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24章 24
林慧不理陈水芬, 就盯着林桃看。

她看向林桃的眼神十分复杂,藏着嫉妒和厌恶,又带着一丝不甘。

上辈子她也是这样的,林桃没她过得好, 她就高兴, 林桃过得比她好, 她就受不了。因为她从小就认为林桃是棺材子, 活该不如她,她应该过得比林桃好才对。

“林桃, 你别以为你嫁个团长就了不起了, 我将来只会比你过得更好,我那几个孩子会非常有出息,他们会很孝顺我!你知不知道!”

林桃觉得林慧简直莫名其妙,她从来没说过自己嫁了团长就了不起这种话,更加不在乎林慧的几个孩子会不会有出息,会不会孝顺她。

她皱皱眉头, 点头:“嗯,我没什么了不起的, 了不起的人是你。”

明明也不跟林慧吵,可就这不痛不痒的一句话, 却让林慧气得跳脚。

林桃总是这样, 做什么都是这样, 好像什么都不跟她争, 实际上什么都要跟她争!

别人要是夸她好看, 那必然会说林桃更加好看。说读书,必然会说林桃的成绩好,年年考第一名。要不是林桃棺材子的身份摆在那儿, 她林慧就完完全全都是林桃的衬托!

林慧咬牙切齿:“林桃你凭什么总是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你凭什么,凭你是棺材子吗?别人还不知道你是棺材子吧?你说我要是说出去,别人还会继续跟你一起玩吗?别人难道不会觉得你晦气吗?”

林慧说完有些得意,她觉得自己抓住了林桃的软肋。

棺材子的身份,不一直以来都是林桃致命的痛点吗?

不过她高兴早了,林桃听完她的话,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随你的便。”

从前林桃的确因为自己这样的身份而痛苦过,因为她棺材子的身份,所以她从小遭受林老太的谩骂和村里人的指点,有些人甚至把她当瘟神。谁家的孩子生了病,那就是被她克的。

有时她也想,是不是真的是她克死了她妈妈。

后来读书多了,她越来越不信这些。尤其是上回跟李成蹊的对话,让她彻底看淡了这件事情。

棺材子又怎么样?只能说明她是她妈妈连死都要保护的人,说她晦气的人都是封建迷信。

陈水芬在旁边也听明白了,虽然还不知道林慧和林桃堂姐妹的关系,但知道她们以前肯定认识,而且这个林慧还见不得林桃好!

“棺材子咋了?咋就晦气了,见棺发财你没听说过啊?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要不林桃也不能嫁给李团长那么好的男人,而你只能嫁给个副营长了”陈水芬继续给林慧补刀。

朝林桃道:“妹子,咱们走,别理这疯狗。半道上挡人路在这吠,可把她给能的!”

林慧气得差点吐血,看着林桃离去的背影,她不甘地说道:“林桃,你等着,我一定会比你过得好比你过得幸福,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林桃听到了,但没有理会林慧。

林慧过得怎么样,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走出一段路了,林桃便跟陈水芬解释了一下她跟林慧的关系,又向陈水芬道谢。说实话,她还以为陈水芬要是听到她棺材子的身份,也会像桃花村的那些人一样远离她呢。

却原来,是她想错了。

陈水芬摆摆手:“谢啥,这有啥好谢的。而且棺材子这事可不是我瞎说的啊,我们老家真有这个说法。你那个堂姐还真挺搞笑的,我妹妹要是嫁得好,我不知道多高兴,偏她心眼毒,就想着别人过得不如她,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凭啥人家就得不如她啊?凭她脸皮厚得像猪皮啊?”

陈水芬骂起人来嘴上可不留情:“不过话说回来,我可算是知道她上回为啥瞪我了。原来是我说她男人是副营长,估计是被这个副字给刺激到了,你刚刚注意到没,我说副营长的时候,她脸都气抽抽了。可她男人就是副营长啊,副副副,咋了,我偏要说。”

她不光这次说,下次林慧要是犯贱,她还要说!

