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105章 105
玥玥其实早就该困了, 之前就是看着积木新鲜,从来没玩过,所以强撑着不肯睡, 现在瞌睡来了, 正洗着澡呢, 眼睛就闭上了。

林桃看的无奈一笑, 赶紧把毛巾拧干了,把玥玥从盆里抱起来, 身上擦干,给她穿上衣服。

玥玥任由她摆布着,眼睛就没睁开过。

“这小懒虫,睡着了。”林桃抿唇笑了笑。

李成蹊接过玥玥,把她抱到床上去睡,说道:“你也去洗个澡,洗好了早点休息了。”

“嗯。”林桃道。

坐火车累坏了, 李成蹊不打算折腾林桃, 一家三口睡在床上,稍微有点挤, 林桃让玥玥睡挨着墙的那一边,这样玥玥既不会从床上掉下来, 也不会不小心被李成蹊给压到。

当妈的就是这样, 在孩子这上面, 比什么都警惕。

其实李成蹊也不是那种粗心的人, 可林桃以前听说过有孩子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被亲爸压死的事情,就挺紧张这回事的,自从玥玥生下来, 就是睡得小床,如果没有小床,那也是她挨着玥玥睡。

“睡吧。”李成蹊吻了吻林桃的眉心,道,“明天带你和爸爸出去逛一逛。”

“嗯。”

虽然是头一回睡这张床,但因为有李成蹊在,因为这是李成蹊以前的房间,到处都充满了李成蹊的气息,所以林桃睡得还挺安稳的。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恰好玥玥也醒过来了,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呢。

林桃发现玥玥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了,应该是李成蹊给她穿的。正想着呢,李成蹊就走进来了,道:“醒了?去洗漱一下可以吃早饭了,早点吃好早点出门去逛逛。”

林桃去洗漱的时候,李成蹊先把玥玥抱下楼去了。

舅舅和舅妈已经把早饭给买回来了,舅妈见林桃洗漱好了下来,说道:“也不知道你早上喜欢吃什么,买了点油条、豆浆和包子。”

“舅妈,我都可以的。”林桃说着走过来,帮忙一起把包子油条从油纸袋里拿到碗里,见舅舅和爸爸都不在,问道,“舅舅和爸爸呢?”

舅妈笑了声,指指外面道:“在外面锻炼身体呢,你舅舅跟住在后面的洪大爷学了太极拳,每天早上都得锻炼一下,亲家见了觉得稀奇,也说要学一下,舅舅正教他呢。”

“阿桃,你去叫他们吃饭了,我去看看外婆醒了没有。”舅妈道。

外婆年纪大了,平时睡得都挺早的,昨晚睡得晚了一些,今天就醒的晚了。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越是年纪大了的人,睡眠状况就越是不好,外婆平时的睡眠状态就不好,经常睡到凌晨四五点就醒了。

林桃应了声,顺着舅妈的视线,林桃走到窗口,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她爸爸林常海和陆向冬果然在外面比划着,两人还挺聊得来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笑得格外开怀。

而旁边一点,李成蹊正抱着玥玥,看外公和舅公比划太极拳。玥玥开心的拍着手,叫着:“外东,舅东——”

玥玥穿着林桃给她做的棉袄,更显得脸蛋圆圆的,头发已经长长了不少,林桃之前还给她扎成一个小揪揪,如今天实在是太冷了,头发长一点还能保暖,林桃便没给玥玥扎头发了。

玥玥的头发被林常海剪成了齐耳短发,显得更加可爱。憨态可掬的模样,果真像是年画里的娃娃。

这一幕,可真像是张美好画卷。

不过这会儿林桃可顾不得欣赏这些了,吃早饭要紧。大冬天的温度低,在不赶紧来吃,等会儿都凉了。

林桃打开窗户,一股冷气便迎面而来,她瑟缩了一下,紧了紧衣领,哈了一口气,朝外面叫道:“舅舅、爸爸,成蹊,快来吃早饭了。”

“诶,这就来。”林常海应了一声。

李成蹊朝林桃看了一眼,起先抱着玥玥进了屋,带进来一声的寒气。林桃走过来,伸手握住玥玥的手,想看看她的手有没有着凉,结果一摸,呦呵,这小家伙的手热乎乎的,比林桃的手还要暖和呢。

玥玥打小就随了李成蹊,不怕冷,越是大了冬天,身上越热乎,像个小暖炉。

玥玥见到妈妈,迫不及待的跟她分享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妈妈,妈妈,外东,舅东,武东!”

