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25章 25
陈水芬凭空这么冒出来, 把林桃吓了一跳。

她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无奈道:“大姐,你这么神出鬼没的,我迟早被你吓死。”

陈水芬害臊道:“那我下回用梯子, 跟你提个醒, 免得吓到你, 刚刚那人, 是不是她啊?”

林桃点点头:“是她啊,怎么了?”

陈水芬没想到真是徐玉婷, 嘀咕道:“没事, 我就是没想到你怎么跟她走到一块儿了,你是不知道,她这人脾气特别古怪,跟她说话也不怎么理人,反正看着挺不好相处的。”

说完赶紧解释:“林老师,不是我故意在别人背后说她坏话, 不信你去问问,外面很多人都这么觉得的。”

林桃默默无言, 陈水芬和徐玉婷两个人,一个觉得徐玉婷脾气古怪不好相处, 一个觉得陈水芬话太多像只老母鸡总是咯咯哒, 真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

但她是觉得陈水芬和徐玉婷两个人都挺不错的, 陈水芬热情, 徐玉婷也不像陈水芬说的那样不好相处, 反正对于她来说不难相处。

徐玉婷最多就是看起来娇气了些,看样子应该是城里的姑娘。

她们两人不对付,林桃这个中间人, 还真怪尴尬的。

她随口说了点别的话含糊过去了,没接陈水芬的话茬。她不是那种表面跟人好,背后又说人坏话的人,不论是徐玉婷和陈水芬面前,她都不说两人坏话。

好在陈水芬也不是那么较真的人,见林桃说起别的事情了,也就不揪着那事说了。

两人说了两句,郑红星醒了,陈水芬去带孩子了。郑红星每次睡醒都得去尿上一泡,要是去的不及时,很有可能就把褥子给尿湿了。

林桃见陈水芬风风火火,抿嘴笑了笑,收回目光。又去看了看院子里新添的那两棵栀子花树,凑近闻了闻,是真香啊。

晚上林桃在做饭,今天是油渣子炒大白菜和炒毛蛤蜊。

毛蛤蜊是昨天就买来的,用水在家里养了两天一夜,林桃还在里面稍微滴了一滴油

,听陈水芬说,这样毛蛤蜊就会把里面的沙子吐干净。

岛上的海鲜便宜,林桃已经快要爱上海鲜了。

李成蹊刚回到家,就问:“林老师,今天课上的怎么样?”

林桃解开围裙,端着菜出来,笑道:“还不错,同学们听得挺认真的,校长还表扬我了呢。”

说到后面那句,语气当中不自觉带上一丝小骄傲,语气微微上扬。

李成蹊说道:“那我也表扬你。”

“怎么表扬啊?”林桃问,“口头嘉奖吗?”

“口头嘉奖怎么够?”李成蹊故意卖关子,最后才道,“之前不是说要买缝纫机吗?前两天正好有认识的人出岛开会,我让他帮我带,今天下午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说买好了,坐明天下午的船到岛上。”

“缝纫机买好啦。”林桃的语气变得雀跃。

李成蹊看着她:“怎么样?这个奖励还不错吧?”

林桃点点头,眼中带着笑意:“特别好。”

一想到缝纫机就要到了,林桃便开始盘算着她要做些什么了。

第一要紧的就是把窗帘给做出来,然后再给李成蹊做两身衣服,上回她整理李成蹊衣服的时候才发现,他大多都是军装,便装很少。

怀着激动的心情吃过了饭,两人照旧去外面走走消消食。

还是去了上回他们看海的地方,那儿人少。不过这次过去的时候,那里有不少像是蟑螂一样的东西,爬来爬去的,看着特别渗人。

林桃看得有些怕,便躲到李成蹊后面:“这儿怎么这么多蟑螂啊。”

怪吓唬人的,要不是这是在外面,她怕不小心被人看到,真恨不得跳到李成蹊身上去。

一只两只蟑螂她不怕,可这放眼望去几百上千只,她是真怕,怕得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李成蹊向她解释:“这是海蟑螂,之前退潮水位线低,所以这儿没有,从昨天开始涨潮了,所以海蟑螂爬到这儿来了。别怕,它们不咬人。”

