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99章 99
今天钟静下班之后回到家里, 周文已经在家里等着了。

当时他么都没说,等到钟静做好了晚饭,两人平静地吃完了晚饭之后, 周文就向她提出了离婚。

钟静问:“为么?”

周文说:“这次来的新老师里, 有当初北大的那个人吧?”

周文的话让钟静觉得她很冤枉, 她搞不明白, 为么周文会认为她跟谢琮之间还有么?当初决定嫁给周文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决定放下以前的事情了。

她解释, 说之所以不主动告诉周文,是怕他受不了。

周文反问她,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是吗?我自卑,我敏感,我害怕被别人知道我现在的境地。

两人因为这事吵了一架,周文咬死了要跟钟静离婚。

钟静跑出门, 自己在海边走了一圈, 可是心里的委屈始终抑制不住。她想起当初周文被下放的时候,他们家人都在劝她, 要不跟周文离了,她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自己的工作, 陪着他一起来到嵊山岛。

她陪着他出海打鱼, 闻以前受不了的鱼腥味, 她一句怨言都没有。

现在就因为谢琮来了, 而他连一句解释都不听,就认定自己跟谢琮之间有么了吗?

钟静说到这里,眼中涌出热泪,伸手擦拭掉:“林老师……当时跟你解释我和谢老师之间的事情时, 我故意把我和他的那一段给隐瞒了。是因为我觉得那件事情已经过太多年了,我都已经放下了,与其说出来,不如就当没发生过,不太愿意提起,真是不好意思了。”

“我在这边其实也没有么朋友,这种事情我也不太愿意跟徐老师和陈大姐说,想了想还是来找了你……真是太麻烦你了……大晚上的,还得听我说这些糟心事……”

“钟老师,你别这么说,你也说了,我们都是朋友,朋友之间,不就是这样的吗?如果我遇上了么事,我也会想着找朋友出出主意的。”林桃说道。

她轻抚了抚钟静的背,叹了口气,说道:“钟老师,你先别太伤心了,你跟谢老师之间,我们学校的老师都看在眼里,你们两个人都是清清白白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作证。”

“谢老师为么过来我不清楚,就算他还惦记着当年的事情,可这种事情不是一厢情愿的。钟老师,要不然这样吧,我跟你回一趟家,我跟周文解释一下这件事。”

钟静有些迟疑,说道:“可他那个人……怕是说不通的。”

林桃却说道:“钟老师,其实我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这样的。”

“故意?”钟静不解。

“嗯。”林桃点点头,“现在岛外面运动闹得很厉害,其实成蹊前两天就跟我说过,岛上很有可能又要掀起一阵风浪了。我当时看校长么都没说,觉得应该没么,不会影响到你。但是结合周文的事情,我怀疑他可能是听到么风声了,所以想在此之前,跟你撇清关系。”

“之前谢老师没来的时候,他不是就开始跟你吵架了吗?但是当时他还没有彻底想好到底应该怎么办。谢老师过来了,这让他觉得,哪怕你跟他离婚了,也会有个依靠,所以他就放心了,彻底跟你提出离婚。”林桃说道。

这回李成蹊说起运动的时候,表情是很严肃的,组织上开会时特地提到了这件事情,说明这回的确很严重。

“当然了,这也是我目前的猜测。”林桃说道,“一开始我并不太确定的,因为我对周文并不了解,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么样的人。可是刚刚你提到,当初你因为谢老师的事情,到底很多人都误解了你,可是周文还是跟你结婚了。”

“从这一点看来,周文他心里肯定是有你的,还有你说的,你们结婚这些年来,他一直也很好。哪怕是后来你们被下放到了嵊山岛,他也一直觉得是他对不起你,很照顾你,怕你委屈。那为么,从半年前开始,他突然变了呢?而且在谢老师来的前一段时间,他又对你好了,谢老师一来,他又突然提出离婚。就算是误会了你和谢老师,至少也要听你解释,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他连解释都不听,这说不通。”

“不管怎么说,都得把这件事情说开吧。”林桃说道。

钟静原本是当局者迷,她被周文误解,心里伤心至极,却没有考虑过林桃说的这个可能。

现在仔细一想,觉得挺有道理,会是这样吗?

林桃跟这钟静一起回了家,进门前,林桃让钟静先在门外等着,自己先进跟周文说。要是钟静进,周文说不定为了刺激钟静跟他离婚,又说出么违心的难听的话。

林桃走进,周文正瘫坐在地上,手里抱着个酒瓶子,脸上喝得通红。

曾经的文化人,如今看着真的就跟渔民一样,比渔民还要颓废。

“周老师。”林桃叫了一声。

周文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林桃,从地上爬起来,问:“林老师,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谈谈。”林桃说道。

“如果是谈谢琮和钟静的事情,就没么好说的了。”周文直接下了逐客令。

但是林桃不在乎,她继续说道:“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钟老师的为人,别人可以误会钟老师,但是你不能,你这样误会她,无疑是往她心口戳刀子。谢老师来了这么久,我们所有老师都看得见,钟老师和谢老师之间么都没有。”

周文的表情痛苦:“你说得对,我就是这样,是我害的她,是我害她变成这样的,要不是我,她不会来这里吃苦。”

林桃摇头:“你还是不懂,要是钟老师不愿意她从一开始就不会来了,她为了跟你在一起放弃了那边的一切,她跟你说过她苦吗?你为了让你自己不难受这样说钟老师,她会好受吗?你就是这么对待跟你共患难的妻子的吗?”