小手还学着外公和舅公练太极拳的样子,挥来舞去的,可搞笑了。

林桃被逗得抿嘴笑,伸手碰了碰玥玥的鼻子:“真是个小机灵。”

恰好这时候陆向冬和林常海也走进来,看到玥玥表演的有模有样的,陆向冬说道:“瞧瞧,我这个老师当得还是不错的吧,连玥玥都学会了。”

“你这个老师当的是很不错,但主要还是咱们家玥玥聪明。”林常海说道。

这会儿外婆也起床洗漱好了,见了玥玥,便心肝宝贝的叫起来,从李成蹊怀里接过玥玥,抱了一会儿,这才还给了林桃。

“这家的小笼包好吃,阿桃,你吃这个。”上桌吃早饭,外婆给林桃夹了个小笼包。

林桃给了玥玥一个,她用小肉手拿着包子,吃得津津有味。林桃在她身上有穿了一身罩衫,就算弄脏了也没事,不会把里面的棉袄弄脏。

吃过了早饭之后,舅舅和舅妈要去上班,李成蹊说要带林桃他们出去逛一逛,问外婆去不去,外婆虽然想跟玥玥在一块儿,不过又怕自己年纪大了,他们出去玩还得顾着自己,反而玩的不够尽心,便说自己不去了。

不过外婆也是有地方可以去的,她去跟几个平时一起玩的老太太们,一起打打麻将,也不久坐,打一会儿又站起来一起锻炼锻炼身体,也挺不错的。

李成蹊带着林桃出门之前,特地把外婆送到了那儿。

几个老太太的年纪都跟外婆差不多,见了李成蹊和林桃,用浑浊的眼睛打量了几眼,问外婆:“这就是你大外孙吧?哎呦都这么大了,长得可真高,当时小时候就总往你们这边跑吧?小伙子俊的嘞,噶么是去当海军了是伐?噢哟,前途好的嘞。”

“这是你孙媳妇啊?长得好漂亮嘞,般配,般配得很!小娃娃生的嘞也好看,就跟画里面的娃娃一样。”

几句话夸得,林桃的脸上都禁不住涌上了红晕。

但外婆格外受用,拉着林桃继续夸道:“那是,我这个孙媳妇和小曾孙,可太得我的心意了。”

结结实实的受了一通夸之后,李成蹊和林桃这才带着玥玥走了。

林桃见李成蹊面色自然,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刚刚那几个老奶奶这样夸你,你怎么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李成蹊轻笑一声,说道:“打从我记事开始,每次过来,她们就一天夸三遍,我早就免疫了。你也别太放在心上,那几个老太太就是嘴巴甜,见谁都夸的,就连大门口的那只鹦鹉,她们见了就得夸上一块儿。”

林桃愣了一下,随后伸手去掐李成蹊腰间的软肉,咬着唇气哼哼道:“你说谁是鹦鹉呢。”

玥玥睁大大眼睛,看着爸爸妈妈,然后替爸爸回答了一句:“妈妈……”

这一句,更是气得林桃去瞪李成蹊。

李成蹊憋住笑,板着脸朝玥玥十分严肃地说道:“玥玥,这话可不能乱说,妈妈怎么会是鹦鹉呢?妈妈这么漂亮,怎么说也得是孔雀。”

换来林桃的一个眼刀子。

李成蹊嘴角一抿,说道:“好了玥玥不要再胡闹了,再说这些,小心妈妈等会儿生气了,不带你去动物园看孔雀了。”

玥玥一脸懵逼,她好像什么都没说呀。

一家三口走到大门口,林常海已经在等着了,刚刚站在这儿,远远的就看到林桃伸手去掐李成蹊,两人打闹着。看的时候忍不住偷偷笑了下,但是等他们走近了之后,还是拿出做爸爸的威严,说了句:“阿桃,在外面打打闹闹的像什么话。”

李成蹊道:“爸说的是,阿桃,你听着点。”

林桃无语,这人还挺会来事,明明是他在逗自己呢!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这几天置办年货的人很多,百货大楼和供销社之类的地方,肯定是人山人海。