“妹子,你可别怕她

!有姐在呢,姐在老家的时候,骂架可从没输过,就算是打起来,我也一人能单挑她两个!”陈水芬拍了拍胸脯。

林桃被陈水芬逗得忍俊不禁,不过还是跟她解释了,自己之所以不跟林慧吵起来,不是怕林慧。

其一是她压根就没把林慧的话当一回事,只觉得可笑。

其二是林慧不怕难看,她还怕丢份,她过两天就要去当老师了,可不想为这种事情而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至于林慧说要去宣传她是棺材子的事,林桃也随她去。一是她不在意,二是这儿是军区重地,要带头反封建迷信。林慧要是带头宣传封建迷信,反而是给她自己和沈国斌惹麻烦。

这一段闹剧暂且过去,林桃和陈水芬回到了家里。

林桃买小鸡仔的时候就想买个鸡笼,只不过那户人家没有多余的鸡笼,于是林桃用之前建厕所剩下的砖头砌了个矮矮的围墙,暂时将小鸡仔关住再说。

只不过小鸡仔现在还小不会飞,拦得住它们,等大了就不行了。

忙活完之后已经到了中午一点,干活的时候林桃一点都不觉得累,但一停下来,就感觉到了饥饿。

恰好这时候陈水芬上门来了:“妹子,你现在有没有空?”

林桃问:“怎么了大姐?”

陈水芬朝自己家看了一眼:“还不是郑向阳那个犟种,昨天挨了我一顿打,今天连饭都不肯吃。早上我没当一回事,结果中午还不吃,真是个讨债鬼。我怕了他了,只能来让你教我做那个酸菜面。”

“行啊,我正好准备做午饭。”林桃一口答应下来。

陈水芬高兴,风风火火的:“那成,我这就去把鱼和面拿过来。”

林桃叫住她:“大姐,我今天没买鱼,面家里有,你就把鱼拿过来好了。”

陈水芬问:“鳊鱼行吗?”

林桃点点头:“都行。”

趁着陈水芬去拿鱼的工夫,林桃将手打上肥皂洗干净,就开始处理酸菜。这次不像上回那样做一大盆的酸菜鱼,所以酸菜可以

不用太多。

陈水芬是把鱼处理好了拿过来的,接着就站在旁边看林桃做酸菜鱼。

先把鱼汤给熬出来了,再下面条。

陈水芬说她吃过了不用做她的份,不过林桃还是多下了一些。上回为了请酒那事买了整整十斤的面条回来,家里还剩了些,正好一次下完了,几个人一起吃正好。

做好了面条,陈水芬说:“我去叫那个犟种。”

可郑向阳还在为昨天陈水芬打他的事情生气,听说可以吃酸菜面了不高兴过来。陈水芬骂骂咧咧的,气得有想要动手,被林桃给劝住了。

林桃让陈水芬先过去,她来劝郑向阳,没多一会儿就带着郑向阳来吃面了。

陈水芬一脸的稀奇:“你是咋把这犟种劝过来的?”

林桃笑笑,说有时孩子会认准自己的道理,做家长的不能仗着自己家长的身份,就对孩子动辄打骂。

就像郑向阳,他生气的点在于陈水芬打了他,去叫他吃面的时候也不是和和气气的,而是用数落的语气叫他去吃,遇上好说话的孩子可能没什么,可郑向阳脾气犟,就没用。

林桃就跟郑向阳说,其实陈水芬也后悔昨晚上打了他,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好几回不应该这样。还跟自己学了怎么做酸菜鱼面,就是为了到时候能亲自做给他吃。

家长的爱有时太含蓄了,孩子感受不到。他只会觉得你打了他骂了他,你就是不爱他,他觉得他只是认为这个面好吃,还想再吃点而已,为什么要打他?

林桃站在陈水芬的立场上,把陈水芬羞于在孩子面前表达的心思说出来,郑向阳是个聪明孩子,很容易就明白他妈还是心疼他的。

吃面的时候,郑向阳还主动给陈水芬夹了一筷子鱼:“妈,你吃,鱼肚子上的肉,没刺。”

把陈水芬惊得都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她家郑向阳了。

吃过面了之后,陈水芬朝林桃竖起大拇指:“林老师,杨主任让你去当老师还真是找对人了

!”

林桃笑了笑,其实她之所以懂这些,还是因为自己小时候的经历。

她的心思细腻、敏感,受了委屈也总是一个人偷偷躲着哭。

一开始她爸不会带孩子,跟很多父亲一样,不知道该跟女儿说些什么,有些话到了嘴边就咽下去了。

也是在后来的相处当中,父女俩的关系才变得好了许多,而林桃也在其中学到了许多。

林桃中午睡了一觉醒来,就开始给家里写信。

写完信就迫不及待的去了趟邮局把信给寄了,她想早点让爸爸收到这封信,想早点让他过来。

今天晚上林桃炒了个蛏子,外加清炒韭菜。

其实一开始她并不习惯吃蛏子,感觉吃起来软乎乎的,不过尝试着在炒的时候加了点剁辣椒,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果然,对于湘城人的她来说,剁辣椒是万能的。