虽然知道不咬人,可林桃还是没办法控制

心中的恐惧。

最后还是李成蹊背着她走的,一开始她没好意思,怕被人看到。还是李成蹊说这儿一般没别人,再加上她怕海蟑螂真爬到自己腿上,这才同意的。

还好,没被人看到。

等到了没有海蟑螂的地方,林桃就从李成蹊的背上下来了。

两人趁没人牵了一会儿手,等快到军属区了才松开。

到家了李成蹊主动去烧水,林桃迫不及待的想要洗个澡。就算那些海蟑螂没有真的爬到她的脚上,可心里也有了阴影,不洗洗根本没办法睡觉。

他们家每次洗澡只要烧林桃一个人的洗澡水就成,因为李成蹊都是用冷水洗澡的。

两人洗完了澡之后,又跟平时一样窝在床上看书。

李成蹊看的是那本英语书,林桃则是刚把上回那本书看完,找来找去又重新找到了一本新书。

不过想要在李成蹊这里找到一本满意的书可不容易,李成蹊这儿书多是多,但大都是专业性十分强的书,看也能看,就是有些晦涩。

她看得有些困难,便打算留着以后让李成蹊给她讲解。

两人看到差不多要熄灯的时间,就把书放回书柜了。林桃想起了徐玉婷,便跟李成蹊提了提徐玉婷,

李成蹊说道:“我刚进门时看到家里的栀子花,就知道是王元亮家属送的,整个海岛上,也就他们家不种菜,院子里种的都是花。”

李成蹊跟王元亮是从军校就认识的,两人是同学,后来又一起被分到了这里,所以关系也比普通战友关系更好。

关于徐玉婷的事情,李成蹊知道一些,但知道的并不算很多。

徐玉婷是资本家出生,前两年运动开始,他们家是最先出事的那一批。而王家穷,家里连读书的钱都出不起,当时王元亮他妈又病了,王家走投无路,王元亮只差学古人卖身救母,最后是徐家帮助了他们家。

给王元亮他妈出钱治病,还资助王元亮读书。

后来徐家出事,第一时间联系到

了王元亮,请他保护好徐玉婷。

王元亮为了保护徐玉婷,跟徐玉婷打了结婚证。不过也因为徐家,导致王元亮去年才升正营。

王元亮也是立过功的,按理来说,至少也能升到副团级别了。

林桃听完有些唏嘘。

她趴在李成蹊胸口,抿着唇问他:“如果是你,你会娶吗?”

李成蹊一本正经地答道:“如果是你,就算现在从最低级的兵开始做,我也要娶你。如果是别的我不喜欢的人,我会想别的可以保护她的方法,但不会娶她。”

“万一你那时候还不认识我呢。”林桃抿唇。

李成蹊将她抱在怀里:“没有万一的,阿桃,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

林桃回想起两人见面的场景,当时的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李成蹊的妻子,跟他来到千里之外的海岛上过日子。

两人情到之处,又黏糊到了一块儿。

林桃觉得,今天的床摇的比第一天晚上还要厉害。

他们家没有剩菜的习惯,林桃每次炒的菜都不多,加上李成蹊能吃,所以每次都能当天把菜给吃完。

现在林桃也是有工作的人了,也要早起。李成蹊为了让她早上能够多睡一会儿,便先起床去部队食堂打早饭,拿到家里两人一起吃。

今天部队食堂早上吃海鲜粥,配一个酱菜。打好了菜李成蹊准备走,正好碰上了同样来打菜的王元亮。

王元亮:“团长,你也来打菜啊?嫂子厨艺那么好,怎么不在家烧给你吃?”

李成蹊道:“同为耙耳朵,你这么宠你家属,我也不能落于人后。”

王元亮被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李成蹊的背影,无奈摇头笑了笑。

吃过早饭之后,林桃便和李成蹊两人分别去上班了。

有工作和没工作的状态还真是不一样,之前林桃没工作的时候,在家里虽然也有事情要忙,可到底没有现在这样充实。

现在她一下了课,立马就开始为下一节

课的内容备课。

她和徐玉婷的办公桌又正好相对着,两人偶尔忙里偷闲抬头间,便相视一笑。

徐玉婷还从她家里拿来了另一个花瓶,之前就说过了,她让进货员带了好几个花瓶,光她一个人就买了三个。

家里原本放了两个花瓶,卧室一个客厅一个,不过她今天把卧室的那一个拿过来了,放在了林桃的办公桌上,还特地为林桃也摘了一束栀子花。

两人相约下班之后一起回去,徐玉婷忍不住问林桃:“你怎么这么白啊,平时脸上都擦什么?”