所以昨晚上李成蹊和林桃商量着,今天就先不去百货大楼了,否则太挤了,怕挤到玥玥。今天可以去动物园逛一逛,恰好动物园也很适合小朋友过去玩。

从家里出发去动物园,需要乘坐13路公交车。

公交车上恰好只有两个位置了,李成蹊让林常海和林桃坐,林桃抱着玥玥,李成蹊则是单手抓着扶手,站在她们母女俩面前,护住他们,等到有人下车之后,李成蹊这才坐在了林桃的旁边。

坐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可算是到了动物园。

这种日子大都是全家人在置办年货准备过年的日子,来动物园玩的人挺少的,李成蹊去买票,都不需要排队,很快就买到了票。

不过也因为人少的缘故,动物园原本准备的节目也就取消了、

但问题不大,玥玥光是看这些她以前从来没有看过的动物们,就够她看的了。上海市的动物园还挺大的,里面有猴子、大象、老虎、狮子、孔雀、棕熊、蟒蛇、松鼠、鹦鹉……

其中,玥玥最喜欢的就是孔雀和鹦鹉了,孔雀开屏可好看了,鹦鹉则是可以学人说话,玥玥说一句,鹦鹉就说一句。

要不是见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得回家去了,玥玥估计还能在这儿玩很久。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

大年三十这天一大早上,外面就有鞭炮声了。不是一大串的,而是时不时的就响那么一声,应该是孩子们在放炮。

林桃被吵醒了,拉开窗帘朝外面看了一眼,才发现外面竟然下起了雪。

雪并不大,但是不知道是从昨晚上什么时候下起的,估计下了挺久的了,屋檐上已经落满了白色的雪,青砖黛瓦全都成了白雪皑皑。

再一看,附近果真有几个小男孩凑到一块儿放炮呢。

李成蹊和林桃好不容易来上海过一次年,今年小姨和小姨夫也来这边吃年夜饭。大年三十这天供销社放假早,舅妈早早的就去买了些蔬菜,至于肉什么的,家里都有了,不需要再买了。

光是林桃从海岛那边带来的就有两只兔子,一只鸭,一只鸡,家里还酱了几只鸭,还有咸肉那些。

小姨他们来的时候拎了一篮子水果过来,说是小姨夫的同事带来的,拿过来给大家吃。

圆圆的一颗,林桃以前没见过,觉得这像是玻璃球,李成蹊说这叫‘桂圆’,也叫‘龙眼’。

拨开了外面那层壳,就露出里面如同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果肉。

玥玥在旁边看着,早就在咽口水了,正等着爸爸的投喂呢,哪知道爸爸剥的第一颗桂圆竟然进了林桃的嘴里,小家伙有些委屈,扁了扁嘴巴,等到李成蹊终于剥好了第二壳,送到她嘴里了,她这才开心了。

桂圆好吃,但是也不能多吃,吃多了可是会上火的。

再加上等会儿就该要吃团圆饭了,这会儿要是吃的太饱了,等下就吃不下了。

大年三十的饭菜,自然要准备的丰盛一些,腌笃鲜因为林桃的喜爱,如今已经是家里必须做的一道菜了,除此之外,舅妈见玥玥爱吃油面筋塞肉,今天又做了一个,早上就把春卷给卷好了,让陆博文去炸春卷,这会儿刚炸好,陆博文就拿了一根春卷出来,递给玥玥吃。

玥玥笑得见眉不见眼,朝陆博文说了声:“谢谢,叔叔!”

陆博文的性格比较内敛,话并不算多,昨天见了林桃,也就叫过她一声,后面也没说什么。但是今天李成蹊跟他聊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可算是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他能聊上好几个小时,句句都不离他的专业。

化工业林桃也不懂,但是听得也算是津津有味,尤其是听李成蹊跟陆博文聊的时候,他明明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可是总觉得李成蹊好像什么都懂,什么都能接上几句。

林桃就觉得特别自豪,她的丈夫就是这样的厉害呀。

就在几个小辈聊着的时候,林桃突然闻到了辣椒的味道,厨房里,舅妈被呛得不行,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姨一边咳嗽一边从厨房里逃了出来,感慨道:“这辣椒实在是太辣了,真呛人。”