不过最近她看着那罐剁辣椒有些发愁,这才上岛几天啊,这么大一罐剁辣椒就已经被吃掉五分之一了,不知道能不能撑到等院子里的辣椒长出来的时候呢。

韭菜是陈水芬给她送来的,说是家里的韭菜都长出来了,再不割就老了,她家吃不完,就叫林桃帮着一起吃。

林桃琢磨着下回帮陈水芬腌点酸韭菜,这样吃不完的韭菜就不会放在那里烂掉做肥料了。

李成蹊照旧是在下班时间的半小时内回了家,因为这个,王元亮等人没少开李成蹊的玩笑。

就连从前格外怕李成蹊的士兵,都没因为他有了人情味而不再看到他就紧张了。

活阎王的外号越来越少的人去提。

回来的时候李成蹊看到院子里多了几只小鸡,走进去林桃已经烧完最后一个菜了:“怎么没买个鸡笼子?”

林桃拿了碗筷摆上桌:“想买来着,不过那家人没多余的鸡笼,等下回有空我再跟陈大姐过去转转,反正我搭的那个围墙还能坚持一阵子。”

李成蹊道:

“不用,等会儿吃好饭,我去王元亮家拿。”

“上回来咱们家吃饭的那个高高瘦瘦的?”林桃对王元亮还有印象。

李成蹊点头:“嗯,他们家有个鸡笼子,是以前住那儿的老兵留下的,他家不养鸡,我们拿来用。”

林桃点点头,给李成蹊夹了个蛏子:“会不会太辣?”

李成蹊吃的很香,摇头:“不辣。对了,王元亮家属也在学校当老师,明天你去了之后应该能见到。”

吃过饭后,李成蹊果然去了一趟王元亮家,把鸡笼子给拿回来了。

家里的小鸡仔们总算有了一个像样的窝,叽叽喳喳的,毛茸茸很可爱。

林桃忍不住有些担心自家的小鸡仔,问李成蹊:“咱们这边没有黄鼠狼吧?”

毕竟家属区背靠着山,反正桃花村是进过黄鼠狼的,她养的鸡曾经被黄鼠狼咬死过。

李成蹊笑了笑:“这儿是军区,黄鼠狼不敢来。”

要来,一木仓崩了。

林桃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是哦。”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成蹊又像昨天那样凑过来,不过林桃这回没让他碰,小声抗议:“明天我得去学校呢。”

李成蹊心里再想也忍住了,媳妇儿第一天去上班,他得自觉些。

第二天一早,林桃起得比李成蹊还要早,军号还没响,林桃就起床了。

煮了两碗粉,又将泡发的木耳切成丝,炒了个木耳臊子,放在粉里吃着特别香。

李成蹊起床看到林桃在厨房里准备早饭,走过头去身后搂住她的腰,下巴抵靠在她的肩膀上:“今天起这么早?”

“嗯,昨晚睡觉前惦记着去学校的事,早上就醒的早。快洗把脸吃饭了。”林桃说道。

因为李成蹊每天军号一响就要起床去工作,他想林桃多睡一会儿,前些天都是在食堂吃的。

两口子吃好了早饭,一起出门。

李成蹊问:“要不要我送你去学校?”

林桃摇摇头:“不用,我认识路的,你放心好了。”

要是她连去上个班都要李成蹊去送,只怕他‘耙耳朵’的名头是要坐实了。

学校在家属区的东面,走过去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林桃先是去校长办公室报到,学校给她安排的是教五年级语文,今天第一天,等会儿会上一节公开课,教室内会有老师旁听。

这也算是看看林桃有没有这个能力吧,毕竟就算是杨爱党推荐过来的人,没这个能力也白搭。

在此之前林桃没拿到课本,校长临时给了她五年级的语文课本,让她先备一下课,下节课就轮到她了。

林桃不但在公社当过代课老师给孩子们上过课,还在扫盲班教过一阵子。对于上课,她算是小有经验,不至于像第一次上课的老师那样紧张。

教室里一共有五六个老师在旁听,杨爱党和校长也坐在后面。

林桃从前的语文老师,也就是被打成臭老九下放的那个老师课上得很不错,经常会举一些活灵活现的例子来加深学生们的记忆力。

林桃教书时引用了老师的方法,给学生们带来了新鲜感,平时偶有开小差的学生,这次都听得格外认真。

杨爱党听课的时候直点头,显然对林桃很是满意。

校长也是,下课之后跟杨爱党握手:“杨主任,感谢你给我们学校推荐了个好老师。”

