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9章 9
听到赵跃进的名字,林桃反射性地皱了皱眉头。

林慧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她就不明白,林慧究竟是怎么看上赵跃进那样的人。仗着爸爸是副厂长,便在厂里横行霸道,还特别有自信,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喜欢他,简直可笑。

今天的事情林桃不想多说,在林慧的追问下,只是说她不可能喜欢赵跃进这种人,就懒得理她继续做菜去了。

香椿有好几种做法,其中最多人知道的便是香椿炒鸡蛋。可是林桃觉得这样做出来的香醇并不好吃,反而有一股怪味,所以她做的是干辣椒炒香椿。

干辣椒用臼擂成碎末,香椿则用开水焯一遍再炒,味道特别香。

每次她一做这个菜,她爸总能多吃一碗饭。

林慧在灶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走的时候,嘴里还在念叨着:“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呢……”

原本很有把握的事情没有按照自己内心想的那样发生,林慧心里有些烦躁。

她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林桃怎么会说没有合适的呢?难道赵跃进没有看上林桃?

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就算林慧并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林桃的确长得很好看,比她好看多了,且是这十里八乡长得最漂亮的小姑娘了。

要不是因为她棺材子的身份,恐怕这两年家里的门槛都要被提亲的人给踏破了。

但赵跃进那个人,应该不会介意这种事情才对。

林老太见林慧从二房那边回来,即便她对这个小孙女并不关心,可念在彩礼的份上,还是忍不住问道:“咋样?她怎么说?”

林慧蔫蔫的:“她说没合适的。”

林老太啐了一口唾沫:“呸,没合适的?机械厂那全都是人才的地方,能没有合适的?她一个棺材子,心气倒是高,我看她到时候去哪儿找合适的1

林慧一个晚上都没睡好,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她这辈子的一切都是偷来的,只要林桃没跟赵跃进在一起,就很有可能把沈国斌给抢走,她的心里头就不安生。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城里找了周梅芳,跟周梅芳打听了一下昨天的事情。

得知事情经过之后又去找了赵跃进。

林慧以林桃堂姐的名义,给赵跃进出了一些怎么追林桃的建议。

赵跃进这边出了主意还不够,林慧回家之后,又去找了林桃,打算在她面前再说说赵跃进的好话,说不准这事情就成了呢?

林桃正在打扫卫生,先往地上洒点水,这样扫起来比较干净。

林慧从昨天沈国斌拿来的一袋子水果里,挑来挑去选了两个个品相不怎么样的苹果,去找林桃:“在家呢?昨天你姐夫上家来,带了点水果,给你也送两个尝尝鲜。”

林桃瞥了她一眼,自认为二人的关系还没这么好。

没收她的东西,只道:“不用了。”

林慧说道:“客气什么,拿去吃。对了,我今天在嫂子那儿听她说了昨天的事情。你对赵跃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以我对他的了解,其实他那个人还是很不错的。他看着吊儿郎当的,其实也挺有才华的,去年机械厂的才艺表演,他可是拿了名次的。”

“知道我是你堂姐之后,还特地跟我说他昨天是因为喝了点酒有点醉了,所以说话才不好听,他还想问你有没有时间,想为昨天的事情跟你道个歉呢。而且他爸是副厂长,家里条件在湘城也是拿得出手的,要是你能跟他在一起,嫁过去肯定是享福的埃”

林慧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够全面了,替赵跃进解释了昨天的事情,又替林桃分析了嫁给他以后的好处。

却没注意到林桃因为她的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林桃冷冷笑了声,讥讽道:“既然你这么了解他,他又这么好,不如你去嫁给他好了。在我面前说这些干什么?”

林慧脸一红:“你瞎说什么呢,我都是要嫁人的了,怎么可能跟他有什么。林桃你别不识好人心啊,我可都是为了你好,你……”

话还没说完,林桃就对着她的方向浇水:“麻烦让让,我要扫地了。”

水落在地上,混着灰尘渐到林慧的新裙子上,林慧气得拿起那两个苹果,转身走了。

林桃看着林慧的背影,眉头微皱,林慧最近对她可真是‘关心’过头了。

她跟不跟赵跃进处对象关林慧什么事情?还是说这里面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两天之后有集,湘城这边分大集和小集,小集每五天一次,大集每个月才一次。

