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108章 108
徐玉婷便把林桃不在岛上的这些天, 岛上发生的事情说给林桃听了。

说是大过年的,沈国斌的大儿子沈家豪和岛上一个烈士的儿子打起来了,两人打的还挺厉害的, 沈家豪门牙被打掉了一颗, 而烈士的儿子被打破了。

沈家豪的门牙已经是换过了的, 这次被打掉就长不出来了, 林慧知道这件事之后,立马拉着沈家豪去上门告状。

“两家人就这么打起来了, 其实孩子之间打架,也不是沈家豪一个人挨了打,冯嫂子家大毛头都破了,也没说什么,可是林慧还带着孩子去冯嫂子家找不痛快。”徐玉婷说道。

“冯嫂子她爱人为国捐躯,是烈士。就连王元亮都总是跟我说,我们要对烈士的家属好一些, 要多帮助他们。结果林慧却直接带着孩子去他们家打起来了, 听陈大姐说,沈国斌过来之后, 直接就打了林慧。”徐玉婷说起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挺八卦的。

回家之后有没有继续打不知道, 但是这个年, 林慧都没出过屋。所以陈水芬和徐玉婷都猜, 估计沈国斌打的挺厉害的。

再说陈水芬婆婆的这事, 就是郑老太嫌他们给的钱少了,这回过来摆明了就是来拿钱的。陈水芬他们每个月都往老家寄五块钱,算是给郑有德老两口的养老费,一年到头, 能有六十块。

六十块在农村过日子已经很不错了,家里有自留地,过年时公社杀年猪是靠工分。

他们老两口年纪其实并不大,那年头乡下人结婚都挺早的,他们十七八岁就结婚了,如今也就五十出头,平时在老家的时候,都是下地干活,可以拿工分的。

但是他们老两口十分的偏心,一直都偏心郑有德的弟弟。总是帮衬他们一家,公社里分了猪肉,永远都被拿到老二家里,郑有德家事见不到的。估计陈水芬他们往家里寄的钱,都被他们老两口拿去帮衬小儿子了。

陈水芬的意思是,老两口虽说偏心,但好歹是郑有德亲爸妈,也把郑有德养大了,那该他们给的那一份,他们会给,所以哪怕陈水芬恨他们当年那么对她,但是每个月的五块钱,都是雷打不动的汇过去。

但是想从他们这里再拿钱去帮衬郑有寿一家子,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郑老太这次过来,闹了这么一通,陈水芬怎么都不松口,就是一句话,他们没有钱。但郑老太不相信,从年二十九那天来的,现在都初八了,还是不肯走,而且时不时就要闹一顿。

说是陈水芬做的饭菜不好,故意苛待她这个当婆婆的。

还说郑红星这个孙子不叫她这个奶奶,都是陈水芬教的,把她孙子都给教坏了。实际上郑红星是在海岛上生的,从陈水芬怀孕,乃至生孩子坐月子,郑老太都没来看过一眼,郑红星压根就不认识她这个奶奶。

林桃听徐玉婷说完,林慧家的事情她倒是没什么兴趣,就是比较担心陈水芬。

两人在这边正说着呢,隔壁陈水芬家里,郑老太又开始闹起来了。

“哎呦,我当初真不应该让有德娶了你这么个黑心的女人啊,我可是你婆婆,你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想当初你病的都快要死了,要不是我们家,你能好?你还敢这么对我……”

郑老太的声音传过来,徐玉婷朝林桃无奈地看了一眼,说道:“喏,你听,又开始了。她每天都要想尽办法闹一闹。”

“要不我们想个主意,帮帮陈大姐吧。”林桃说道,这大过年的,郑老太总这么闹也不是个办法。

徐玉婷:“我倒是想,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帮啊。郑老太是陈大姐的婆婆,这事他们的家务事,你说我们两个人掺和进去之后,该怎么帮?也像泼妇一样跟她吵架?坐在地上撒泼?当时你奶奶上岛的时候,那是多亏了你有先见之明,先出岛了,而且能把她送到林慧家里,让她去祸害林慧去,后来她也是没办法才回去的。但陈大姐家这个情况有不一样,他们一家人都在家,她婆婆就是认定了她,就算我们去跟她吵一架,估计她没拿到钱不会那么容易走。”

