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31章 31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那章增加了字数,昨天在没锁章之前看了的宝可以在app系统设置里清除缓存,重新看一遍30章的结尾,我加了一千字,否则跟这章连不上,如果在这章放重复的部分,会多收大家的钱,所以我就不放了

锁章之后我把所有那啥戏份都删掉了,想看可以v那个b找我,带丁月结涂(故意打错字)

12点还有一章~

感谢在2021-07-02 20:26:13~2021-07-04 09:2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ichelle 20瓶;墨墨娘、皮厚多汁大梨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回头看林桃一眼:“是这样吧?”

林桃点点头, 又去整理别的东西,拿到那包五仁月饼,林桃没忍住吃了一口, 眼泪却就此忍不住了。

一滴泪水顺着林桃白皙的面颊滑落,落进嘴里, 混着五仁月饼被她吃进了嘴里。她哭起来没有声音,也只掉了两滴眼泪, 剩下的都被她死死忍住了。

李成蹊看她这样, 心却揪着疼。

两条剑眉拧成了一团, 微薄的唇紧紧抿起, 走到林桃身边抱住她。

林桃心里也恨自己怎么变得这么脆弱, 小时候受的委屈多了去了不是吗?从前哪怕再委屈也能在人前忍住眼泪,等到一个人的时候再偷偷哭的。

可是现在当着李成蹊的面却怎么都忍不住,明明知道自己难过, 李成蹊也会跟着难过的。

她咬咬唇, 咽下月饼, 调整好情绪, 说道:“成蹊,其实我挺理解爸爸的,就是因为太理解他了, 所以他这样说了之后,我就没有理由再写信让他早点过来了。”

如果是别的什么原因, 她或许还能劝。

偏偏这两个原因,她连劝都不能劝。

其实如果一开始她要是不知道可以把爸爸也接过来一起生活, 那她也就不会期待。可偏偏知道可

以,又抱有希望,所以当她看到信里爸爸不愿意来的时候, 才会难过。

因为她期待这封信已经期待了好多天了,她以为会等到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结果却是这样。

但她理解爸爸。

“好了,我刚刚就是吃到这个月饼太激动了,一时没忍住,现在没事了。”林桃朝李成蹊笑了笑,又将自己没吃完的那半块月饼递给李成蹊,“真的很好吃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早不知道亲了多少回,林桃不再像当初火车上时,怕李成蹊吃到自己的口水而感到不好意思。

李成蹊便张开嘴,咬了一口月饼,点点头:“果然好吃。”

林桃笑着把月饼塞进李成蹊手里,说道:“那你先吃点儿垫垫肚子,我去做饭,马上就好了。”

“好。”李成蹊接过月饼,看着林桃忙碌的背影。

没多说什么,却在心里盘算着另一件事情。

今天晚上吃猪骨头炖海带汤,林桃和李成蹊都喜欢吃炖的软软的海带,所以时间就用得久了些,等到从锅子里盛出来的时候,家里便都充斥着骨头海带的香味儿,肉香味浓郁。

上次的海瓜子被林桃用辣椒炒了炒,味道也很是不错。

家里种的阳荷姜已经可以吃了,今天林桃做了个清炒阳荷姜丝。阳荷姜的味道有些重,有些人喜欢,有些人则不喜欢。

李成蹊就属于吃不来阳荷姜的人,刚吃了一筷子便皱了眉头。快速咀嚼着将嘴里的阳荷姜咽下去之后,赶紧吃了一块海带,才把嘴里的味道压下去。

林桃看得有些好笑,连着吃了好几口阳荷姜,觉得挺好吃的呀,也不觉得味道难闻。

这还是他们两个难得的遇上一个喜欢,另一个不喜欢吃的菜。

晚上吃好了饭,按照惯例两人要去散散步。只不过这回李成蹊没有向平时那样走东面的那条路,而是拉着林桃走了西面的那条路。

西面靠近部队训练处,平时很少有人过来这边。

李成蹊带林桃走到一片都是石头的地方,指着远方:“看到前面的那座灯塔了吗?”