他们岛上的教育有限,再加上外面一直在搞运动,想要给学校找个好老师实在是太难了。

林桃虽然高三都没读完,可课上得是真好。

林桃每天要上两节语文课,校长还亲自带她去了教室办公室,告诉她的办公桌是哪一张。

林桃办公桌的对面桌子上摆着一个花瓶,跟林桃买的那个一模一样。里面还插了几枝绽放的栀子花,花瓣上沾着几滴露珠,应该是今早才摘的。

气味芬香,连带着整个办公室都染上了浓浓的香味儿。

林桃忍不住感叹:“好美啊。”

办公室的另两个老师没说什么,林桃背后走过来一个

穿着淡蓝色衬衫的女老师,皮肤挺白净的,长得也漂亮,身上穿的衣服款式跟林桃之前在上海商场看到过的差不多。

她问林桃:“你是说花美还是花瓶美?”

林桃也不怯场,说:“我觉得都美。”

她便朝林桃笑了笑:“我也这么觉得。”

“你好,我叫徐玉婷,是咱们学校的英语老师兼美术老师,也是王元亮的爱人。”徐玉婷朝林桃伸出手来,“你就是李团长的爱人吧?”

林桃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王元亮的家属啊。

林桃也朝徐玉婷伸出手,两人握了握手:“你好,我叫林桃。”

两个人都刚上完课,暂时不忙,别的老师去上课的时候,两人稍微聊了几句。

“你跟我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徐玉婷说道。

林桃问:“那你想象中我是什么样的?”

徐玉婷思考了一下:“说不上来,反正不是现在这样。尤其昨晚上李团长来我们家拿鸡笼,我一想到你养鸡,还以为你可能跟陈水芬、黄爱娣那样的人差不多。”

做饭好吃还会种地,还养鸡,这些标签凑在一起,徐玉婷便忍不住把林桃往农村妇女的形象上想象,可是现在一见面,她才发现是自己想错了。

并不是只有农村妇女才会做这些的。

黄爱娣是谁林桃不认识,但陈水芬她知道。

她正想问陈水芬怎么了的时候,便听见徐玉婷说道:“反正我看着你还挺喜欢的。”

长得漂亮,也落落大方。

其实徐玉婷不说,林桃也大概能明白徐玉婷的意思。

陈水芬人的确很不错,她也挺喜欢的,不过也会有人不喜欢她的自来熟与热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难说得清楚的。

而且经过她和徐玉婷短暂的相处,她发现徐玉婷这个人也还不错,就是说话不太好听。

比如林桃说她会英语可真厉害,她就说她宁愿不会英语,现在整个学校就只有她这么一个英语老师,所有年级都是她一个人教的。而且这些孩子的发音不准,口音特别重

,她上课上的可烦了。

但你说她不喜欢这些学生么,又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林桃不小心看到了她的备课本,发现上面写了许多重点,写的特别细,就连某个年级某个学生某个音节发不准都写出来了,还写出了纠正的办法。

光是这一点,林桃对徐玉婷就挺有好感的。

这至少可以说明徐玉婷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至于她嘴上吐槽的那些话,她这么一说,林桃也就这么一听。

徐玉婷要去上课了,朝林桃说道:“林老师,我现在先去上课,等会儿我们一起回去吧。你不是说我的栀子花好看吗?我家院子里种了很多,你可以摘一些回去。”

林桃原本以为自己会比徐玉婷先下课,没想到自己的课被安排的比徐玉婷的课晚,反倒是徐玉婷在办公室等她下课。

林桃怪不好意思的,赶紧收拾备课本:“等急了吧?”

“没事,我正好备完课。”徐玉婷摇摇头,拿上书本跟林桃一起走出了学校。

徐玉婷家的院子里种满了花,不光是栀子花,还种了几棵山茶花、兰花,令人眼前一亮。

“好漂亮。”林桃不免感叹。

徐玉婷十分大方地说:“你喜欢的话可以移植两棵到你们家里去,反正我这儿的花很多。”

林桃其实挺不好意思的,本来说好了只是摘几朵栀子花而已,结果变成了直接移植两棵过去。但她又实在喜欢这些花,见徐玉婷不是假客气,便也没有推辞。

两人合伙挖了两棵栀子花树出来,一人拎着一棵朝林桃家走去。

林桃上回向陈水芬借过锄头之后,有空就自己去供销社买了一把锄头,这样也方便些。

林桃锄地,徐玉婷帮着一起种,没多会儿就完成了。

林桃又舀了一盆水,给两棵栀子花树都浇了水。当然了,也没有忘记给她的那一块菜地浇水,毕竟她还等着这些菜吃呢。

徐玉婷看着这一片菜地,问:“这些都是你种的吗?”

“嗯。”林桃点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