徐玉婷说的挺有道理的,郑老太和林老太都是一类人。

而当初,真是多亏了李成蹊,想出了这个空城计的好主意,否则那次林老太也没这么好对付。

林桃抿唇,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想到了主意。

她抿嘴笑了笑,说道:“玉婷,你现在先跟我去一趟卫生所。”

“去卫生所?你人不舒服?”徐玉婷关心的问道,她的目光落在林桃的全身,看着林桃挺好的,去了一趟上海,面色红润有光泽,不像是生病了的样子,“你该不会又有了吧?”

徐玉婷的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林桃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不是,你想什么呢,现在玥玥还小,我是真没想最近这时候怀上。是陈大姐的事情,咱们边走边说。”

林桃说着,牵着徐玉婷,两人一起出门去了。两人身上都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袄中间被徐玉婷特地设计了一个收腰的腰带,显得两人的腰肢纤细,根本就看不出来,她们两个都已经当妈了。

岛上最漂亮的两位老师走在一块儿,也算是嵊山岛的一道□□了。

在路上,林桃这才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告诉了徐玉婷:“既然陈大姐的婆婆是为了钱来的,那只要让她相信陈大姐她们家事真的没钱不就行了?陈大姐不是说她年轻时身体不好吗?病的连路都走不了了,那应该是真的挺严重的。所以我就想,等会儿我们去陈大姐家的时候,我就假装是来让她们还钱的,说陈大姐因为身体不好看病,每个月都要花不少的钱,所以把郑团长的津贴都花光了,还得问我借钱。刚好蔓蔓不是司药吗?我们让她也配合我们一起演一场戏。”

林桃说完之后,徐玉婷眨了眨眼睛,顿住脚步,看着林桃。

只见林桃的面颊白皙,尤其是那双眼睛格外的吸引人,黑白分明,亮晶晶的,一看就是纯良的小白兔。

可是没想到,这样的小白兔,竟然还会骗人!

徐玉婷忍不住笑了,说道:“阿桃,真没看出来啊,你竟然也会像这种坏主意。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那种特别乖巧,从小到大都不会说谎的女孩子呢。看来,你是嫁给了李团长之后,被李团长给带坏了。不过你坏的刚刚好,我喜欢。”

林桃也被徐玉婷的话给逗笑了,说道:“你说的有道理,等我回去之后,会‘教训’李团长的。不过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对付陈大姐婆婆这种人,是应该想点办法的嘛。”

两人到了卫生所,今天已经是初八了,部队的卫生所已经正常上班了。

林蔓蔓见到林桃和徐玉婷过来,脸上马上露出笑容:“姐,你从上海回来了啊。”

“嗯,我们来找你帮个忙。”林桃道。

林蔓蔓赶紧点头:“什么忙,你们说,只要我能帮的肯定帮。”

于是,林桃便把她想的主意说给了林蔓蔓听。林蔓蔓听着听着慢慢的睁大了眼睛,她又有些担心:“我真的可以吗?会不会露馅啊?”

“没事,陈大姐的婆婆是乡下来的,不太懂这些,到时候你就说的吓唬人一点就行了。”徐玉婷说道。

“那行,什么时候去?”林蔓蔓问。

林桃道:“现在。”

说做就做,徐玉婷因为之前去过陈水芬家了,所以不太好出演这场戏,就先去林桃家里等着,林桃先去陈水芬家,再等个几分钟,林蔓蔓再去。

为了演的更像一点,林蔓蔓还从他们卫生所借了一套量血压的工具,打算当场就给陈水芬量一下血压给郑老太看。

“那我去了。”林桃朝徐玉婷和林蔓蔓看了一眼,说道。

徐玉婷和林蔓蔓都点了点头:“嗯,你去吧。”

说实话,林桃以前还真不说谎的,这次不光是要说谎,还得演一出大戏,之前说的时候还好,现在真要上场了,还有些紧张。

不过等她推开陈水芬家的院门之后,就静下心来了,没什么好紧张的,就按照她想的去说呗:“陈大姐?你在家吗?”