林桃被徐玉婷说的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自己面颊,奇怪地说道:“我脸上什么都没擦啊。”

“你脸上没擦东西?”徐玉婷露出吃惊的表情,还忍不住伸手在林桃的脸上摸了两把。

见她的脸蛋滑滑嫩嫩,但好像还真没擦东西。

叹了口气:“没擦东西都这么白,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你不知道,在你没上岛之前,我已经算是岛上最白的了,不过你一来,岛上最白的人就变成你了。不过你也太不注意这方面了,海岛的太阳跟外面的不一样,你要是不注意这些,不出半年,小心黑得像渔民一样。”

说完赶紧从自己背的小包里掏出来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打开盒子,用无名指指腹挖出来一坨白色的霜,蹭到林桃的脸上,帮她擦上。

林桃有些讶异于徐玉婷的亲密举动,毕竟两人从认识到现在也就半个来月,以林桃的性子来说,还不会对对方做这种看似很亲密的动作。

不过在与徐玉婷的相处当中,她也看得出来,徐玉婷是属于那种没跟你用心接触的时候,你会觉得她有些高傲,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的样子,可是一接触起来,便特别交心的那种。

所以她也没多说什么,而且,很奇怪,性格慢热的她倒也并不讨厌徐玉婷这样。

相反,她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徐玉婷了。

徐玉婷擦完之后,林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面

颊,发现好像是要比之前更加润一些了。

不过徐玉婷手里拿着的这盒霜一看就不便宜,不像是在供销社买来的样子。如果有的话,林桃也有些想买一盒了。

林桃问:“这是哪买的啊?”

徐玉婷看她一眼,说道:“是我亲戚以前从国外给我带的,你怕不怕?林桃,你应该听你家李团长跟你说了吧,我是资本家出生。”

徐玉婷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在林桃的脸上,好像想要看清楚,林桃听到这些话之后的反应。

林桃昨晚上听李成蹊说起徐玉婷的出生之后,就仔细想过了这个问题。

就像李成蹊说的,王元亮原本可以到副团级别,说明王元亮的确是受到了些影响的。可王元亮去年又升了营长,说明这个影响有,但又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组织还是更加看重个人能力。

而且林桃根正苗红,她是没什么好怕的。

加上她问了下李成蹊,自己如果跟徐玉婷做好朋友,会不会影响到他,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林桃就彻底放心了。

此时面对徐玉婷,林桃十分真诚地说道:“我有什么好怕的,资本家又不会吃人。而且你家王营长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想了想,又把自己棺材子的身份说出来,用同样唏嘘的语气说:“我们村里的人都躲着我,说我晦气,反倒是你别被我的身份给吓到了。”

徐玉婷伸手挽住林桃的胳膊:“你觉得我会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吗?什么棺材子,晦气,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我跟你说呀,我刚看你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你,心里就在想呀,这就是我徐玉婷上辈子的好姐妹!”

“那不就是了,你不怕我的出身,我也不怕你的出生,咱们两个半斤八两。我们呀,只要做好自己就足够了。”林桃说道。

徐玉婷听完便笑了。

笑完之后又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别人背后都在说我,说我是运气好才遇上了王元亮这样的好男人。还说我身

在福中不知福,随军过来这么久,连顿饭都不给王元亮做,还让他每次去食堂给我打饭吃。其实我也尝试过做饭的,可是我太笨了,我第一回做饭的时候,把菜都烧糊了,锅子都着火了。”

徐玉婷十分苦恼地皱了皱眉头:“林桃,我是不是很笨啊!”

林桃摇头:“你要是笨的话,那世上的聪明人也太少了。你画画画得好,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你也说了,我们学校就只有你一个英语老师,足以说明你是优秀的。其实做饭这种事没什么难的,味道方面也是熟能生巧,你之前没做好只是没有人教你怎么做而已。你要是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那太好了。”徐玉婷说道。

徐玉婷想学做饭,主要还是想在王元亮生日那天,亲手给他做一顿饭。

她知道王元亮对她很好,自从她上岛之后,家里的活基本上都是王元亮干。她不会做饭,王元亮就说他们吃食堂,每天打菜回来跟她一起吃。

因为这些,部队上不少人背地里开玩笑说王元亮是耙耳朵。

日子是两个人一起过的,徐玉婷也想为王元亮做一些改变。

徐玉婷知道李成蹊今天中午回来吃饭,就不去林桃家了。两人在岔路口分别,各回各家。

王元亮照旧去部队食堂打了菜回家跟徐玉婷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徐玉婷便跟王元亮提起林桃,话语之间满是喜欢。

王元亮给徐玉婷夹了一块鸡肉,笑着说道:“当时我跟你说嫂子这人很不错,让你跟她好好相处,你还说我。”