林桃让李成蹊抱着玥玥,自己则是过去看看。

这才知道原来是舅妈和小姨想着林桃和林常海是湘城人,大过年的,她们想着给炒个湘菜。为这个,舅妈还特地去问了个以前当过湘军的老大爷呢,不过这小炒肉知道是怎么炒了,但是辣椒刚下锅,就被呛得不行。

之前林桃要去厨房帮忙,被外婆给叫回来了。

这会儿林桃不出马不行了,进了厨房,朝舅妈说道:“舅妈,还是我来吧。”

舅妈眼泪都被呛出来了,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把锅铲交给了林桃。林桃接过,便开始炒菜了,她不但炒了个小炒肉,还把兔肉给炒了,就放了几个干辣椒提味。

这会儿厨房里的味道散了不少,舅妈和小姨进来了,闻到香喷喷的味道,都夸林桃的手艺真好。

小姨看着林桃一点儿也没办呛到的样子,惊奇不已。林桃笑着说他们都习惯了,这么一点辣呛味,湘城人还是受得住的。

上海本帮菜林桃不会做,还得是舅妈和小姨来,林桃就在旁边看着。

腌笃鲜,油面筋塞肉,猪肝羹,清炒马兰头,山药炒木耳,炸春卷,酱油炝河虾,芹菜炒豆干,糖醋排骨,鱼香肉丝……

河虾的肉吃起来很嫩,小小一个,剥开壳,玥玥一口一个。

吃年夜饭之前,舅舅拿了串鞭炮去门口放了,噼里啪啦的响声,林桃给玥玥戴上了她织的毛线帽,帽子上面还有一对耳朵,看着可爱极了。

吃过了年夜饭,一家人便坐在一块儿聊天,吃着果盘里的碰过和桂圆,磕着瓜子。女人聊女人的,男人们聊男人们的,玥玥则是乖巧地玩着积木,把积木搭起来,又推倒。

李成蹊跟男人们聊天的时候,手上剥着瓜子,也不吃,等剥了不少之后,才拿到林桃面前,给她吃。

爆竹声声辞旧岁,锣鼓阵阵迎新年。

又是新的一年,初一在家里待了一天,这种日子出去了也没地方玩,大家都是家里休息着呢,就连百货大楼、供销社、国营饭店,那也得过几天才开门大吉。

一开始林桃也担心爸爸过来了会不习惯,没想到他跟舅舅特别聊得来,趁着过年期间放假,舅舅带着爸爸吃完了早饭就出门去。

上海的老弄堂里,很多老大爷们摆了棋局,凑在一块儿下象棋的。听说有个地方,一共还设了十道关卡,谁要是能够一连把这十道关卡都破了,就可能得到奖励——一本听说很厉害的棋谱。

一直到了初五,李成蹊跟林桃说,今天是他妈妈陆向春的忌日,他想带着林桃和玥玥去拜祭妈妈。

林桃知道李成蹊的妈妈死的早,在他小时候就死了,却没有想到,竟然是正月里没的。

在万家灯火,家人们欢聚一堂的正月里,李成蹊却永远的失去了他的母亲。

就是现在想起来,林桃心里也揪得难受。

林桃握住李成蹊的手,他的手很宽大,修长,自己的手反而小小的,刚握住他的手,就被他给反握住了。林桃抿唇,说道:“好,我们都去看看妈妈。”

“你把棉袄穿上,我先带你去个地方。”李成蹊说道。

林桃不知道是去哪里,但是她丝毫不担心,上楼把棉袄穿上,再下来的时候,李成蹊手上已经拿了个饭盒。玥玥在跟外婆和舅妈她们玩儿,外面冷,就不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

林桃和李成蹊出了门,扑面而来的一阵冷风。

上海和湘城差不多,都是进入了正月里,才真正冷起来的。李成蹊帮林桃把脖子上的围巾往上面拉了拉,挡住了她大半张脸:“这样就好点了。”

又牵着林桃的手,放进自己大衣的口袋里,他的手热乎乎的,像个暖炉子。林桃觉得,她好像一点儿都不冷了。

明明两人都结婚好几年了,连女儿都有了,可这个样子,林桃还是会跟以前那样,心跳的快一些。

李成蹊带着林桃往弄堂里走了一会儿,来到一栋二楼房子面前,外面是栅栏式的大铁门,可以看到院子里,李成蹊叫了声:“洪大爷。”