林桃的声音一出现,郑红星最先跑出来了,见到林桃之后叫了一声:“林姨!”

陈水芬也紧跟其后,他们家刚吃完午饭,郑老太又闹了一顿,原因是说她做的饭菜不符合郑老太的胃口,说她是故意的。

因为郑老太的到来,这个年他们一家都过得十分的操蛋,这会儿见到林桃,陈水芬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笑着就叫了一声:“林老师,你回来了啊?什么时候来的啊?”

结果就见林桃板着一张脸,说道:“陈大姐,你欠我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年前说缓一缓,等过完了年再说,现在年也过完了,钱总该还了吧?我家里条件也一般,没你想的那么富裕,当初愿意给你借钱,就是看你身体不好,总是要吃药,连家里孩子的学费都凑不出来了,但该还的钱还是得还的。”

陈水芬一愣,整个人都懵住了。

郑红星也愣了,看看林桃,又看看他妈陈水芬,眼中满是慌乱,他妈的身体不好,总要去看病吃药?还连他和他哥的学费都凑不出来了?呜呜呜他们家这么穷的吗……

那他之前还吵着要他妈给他买桃酥,买小人书,这么一想他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陈水芬愣了片刻之后,就从林桃给她暗示的眼神当中反应过来了,立马就哭起来,假装抹眼泪:“林老师,真是对不起啊,我也想早点把钱凑出来还给你,可这不是刚过完一个年,手里头是真的没钱啊……”

“你也知道我这个身体,不吃药是不行的……咳咳咳……我年轻那会儿都差点病死了,还是来了这里,靠着吃药才能好一点……我也是没办法,老郑的津贴都被我拿来买药了,两个孩子上学都没钱……林老师,你就再宽限我一阵子吧……要不,要不你把家里的几只鸡抓过去先吃了好不好?”

说着,陈水芬看向郑老太。

郑老太手里正抓着一只鸡,刚刚她之所以跟陈水芬吵架,就是嫌陈水芬没给她杀鸡吃。

因为郑老太的到来,陈家这个年过的十分的朴素,就连大年三十那天,陈水芬也只是意思意思杀了只鸡吃而已,一直到初八,家里就没什么荤腥,最多是烧鱼和毛蛤蜊这些海鲜,因为便宜。

只是她之前一直跟郑老太说她手上没钱,但是郑老太说什么都不信,说她儿子郑有德都当上团长了,每个月津贴那么多,能没钱吗?

陈水芬就说家里有两个半大小子,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家里能有钱吗?

但是郑老太还是不相信,这会儿看到林桃说这话,她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了。配合这林桃演戏的时候,甚至在想着,她怎么就没想到还可以拿自己身体不好来说事呢?

“妈,你也听到了,家里是真没钱了,把鸡给我吧,我要给林老师带走了。”陈水芬说着,不由分说的把鸡从郑老太手里抢了过来。

郑老太长着一双倒三角眼,越是年纪大了,看起来就越凶,这会儿朝林桃盯着,又看看陈水芬,说道:“你可别诓我,你这么胖,力气大的像头牛,看起来像是生病的样子吗?跟你以前病的要死了的样子可不像,陈水芬,你不是不想给我钱,所以故意找人一起来骗我吧?”

陈水芬说道:“我骗你?我能怎么骗你?我不是说了我是因为现在每个月都在吃药,所以身体看着还不错吗?要是药断了,我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啊?可是我的药能断吗?我这俩儿子怎么办?你来养啊?我还骗你?我每天出个门你都跟着,你看我去找过林老师,跟她商量了怎么骗你吗?而且林老师人家刚从上海回来,我刚见到她,我哪来的时间跟她商量啊?”