今天正好是赶大集的日子。

林常海在家休息了几天又去上班了,林桃则是叫上了方姨一起去赶集,顺便把她之前编的几个竹背篓给卖了。

林蔓蔓本来也要跟着一起去的,只可惜昨晚上着了凉,今天有些拉肚子去不了了。

一个月才一次的大集,想想也知道有多么热闹。

并不算宽敞的道路两旁摆满了摊子,基本上都是农民卖自己吃不完的蔬菜,还有手工做的桌椅之类的东西。

林桃和方姨找了个地方也摆起了摊,集市上卖背篓的人可不算少,只不过方姨的手艺好,编出来的背篓比别人的都要好看秀气许多,所以卖的快,三个背篓没多会儿就卖掉了。

湘城这边的少数民族很多,街上时不时就能看到穿着苗族和土家族服侍的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常态了,林桃的妈妈也是苗族人,所以不足为奇。

卖完了背篓之后,林桃和方姨又在集市上逛了逛,各自买了点需要的东西。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到了中午,林桃去国营饭店买了两个包子,方姨和她一人一个。方姨要给她钱,林桃不收,她小时候都不知道蹭了方姨家多少顿饭了。

水是从家里自己带来的,装在军用水壶里,林桃吃得有些噎了就喝了口水,好受了许多。

吃完了包子之后,林桃提出有事要去机械厂一趟,而方姨因为有些担心林蔓蔓,所以先回家了。

林桃去机械厂是找周梅芳的,那天的事情虽说李成蹊说了厂里不会找她的麻烦,可她到底是通过周梅芳参加的联谊舞会,还是有些担心会因此连累到周梅芳。

闹出那样的事情,她也理应当面跟人表示一下歉意才对。

林桃今天出门的时候特地拿了一坛子自己做的腌笋,就是打算送给周梅芳的。

腌笋虽说不算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但都是林桃亲自去山上采来,又亲手腌的。她做酸菜的手艺一绝,以前周梅芳吃到过一次,便赞不绝口。

“嫂子,真不好意思,那天我给你惹麻烦了。”林桃带着歉意道。

本来周梅芳心里也有些怪林桃没个轻重的,可见她这样,又什么气都没有了:“你别这么说,那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错不在你。你看看你,还特地带这么多东西来。”

林桃:“就是些我自己做的腌笋,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嫂子你不生我的气才好,我还怕嫂子你因为这件事不理我了呢。”

周梅芳连忙摆手:“那怎么可能,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人。腌笋好啊,我最喜欢吃你做的腌笋了。”

林桃见周梅芳是真不生气,也露出了笑模样。

只不过她心里头还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抿唇踌躇了会儿,才问道:“对了嫂子,我还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你们厂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做‘李成蹊’的男工人。木子李,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成蹊。”

“李成蹊?”周梅芳回想了一下,“没有啊,我没听说过,他是哪个部门的啊?”

林桃:“……我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门的,但应该就是你们厂的,那天联谊舞会他也在的。”

周梅芳摇头:“我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我爸是厂里的老工人了,我打小是在机械厂长大的,厂里年纪大的年轻的我多多少少都认识,就连市里刚调过来的那批大学生的名单我也见过的,没人叫这个名埃阿桃,你是不是记错名了?”

说着又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见差不多快要到上工的时间了,便催促林桃:“阿桃,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也不瞒你说,其实那天你走了之后,厂里派人来问过我你的事情,我怕他们想找你麻烦,所以骗他们说你是我的外地亲戚,已经回外地了,他们这才没说什么。你再不走,万一等下碰到那些人就不好了。”

其实周梅芳说完就后悔了,当时是想着好歹是一家人,她对林桃的印象还算不错,能帮就帮一把。

可事后想想,这种说辞实在是太冒险了,万一哪天林桃被看到了,这个谎言很容易就被戳破。

只能希望过一阵子,大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林桃还想问些什么,可见周梅芳着急忙慌要走的样子,便不好再接着问了。

同时又对周梅芳的话充满了疑惑,厂长专门派人去问过她自己的情况?

可是那天李成蹊明明跟她说过,厂长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找她麻烦的。他还笑着安慰她,还说她很勇敢。

那几句话她后来想起来的时候,心里头都觉得暖洋洋的。

可是现在,周梅芳却告诉她,机械厂没有李成蹊这个人,厂里对这件事的态度也并不想李成蹊说的那样。

要不是那天的事情实在是切切实实发生过,林桃真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心里头想着事情,林桃离开机械厂的时候还有些恍惚。

低头看路朝前走着,却被人挡住了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