“灯塔?”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林桃看得不太真切。

这也正常,因为她还从来没有注意过哪里有灯塔,而李成蹊因为知道什么地方有座灯塔,所以两人往同一个地方看的时候,哪怕视力相当,知道的那个人也能看得更清楚一些。

“没事,等会儿就能看到了。”李成蹊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每年的八月十六号,海上灯塔的灯就会打开,为往来的船只护航。”

当然了,修建在他们海防区附近的灯塔,当然不仅仅只是为往来船只保驾护航这么简单。

不过这些他就不跟林桃说了,否则一说起来话就长了。

“5——4——3——2——1——好,阿桃你再往对面看。”李成蹊倒计时结束之后,朝林桃说道。

林桃再看过去的时候,终于注意到了海上灯塔。灯塔的灯被点亮了,在黑暗当中格外耀眼。

李成蹊跟林桃说了个关于海上灯塔的故事,也是为什么这儿的灯塔为什么每年八月十六都会开启的原因。

因为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有一个英雄救了一船的人,自己却牺牲了。

为了缅怀这个英雄,从那年之后的每一年,八月十六这一天,从七点开始,灯塔的灯就会被点亮,照亮一整晚。

林桃听得唏嘘,但最后还是小声说道:“其实……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选择牺牲我一个人,而去救那一船人的。”

她白净小巧的脸上满是认真,黑白分明的眸子在黑夜当中也并不逊色。

李成蹊轻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像是在抚摸小动物。

林桃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脸红了红,又有些不服气地看着他,咬唇解释道:“我说真的,我真的会去。”

“我知道。”李成蹊牵起她的手。

这儿没有别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牵着林桃:“但我不会让你

出事的,我在咱妈坟前答应过她,会护着你一辈子。”

林桃:“嗯,我记得的。”

林桃觉得,没有什么比今天晚上她听到的这句话更感人的了。

入了秋,蚊子变少了一些,但总有那么一些顽强的漏网之鱼,还在坚强的先要吸人的血。

林桃运气不好被咬了两口,手臂上很快便起了两个包。

李成蹊看得心疼,没再耽搁,赶紧带着她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拿来花露水,在蚊子包上面擦了点。林桃还觉得有些痒,就用指甲盖在上面掐了几下。从前她也是这样的,掐几下之后好像就没这么疼了。

洗澡水已经烧好装在开水瓶里了,李成蹊拿着去了洗澡间,往盆里倒了热水,又从水缸里装来半桶冷水,掺了一下,试了试水温,叫林桃可以洗澡来了。

林桃刚找好自己晚上穿来睡觉的衣服,应了一声:“来了。”

她走进去洗澡,看了看都被用完了的两瓶看谁,看向李成蹊:“今天你还洗冷水澡啊?”

之前天气热她不说他,可是过了中秋之后,天气眼见着凉下来了。晚上再洗冷水澡,她怕李成蹊感冒。

李成蹊的脚步顿住,目光暗了暗,问道:“那要不然今天我们两个一起洗?”

林桃的脸一红,赶紧将门关上了。

李成蹊见她比兔子逃得还快的样子,轻笑了声。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李成蹊只是单纯地抱着林桃,像哄小孩子似的哄她睡觉,别的什么都没有做。

过了一个晚上,林桃思念的情绪淡了一些,也没那么难受了。

李成蹊从部队食堂打来了早饭,又顺便在副食品厂买了点肉,今天晚上家里烧红烧肉。

两口子一起吃过了早饭之后,各自去上班了。

到了学校之后,林桃才发现今天徐玉婷还没有来。她以为徐玉婷因为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起的晚了一些,结果问了校长才知道,原来徐玉婷今天请

了一节课的假。

下课之后,林桃回到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的徐玉婷。

林桃走进去,叫了一声:“玉婷,医生怎么说?没什么事吧?”