郑老太想想也是,可还是不愿意相信。

主要是她来的这几天,陈水芬看起来好模好样的,是真看不出来半点生病的样子。

林桃从陈水芬手里接过那只鸡,说道:“我没空看你们婆媳两个吵架,陈大姐,这只鸡我先带回去了,你等会儿记得把你们家剩下的鸡鸭都给我抓过来,钱我现在拿不到,就先拿你家的鸡鸭抵了,但你可得想着还啊,否则我就要去向组织上反应了,到时候要是影响到了你家郑团长,我可不管的啊。”

一听到会影响到郑有德,郑老太的脸色有些难看,也不敢说什么了,眼看着林桃把她打算杀了吃鸡肉的鸡给拿走了。

林桃刚走没多久,林蔓蔓就上门了。

“大姐,我来给你量一下血压,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了。”林蔓蔓说道。

有了林桃,林蔓蔓再出现说这种话,陈水芬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丝毫没有犹豫,就说道:“好,来,咱们进去检查。”

两人坐下来,林蔓蔓给陈水芬量了血压,郑老太赶紧跟过去看,但是她也看不懂,就见林蔓蔓用一个东西把陈水芬的手给卷住了,然后她自己戴着什么东西听,最后摘下来,皱着眉头,十分严肃地摇了摇头。

说道:“大姐,你这个身体状态不太乐观啊,不是跟你说过吗?你这个病不能受气的,得保持乐观的心态,否则就容易出事。看看,你现在是不是心跳的特别快?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陈水芬听着林蔓蔓煞有其事的话,和一本正经的样子,要不是知道她是在演戏,只怕真该当真了,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她忙不迭点头:“是啊,我这里难受,胸口发闷……”

林蔓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症状的?”

陈水芬看了郑老太一眼:“二十九那天开始。”

郑老太皱皱眉头,咬着后槽牙,打量着林蔓蔓,心里还是觉得不太信,嘀咕了声:“你别什么都往我身上扯啊,我没来你就没事,我一来你就胸口闷了?之前也不见你说你胸口闷,还有这个医生,咋之前不来,今天才来。”

林蔓蔓朝她看了一眼:“老太太,我们卫生所今天初八刚开始正式上班。怎么?你觉得我们医生还会故意骗人吗?”

郑老太被她问的没做声,林蔓蔓身上穿着海军装,还带着仪器来给陈水芬检查,看着还真不像是唬人……

林蔓蔓收起量血压的仪器,朝陈水芬说道:“大姐,你这个情况很严重,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你每天都得检查一次才行,还有,药一定不能停了啊。”

交代完陈水芬,林蔓蔓这才背着仪器走了。

怕郑老太在后面盯着,林蔓蔓朝着卫生所那边走到几分钟,这才回过头来,悄悄地进了林桃的家门。

另一边,林桃把陈水芬给她的鸡放进鸡笼子里,跟徐玉婷等着林蔓蔓。

林蔓蔓进了屋之后,三人聚在一块儿,讨论着。

林桃:“蔓蔓,怎么样?”

林蔓蔓:“她应该没看出来,但我走的时候,也没见她说她要走。”

徐玉婷皱皱眉头:“这要是这么做了之后,她还是不肯走,那该怎么办啊?”

林桃抿唇,朝隔壁看了一眼,只能摇摇头,说道:“要是这样子,她还不肯走的话,那可能就难办了。”

三人正聊着呢,屋内玥玥已经睡醒了。关键这个小家伙睡醒了之后也不哭不闹,就自己爬起来,看到旁边爸爸也在睡觉,就伸手去戳爸爸的眉毛,揪爸爸的耳朵。

李成蹊也被闹腾醒过来了,缓缓睁开眼睛,就对上玥玥那张粉嫩的小脸蛋,笑了笑一把抱起玥玥。

父女两个起了床,刚走出门,就看到正在那里商量大事的林桃三人,恰好她们也说的差不多了,徐玉婷和林蔓蔓见了李成蹊,打了声招呼,便去逗玥玥。

两人也有半个月没见到玥玥了,都想得很。

玥玥也没有因为回上海过了个年,就把两人忘了,还知道叫人呢。

徐玉婷和林蔓蔓走之后,李成蹊问道:“你们刚刚在商量什么事呢?”

“大事。”林桃煞有其事的说道,见李成蹊看着她,等她说到底是什么大事,便也没把她们刚刚演的戏瞒着他,给说出来。还一脸期待的看着李成蹊,仿佛在说:怎么样,看我出的主意还不错吧?

李成蹊听得想笑:“你还挺会出主意的。”

“你知道玉婷听到我说这个之后,怎么说吗?”林桃问。

李成蹊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意:“怎么说?”