没多会儿,就有人来开门了,是个穿着军大衣的老大爷,头发半白了,见到李成蹊立马就笑了:“成蹊,是成蹊来了啊!今年晓得回来过年了?这是你家属吧?来来,快进来。”

“这不是部队那边探亲假不好请,没办法年年都回来了。”李成蹊牵着林桃进来。

“那也是的,当兵了就是这样,当初我们远在湘城,根本都回不来。”洪大爷说道。

林桃这才知道原来洪大爷以前是湘军,难怪他说话的时候带着股湘城那边的口音,听着还挺亲切的。

洪大爷得知林桃是湘城的姑娘,不停地说:“湘城姑娘好啊,好啊……”

“你们先坐会儿,我去摘花。”洪大爷招呼了一下他们,就去摘花了。

他走起路来的样子有些怪异,林桃不禁多看了一眼,不过猜到洪大爷可能是打仗的时候脚伤到了,所以才这样。

林桃问李成蹊摘什么花,李成蹊干脆带着林桃一起去看,原来洪大爷养了一个花圃,因为到了冬天,所以弄了个棚子给养起来了,否则花容易冻死。走进花圃里,立马就有了春意盎然的感觉。

花圃里养了至少十来种的花,一些开了,一些没开,开了的花争奇斗艳,各有千秋。林桃置身花圃,觉得眼睛都看花了,这些花也太好看了。

洪大爷给李成蹊剪了一束百合花,用旧报纸包上,说道:“去吧,拿去看你妈妈。”

“谢谢洪大爷,大爷,我把我舅妈做的熏鱼放桌上了,你等会儿记得吃啊。”李成蹊道。

洪大爷笑了声,虽然已经不年轻了,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声音却格外豪爽洪亮:“哈哈哈,你这小子,永远都这么上道。”

从洪大爷家里走出来,李成蹊则是跟林桃解释着:“洪大爷特别喜欢吃舅妈烧的熏鱼,妈妈生前喜欢百合花,所以每次我去祭奠,都会带一束百合花去。洪大爷这里养的有百合花,我就拿熏鱼跟他换。”

洪大爷养了几十年的花了,从前李成蹊还没去部队之前,每年都会回上海,每到了初五这天,就会拿着熏鱼,过来跟洪大爷换百合花。

林桃点点头,又问:“洪大爷养这么多花,是拿来卖吗?”

李成蹊摇摇头,跟林桃说了一个故事。

原来当初洪大爷在湘城当红军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湘城姑娘,听洪大爷说,小姑娘长得可好看了,水灵灵的,他们这群受伤的红军在村里养病,就是小姑娘照顾的他,走的时候,小姑娘还摘了一把山上的野花给他。他们约定好了,等战争结束,他就回来娶她。

可是后来战争结束了,洪大爷再去村子的时候,才发现曾经那个民风淳朴的村子,那个妇女们洗衣服,男人下地,孩子们去放牛的村子,早在他们走了没多久,就被敌人给屠村了。

因为敌人来到这里,逼问他们伤兵们往哪里走的,没一个村民愿意说,他们死死咬着牙,面对敌人的枪炮一个字都不告诉他们。哪怕是死,也不能把保卫他们为了祖国而战斗的军人们的行踪告诉敌人。

后来洪大爷在战场也受过伤,断了一条腿,后来新华国解放了,敌人被赶出了华国。洪大爷回到上海,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结婚,他之所以养花,是因为那个住在他心里,活在他心里的湘城小姑娘喜欢花。

听到这里,林桃的眼眶不禁湿润了,她眼含热泪的回头看了一眼那栋房子。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觉得洪大爷走起路来有些怪怪的。

在那个战争年代,有太多太多的人因为战争没能在一起了。

爱人阴阳两隔,亲人骨肉分离,战火纷飞的年代,是残酷的战场。好在,这一切都好起来了。

希望此后万万年,华国国泰民安。

作者有话要说:  勿忘国耻

感谢在2021-08-18 11:54:21~2021-08-19 11:03: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的季节 5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草莓兔子熊 20瓶;红袖添香 10瓶;柠檬不萌 5瓶;呦耳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