徐玉婷接过黄瓜咬了一口,味道果然清清爽爽,吃了之后胃里舒服多了,那种想呕又呕不出来的感觉被压下去一些。

她这两天都没什么胃口,但这黄瓜却吃得津津有味。

等林桃把一切都做好了,这才在徐玉婷对面坐下,问她:“为什么不想要孩子?”

徐玉婷便没再瞒她,什么都说给林桃听了。

“你也知道我跟王元亮之间的关系吧,他是为了报恩才答应我爸跟我结婚的,换句话说,是‘假结婚’。我觉得他不是真心爱我的,是迫于无奈才跟我结婚。我不想让他为难,也不愿意跟一个不爱我的人过一辈子。所以我一直在想,等运动没那么严重了自后,我就跟他离婚。到时候他喜欢谁,就可以去娶谁。”

林桃听见‘假结婚’三个字,蓦的神情有些恍惚。她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听到过这样的话,可分明这是她头一回听到。

“这两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避孕。这孩子应该是上次他过生日的那次,不小心怀上的。我不想把我的孩子生在一个这样的家庭里,不想让孩子成为我们两个之间的枷锁,所以这个孩子我不能要。”

徐玉婷摸了摸肚子,显然心里也舍不得。

林桃皱了皱眉头:“我看你真是昏了头了,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全部都是你的猜想而已。你怎么就知道王营长不爱你?要是他不爱你能对你这么好?玉婷,你说话要讲道理的,你问问你自己,王营长平时对你怎么样?你不能说你自己认定了这事,就直接给别人判了死刑。”

“你怀孕的这事你跟王营长说了没有?”

徐玉婷摇摇头:“还没有,本来昨天是他带我去的卫生所,不过只有值班医生在,检查不出来我的问题,就开了点助消化的药,我没吃。今天早上我还是

难受,就自己去了趟卫生所,才知道我怀孕了。”

林桃说道:“这事你不能瞒着王营长,这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不能你一个人做决定,他是孩子的爸爸,该怎么处理这事得你们两个商量着来。”

“玉婷,我再跟你说说我个人的想法,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王营长是爱你的。爱不爱一个人,从他的眼神、从他做的每一件小事里都能够看出来。李成蹊爱我这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觉得你是先入为主,觉得王营长是为了报恩才娶你,所以才一直看不到他对你的爱。”

“其实有次我问过李成蹊,如果他遇上这种情况会不会娶对方。他的回答是,喜欢才会娶,如果不喜欢,会选择别的办法保护对方。我相信王营长也是,如果他不爱你,哪怕为了报恩娶了你,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最多做到相敬如宾,可你看看你们的相处模式,仅仅是相敬如宾吗?你们比部队大部分夫妻关系都要好,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们。”

林桃平时话不算多,她觉得她来到海岛这么久,加在一起说的话恐怕都没有今天说得多。

真是攒了这么久的话,全在这天说出来了。

徐玉婷平时挺有主见的一个人,此时被林桃说的有些犹豫了起来。

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阿桃,我听你的,回去之后我就跟王元亮说孩子这事,看看他到底怎么说。”

“好,你回去之后跟他好好说,再好好回想一下从前的事情,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林桃说完,将徐玉婷送到家门口。

亲眼目送着她走远了,这才吐出一口气,将院门关上了。

等到晚上李成蹊回来的时候,林桃没忍住把这件事情说给他听了。

李成蹊听得眉头皱起来,不明白徐玉婷为什么会觉得,王元亮娶她只是为了报恩。

他和王元亮认识差不多十年了,对王元亮和徐玉婷之间的感情,也稍有了解。

但他可以保证

的是,王元亮之所以会娶徐玉婷,绝不仅仅是为了报恩这么简单。

李成蹊修长的手臂搂住林桃的细腰,下巴贴着林桃的白皙的面颊:“阿桃,还好有你劝着,否则按照徐玉婷的脾气,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要是真瞒着王元亮,想什么法子把孩子流掉,只怕王元亮得疯。