林桃道:“她说我真不愧是你的老婆,还说你把我带坏了。”

李成蹊一手抱着玥玥,一手环住林桃的腰,表情正经地说道:“擅用兵法,不叫带坏。”

当天郑老太什么都没有说,照样该干嘛干嘛,郑老太的反应,让陈水芬感到头疼,心想她该不会真想一直住他们家了吧?

结果等到第二天一早,郑老太就去找了郑有德,让他给买张船票和火车票,她打算回老家去了。

这事可把陈水芬给高兴坏了,当场就想要去找林桃,跟她说一下这件事情。

但是现在郑老太还在,这戏还得继续演下去,所以陈水芬只能暂时憋着,就连郑红星想要去隔壁找玥玥玩,陈水芬都不让。

郑有德给陈水芬买了初十的火车票,直接把人送上了码头,给送回去了。

郑老太前脚一走,陈水芬后脚就去了林桃家里,徐玉婷也在,现在还没到开学的时候,她和林桃都挺闲的,不过林蔓蔓不在,她得上班。

两人见陈水芬走进来,便笑着说道:“走了?”

陈水芬点点头道:“可算是走了,真没想到她会过来,这个年被她给闹得,过得一点都不称心。”

林桃:“走了就好,我和玉婷还怕这招也对她没用呢,那我们就真没办法了。”

陈水芬说起这事就想笑:“你们是怎么想出来这个主意的啊?林老师,你都不知道,你刚进来说那句话的时候,我都懵了,还好我反应快,否则真得要露馅了。徐老师,这主意应该是你出的吧?”

按照林桃和徐玉婷的脾气,陈水芬觉得这个主意是徐玉婷出的可能性比较大。

徐玉婷笑了笑:“那你可就猜错了,这主意是阿桃出的”

“是林老师出的啊?”陈水芬震惊。

说起她那个婆婆,陈水芬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她小儿媳妇又要生了,估计又在她面前说什么了,就过来要钱了。反正我每个月就给五块钱养老钱,算是对他们仁至义尽了,多了的事一分都没有,别想从我这儿拿。”

三个女人又聊了些别的,都忍不住笑起来。

林桃把给陈水芬带的布料拿出来,陈水芬摸了摸料子,便感叹道:“这料子真好,摸着就舒服,上海就是大啊,布料都这么好。”

三人又聊了会儿,聊得都是各自过年期间的事情,好久没聚在一块儿了,过完了再次见面,可不得多聊会儿不是?

等陈水芬拿着布料和那几只鸡回到家里的时候,郑红星吃惊地问道:“妈,这些鸡不是都送给林姨家还债了吗?你怎么又拿回来了?”

那天林姨过来之后,郑红星长这么大头一次对自己家的情况有了新的认知。他一直都觉得自家的条件还行,虽然不算特别有钱,但时不时也能吃上点好东西。他从没想过,他妈竟然有病,还病的那么严重,而且家里竟然欠了林姨家那么多钱!

这两天的工夫,郑红星含泪把自己以前买的小人书给拿出来了,还有他的弹珠,全部都拿去跟同学换钱了。

虽然他的那几个同学都特别穷,身上翻遍了也就翻出几毛钱,但郑红星抱着能换多少是多少的心态,忍痛割爱了。

结果他的话刚问出来,就见他哥郑向阳朝他翻了个白眼,像看二傻子似的看着他,说道:“郑红星,你能不能别这么傻?林姨和娘那天明显是演戏给奶看的,你不知道啊?你以后要是再这么傻,可别跟人说你是我弟。”

郑红星懵了,挠了挠后脑勺:“哥你啥意思啊?”

陈水芬笑了笑,伸手在郑红星的后脑勺上面拍了一巴掌:“说你傻你还真傻啊?你哥都看出来了,就你不知道。妈没病,也不欠你林姨家钱,你林姨那是看你奶在咱们家赖着不肯走了,还要拿咱们家钱,所以故意这么说的,要不你以为你奶咋突然没拿到钱就愿意走了?”

郑红星一愣,然后嚎了一声:“我的小人书和弹珠——”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愉快,忙里偷闲的我今天也要出去玩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