徐玉婷说道:“那我当时不是误会了嘛,你不准笑我。”

王元亮赶紧抿嘴不笑了,端正态度认错:“好好,我不笑,我哪敢笑你。”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眼底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但徐玉婷能够和林桃成为好朋友,对于王元亮来说,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

徐玉婷自从跟他结婚来岛上,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刚上岛的那会儿倒是跟郑团长的家属

接触过一阵子,不过两人当时因为一些事情闹得很不开心,干脆不来往了。

这一年多来她也没交上什么交心的朋友,而王元亮自己平时又不能经常陪她,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其实挺怕徐玉婷感到孤单的。

还在徐玉婷有了林桃这个好朋友,他可算放心了。

另一边,林桃今天中午包了点韭菜饺子,蒸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则是在锅子上淋上薄薄一层热油,用来做成煎饺。

不论是蒸饺还是煎饺,都离不开林桃自制的油泼辣子。

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再往醋碟子上的油泼辣子上一沾,白色的饺子皮上便沾上了辣子,吃起来格外的香。

蒸饺和煎饺的味道都挺不错,不过林桃还是觉得煎饺的味道更胜一筹。

可惜她做煎饺的时候舍不得放油,如果油能够稍微再多放一些,味道会更香。

林桃一共包了五十个饺子,自己吃了十六个,剩下的三十四个全部都进到了李成蹊的肚子里。

要不是早就知道李成蹊的饭量如何,林桃肯定又得震惊了。

不过吃完后,李成蹊收拾桌子的时候,林桃便双手支着下巴,盯着李成蹊的侧脸看。看来又看去,还伸手在他的脸上轻轻摸了一把。

没注意到李成蹊的眸色深了深,喉间滚动。

林桃嘟囔道:“这个把月来你每天吃这么多,也不见你长胖啊。”

李成蹊:“……”

原来是想说这个,他还以为……

算了,是他想多了。

洗好碗之后,林桃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见时间差不多了。

恰好小宁开着车已经到了家门口,李成蹊带着林桃一起坐车去码头接人,哦不,是去接缝纫机。

码头上的风很大,林桃除了一个月前坐船来岛上的那天,这还是第二次来到这里。

海风呼呼地吹着,她都能听得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嗦嗦作响。

海上的太阳也很大很刺目,林桃注意到旁边有一起等船的人,望向远方的

时候,眼睛都眯成了小小的一条缝。

而她处于李成蹊高大身躯的阴影下,李成蹊完美的挡住了太阳的肆虐。

船很快就到了,帮忙带缝纫机那人林桃也见过的,请酒那天他也来了。

李成蹊拍了拍他的肩膀:“谢了啊。”

“谢啥,真要感谢,还不如请我再吃一顿饭。”那人说完朝林桃笑了,“嫂子,那天吃完你做的饭,我可是一直都惦记着啊。”

林桃也笑了,朝他说道:“没问题,下回再来家里吃饭。”

在码头上的时候,林桃没好意思拆开箱子去看缝纫机,等到了家里,小宁和李成蹊一齐把缝纫机抬进来之后。

林桃看着崭新的缝纫机,开心极了。

下午没有课,她打算今天下午就开始做窗帘。

“我的任务完成了,那我先回去了。”李成蹊下午还得回去。

林桃叫住他:“等一下,我给你量一下尺寸。”

她找到家里的那条皮尺,拿在手中给李成蹊量尺寸。

肩宽,胸围,腰围,林桃踮起脚尖,一样样的量过去。两人此时的动作有些亲密,林桃的双手搂着李成蹊的腰。

李成蹊的鼻尖是林桃头发上的香味,她绵软的双手碰触到他的月匈膛。

李成蹊的身体不免起了反应,而恰好量到李成蹊腰围的林桃,也注意到了小月复处突然变得坚石更的东西。

她白净的面颊变得氵衮烫。

朝李成蹊看了一眼,然后伸手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李团长,这□□的,你就往别的地方想啊,害不害臊。”

李成蹊丝毫没有做错事的样子,伸手搂住林桃的腰,让两人的身体贴的更紧了些。

林桃低呼,伸手去推李成蹊的月匈膛,嗔道:“你别胡来,小宁还在外面等你。”

李成蹊松开手放过林桃,走的时候凑到林桃耳边说:“晚上等我回来。”

李成蹊出了院门,林桃很快就听到了汽车的发东声,知道他们走了。

面颊还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