另一边,王元亮知道徐玉婷最近胃口不好,今天回来时特地在部队食堂打了份病号餐。白花花的面条上,还卧了两个荷包蛋。

“医生怎么说?”王元亮从厨房拿来筷子,搁在碗上面。

见徐玉婷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眉宇间满是担忧。

徐玉婷看着面前对自己关心备至的王元亮,五官长得挺清秀,就是皮肤有点儿黑,但那双眼睛她特别喜欢,特别的亮。

徐玉婷记得,她第一次见到王元亮的时候,也是被他这双眼睛所吸引。

当时他跪在街头,抱着自己病重的母亲,十几岁的年纪,脸上是想要救母亲又无能为力的悲痛。当时很多人的日子都不好过,路过的人见他可怜,但也帮不了他。

但徐家可以。

徐家当初是上海滩小有名气的商户,徐玉婷的祖父从前是做珠宝生意的,家里底蕴深厚,救一个病人,资助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读书,都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是徐玉婷提出要帮王元亮的,当时十五六岁、身材纤瘦的王元亮,要跪下来谢她,被她赶紧拦住。

其实后来两人接触的也不多,徐玉婷有自己的朋友们,直到运动开始之后,就什么都变了……

家里出事,父母被下放,为了保护自己,父亲写信给王元亮,没过多久,远在山城的王元亮就风尘仆仆的来接她,两人很快领了结婚证,成了夫妻。她在王元亮的庇护下,比起从前的那些好友们,都要幸运得多。

这两年相处下来,她对王元亮不是没有感情的。

就是因为她明白自己的感情,所以才总是提醒自己要克制。她始终认为,王元亮对自己不过是感激而已,或许这两年相处下来

,也会有别的感情,但肯定是感激占主导地位。

可徐大小姐从小看的是西方浪漫爱情故事,她心里的爱情不是这样的,她要的是对方对她纯粹的爱。

她也不想靠感激去绑对方一辈子,这对他们都不公平。

可是今天徐玉婷听了林桃的那番话,心头也有触动,所以她跟王元亮坦白了自己怀孕的事情。

“王元亮,医生说我怀孕了,你先别紧张,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也不会生下来的,我不想让这个孩子成为我们两个之间的束缚。”徐玉婷垂眸,说着。

没有注意到当她说出自己‘怀孕了’的时候,王元亮脸上的狂喜,以及当她说到后半句时,王元亮神情当中的紧张。

王元亮走到徐玉婷面前,蹲下来,摸了摸徐玉婷还没有变化的肚子,语气恳切:“阿婷,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怎么会不想要这个孩子?孩子又怎么会成为我们两个之间的束缚?你怀了我的孩子,我高兴都还来不及。”

徐玉婷看着王元亮,不解:“你真的这么想?你在乡下的家里不是给你订了门娃娃亲?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难道不想跟她在一起吗?”

虽然她觉得订娃娃亲这种事情是旧思想,是封建糟粕,但别人不一定这么认为。

她是后来才知道这回事的,当时她已经跟王元亮结婚了。如果她一开始就知道的话,可能不会同意跟王元亮结婚。

王元亮愣了愣神,然后无奈:“肯定是我姑姑跟你说的这事是不是?她就没安好心,你不用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家里以前是给我订过娃娃亲,可那都过去很多年了,当时是两家人关系好的时候说的,后来不怎么走动了,我十几岁就离开老家出来念书了,已经十来年没见过她了。而且我小时候就不爱跟女孩子玩,净跟男孩子出去野了。听我妈说她几年前就结婚了,现在估计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连她什么样子都记不住了,怎么会想要跟她在一起?”

王元亮觉得自己真是够头疼的,难道自己对徐玉婷的爱意

还不明显吗?

徐玉婷:“……”

还有这回事?她还真不知道,没人跟她说起过,亏她心里惦记了这么久,一想起这回事,心里就酸酸的。

“你等着,我拿个东西给你看。”王元亮说着,进屋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本已经泛黄的日记本。

徐玉婷疑惑地接过,翻开日记本,然后就看到了……

王元亮几年前写的日记。

日记里就算不是全部都关于她,那也有八成都是关于她的。看日期,这是王元亮就读军校时写的。

文字并不优美,可字字句句饱含真情,将他对徐玉婷的爱意,全都书写在了其中。

徐玉婷没有看完,却红了眼眶,抬眸看向王元亮。

她不敢置信,王元亮早在□□年前就爱上自己了?