徐玉婷听到林桃的声音,下意识的将手里的单子藏进了抽屉里,将抽屉关上,抬起头来,摇头道:“没事,就是有点消化不良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林桃一眼就看出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徐玉婷的神情不太对劲,她并不善于伪装,也不善于说话。刚刚她说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敢正视自己的眼睛,还有,她刚刚往抽屉里藏的是什么东西?

看着像是医院开的单子。

上面写了什么?

徐玉婷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林桃想不通这些,但是徐玉婷没说,她便也没问,或许是一些徐玉婷不想让她知道的隐私呢。

林桃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哪怕再好的朋友,她也不会在明知道对方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还偏偏要去搞清楚,她觉得这样的人有些令人讨厌,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好奇心太强了也不好。

林桃点点头,让徐玉婷平时多注意,吃完饭之后不能直接睡觉,一定要饭后散散步才能睡。

徐玉婷点点头,朝林桃笑了笑:“好,我知道了。”

林桃:“昨晚你去看电影了吗?《地雷战》。”

徐玉婷兴致缺缺:“去了,不过我对这种电影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致,再加上身体不太舒服,就早早回去了。”

就在这时,门口有了动静,有人来了。

林桃朝徐玉婷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乱说话。《地雷战》是抗日片子,是红色片子,徐玉婷以资本家小姐的身份说这种话,说给林桃一个人听不要紧,可要是被有心人听见了,就怕他们拿这事做文章就不好了。

徐玉婷口无遮拦惯了,但得了林桃的警示,也抿唇开始备课,没有再说话。

走进来的一个叫姚桂兰,是教数学的,三十来岁,比徐玉婷和林桃两个

年纪都大。人倒是挺和善的,林桃第一天来学校的时候,她还主动跟林桃说过话。

一个是音乐老师,姓张,她的课比较少,林桃对她的印象不深,也只记得她姓张,叫什么给忘了。

还有一个叫金萍萍,是教语文的,也就是上回徐玉婷说的那个,班上学生喜欢林桃,不想上她的课,把她气得够呛的人。

金萍萍教的班今天早上先上的数学课,她来得晚,手里还拿了个羊肉包子吃。

羊肉这东西,喜欢的人觉得很香,不喜欢的人一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

徐玉婷就不吃羊肉,金萍萍的办工作离她挺近的,徐玉婷只感觉一瞬间的工夫,整个人都被羊肉的膻味给包围住了。

那种味道让她的胃里翻腾起来,徐玉婷忍住想呕的感觉,朝金萍萍说道:“你要吃东西就不能出去吃吗?一定要在办公室里吃?难闻死了。”

两人向来合不来,金萍萍冷哼一声,坐在座位上没动弹,嘲讽道:“你不喜欢闻这个味道你不会出去吗?凭什么要我出去?我在我自己办公桌上吃东西,碍着你什么事情了?就算是资本家小姐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

林桃听得皱了皱眉头。

平时她极少跟金萍萍接触,哪怕知道金萍萍因为他们班的学生更喜欢自己,一直对自己有意见,她也只当不知道这回事,反正两人也不打交道。

没想到金萍萍说话这样气人,难怪徐玉婷不喜欢她。

“金老师,话不是这么说的。办公室是大家的没错,但也要大家都有素质才行,不能今天你吃点羊肉包子,明天我吃点臭干子,这样咱们教师办公室都成什么样子了?徐老师只是让你出去吃包子,有什么问题吗?跟她的身份有什么关系?这样就算是不讲道理吗?那我家里祖辈都是贫下中农,我爸爸还是退役军人,我能不能说请你出去吃?你是不是也要说贫下中农怎么也这么不讲道理?”

林桃的表情淡淡的,声音有些冷,看不出来多

生气,可说出来的话却让金萍萍没脸,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来。

徐玉婷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一张嘴,胃里翻云倒海的感觉更加难受了,她干呕了一声,赶紧冲出了办公室。

林桃见罢,也赶紧跟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