王元亮笑了笑,有些苦涩:“阿婷,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爱你,毕竟我已经默默地爱了你好多年。”

就连当初选择去读军校也是因为她的一句话,如果徐家没出事,他会觉得自己一辈子配不上她,不敢将爱意说出口。

从前他一个大男人,不好意思把‘爱’这种字眼挂在嘴上,说出来仿佛觉得烫嘴。可如今,他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爱徐玉婷,很早就爱上她了。

或许,是在自己穷途末路只有她朝自己伸出手时。

或许,只是一个安静的下午,他去徐家看望恩人,却见到她赤着脚坐在花园的秋千上看书时。

不知不觉间,他早已经爱上了徐玉婷。

第二天林桃去学校的时候,就见徐玉婷的精神比起前两天好了许多,或许是心里的疙瘩解开了,人自然就清爽了。

林桃见她这个样子,就知道昨天自己苦口婆心的劝说还是有用的,徐玉婷回去之后,肯定已经跟王元亮说开了。

课间的时候她去问了徐玉婷几句,徐玉婷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大方方的跟她说了。

又道:“为了感谢你昨天对我的思想教育,我家

王元亮说了,今晚他下厨请你和李团长吃饭,你们可一定要来啊。”

啧啧,都成‘我家’王元亮了。

林桃笑了笑,倒也没有故意拿话逗徐玉婷,答应下来:“行,我们一定去。”

今晚上要去徐玉婷家里吃饭,林桃晚上就没有开火做饭。

天气入了秋,海岛上的秋天比湘城要来得晚,可一入了秋,温度很快就降下来了。

林桃趁着今儿还有点太阳,把他们夏天穿的短袖,该洗的都洗了一遍,然后整理起来,放到箱子里头去,再把秋天的衣服放进衣柜里,方便要穿的时候随时拿。

不过林桃在整理李成蹊衣服的时候才发现,李成蹊好像没有秋天的衣服。

他的衣服好像只分为两种,那就是夏天的衣服和冬天的衣服。

听徐玉婷说,海岛上的深秋还是挺冷的,林桃想了想,打算过两天去供销社买几斤毛线,给李成蹊织一件毛衣。

又把家里剩下的布翻出来,找了块颜色比较深,摸着比夏天的棉布稍厚一些的布料,打算给李成蹊做一件长袖衫。

长袖衫比起背心、短褂之类的衣服要稍微复杂一些,林桃就多花了一点时间,等到李成蹊回家的时候,才刚刚做好手头的那件长袖衫。

新衣服没洗过,林桃怕不干净,没敢让李成蹊穿身上试。

而是拿着衣服在李成蹊身上比划了几下,看着还挺合适的。

李成蹊见林桃又给自己做新衣服了,说道:“有时间给自己做件几件,我衣服够穿的。”

林桃听了他这话,又好气又好笑,这人够穿的也就身上的军装了,其余的便服根本没几件,还总说自己衣服够穿。

不过她也不拆穿他,知道他不是没钱买,是真觉得自己衣服够穿了,便点点头:“我知道的。”

哪怕到了秋天,可一训练完,李成蹊回来时还是免不了流了一身的汗。

“我先去洗个澡,咱们再过去。”李成蹊说着,走向厨房,用提桶打了一桶的冷水出来。

林桃赶紧说道:“现在天都冷下来了,再洗冷水澡对

身体不好,我烧了两壶热水,你掺一下。”

说着,自己去吧开水瓶拿过来,要给李成蹊倒水。

李成蹊无奈,便接过开水瓶,说他自己来。不过平时洗惯了冷水澡,今天洗一回温水澡,竟然还感觉挺不错。

洗好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李成蹊这才和林桃出门了。

出门前,林桃还从家里摘了一颗大白菜,又带了一碗腌好的酸豆角。

知道他们要来,徐玉婷早就把院门开着了,还切了个西瓜,放在院子里的小石桌上。徐玉婷和林桃在院子里说话,李成蹊则是进厨房去找王元亮。

王元亮会做饭,但说实在话,他厨艺一般。

否则的话,他们两口子也不会两年来都在吃部队食堂。

但纵使王元亮的手艺再一般,媳妇儿怀孕了这种值得他好好喝上一壶的美事,他怎么着也得烧几个好菜,跟李成蹊好好喝上几杯。

“你小子心情是真不错,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李成蹊走进厨房,拍了拍王元亮的肩膀。

王元亮回头看了他一眼,笑得更加嘚瑟了:“那是,我媳妇儿有了,我能不高兴吗?团长,你和嫂子什么时候也怀一个啊?”

李成蹊面无表情地看着王元亮嘚瑟,说道:“你们结婚两年多才怀上的,我们才结婚不到半年,生孩子的事情不急。生了孩子之后,家里天天有个还在吵,到时候你就知道烦了。”

王元亮笑着:“那行,那我就先去烦恼着。”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人之间的斗嘴,李团长嘴强王者,嘴上‘到时候你就知道烦了’,私底下,我也得赶快生一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