“可我不这样,我能怎么样呢……政委早就找过我了,提醒我要做好再次被下放的准备。这次是嵊山岛,下次是哪里?是清水岛?那里么都没有……我已经让钟静跟着我吃了一次苦,受了一次罪了,哪里忍心再让她继续跟着我过这样的日子……”周文痛苦地说道,眼睛红了。

所以他在之前才会故意找钟静吵架,就是为了给离婚的事情做铺垫。其实林慧说的那些事情,他根本就不在乎,他都已经成了这样了,还在乎么呢?

他就只在乎自己别再继续拖累钟静了,钟静是个好女人,不应该为了他吃这么多的苦。

林桃看他这个样子,叹了口气。

她果然没有猜错,周文是觉得这样对钟静好,所以才提出离婚的。

就在这个时候,钟静推开门走了进来,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她说道:“周文,当初你刚被下放的时候,我跟你所过你忘了吗?”

“没有。”周文摇了摇头,“你说,再苦再难,咱们两个都要一起熬过。”

“那句话依然作数。”钟静说道,表情坚定。

当初周文在所有人的闲话和口水当中,跟她结了婚,穿过人群牵住她的手,从那时候她就决定了,两人永不分开。

同患难,共甘苦,夫妻本是一体。别人说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不管,因为她不会这样。

………………………………

钟静和周文两人说开了之后,重归于好,在这种时候,林桃就不好再继续凑热闹了。

钟静送她到院门口,被林桃叫住了:“行了,你就送到这里就好了,我拿了手电筒的,自己一个人能回。”

“林老师,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钟静诚恳道,要不是因为有林桃,或许她跟周文之间的误会,没有那么容易解开。

林桃摇摇头:“我只是让你们两人都说开了而已,最要紧的,是你们两个人对彼此的真心。你和周老师,都是重情重义的人。”

林桃从渔村回到家里,已经快要八点了。

李成蹊和林常海岳婿两人,带着玥玥已经在外面走了一圈,早半个多小时之前就回到家里了。

回到家里没多久,玥玥就开始犯困了,李成蹊和林常海一起给玥玥洗了个澡,这才让她睡了。

林桃回来,李成蹊正坐在床上等着她,见她回来,问道:“林老师,事情都解决好了?”

林桃将外面的薄开衫脱掉,用衣架挂起来,坐到床上。

问道:“你知道是么事情啊?”

李成蹊将书合上,说道:“钟老师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眼睛有些红,应该是刚哭过,肯定是跟她爱人吵架了。小吵小闹没必要来找你,肯定是遇上大事了,又没人商量,所以来找你说这事。该不会她爱人要跟她离婚?”

林桃听得咋舌。

李成蹊可不知道钟静和谢琮的那些事情,而且当时钟静还特意没走进院子里,就在院门口,而李成蹊站那么远,她以为李成蹊看不出来呢,没想到他么都看到了。

不仅么都看到了,还猜到了。

林桃朝着李成蹊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手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哼道:“你属半仙的啊?怎么么都猜到了?你不当参谋长可真是屈才了。”

李成蹊眼中露出笑意,伸手握住林桃伸过来,掐他脸的手,将她的手握在手掌心。

李成蹊的手掌宽厚,手指修长,林桃的手很小,被他全部包裹住。

他说道:“我是军人,可是反封建迷信的,我也不是猜的,这种事情随便推理一下就能知道了。钟老师的爱人,肯定是因为运动的关系,想要保护她,所以才提出离婚的吧。”

“是,你真是门都不出,就能知道天下大事了。”林桃调侃道。

想起周文和钟静,又叹了口气:“不过,看到钟老师和周文之间的感情,我还挺有感触的。当时我就想了一下,成蹊……要是遇上这种事情的是我们两个,你一定不要想着是为了我好,就把我一个人推开,不管有么困难,我们都要一起面对,好吗?”

林桃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在李成蹊的脸上,二人的目光纠缠在一起,带着赤诚与真情。

李成蹊伸手将林桃拥入怀中,下巴抵在林桃的肩膀上,细细摩挲着。

灯光下,两人的影子纠缠在一起,屋内静悄悄的,除了玥玥平稳的呼吸声,就是李成蹊和林桃两人的,林桃听见李成蹊的心跳强而有劲地律动。

李成蹊说道:“好,我们一起面对。不过,阿桃,你放心,我不会让我们一家人遇到那样的事情的,我在咱妈坟前说过,会保护好你。”

“嗯。”林桃点点头。

有了李成蹊的保证,她的心平稳落了地。

其实他们的日子一直都过得挺惬意的,运动也与他们无关。林桃就是看到钟静和周文那样,忍不住想起了他们而已。

就算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林桃也想跟李成蹊说明白,她会永远陪在他的身边。

林桃抿唇笑了笑,从李成蹊的怀里挣扎了一下,打算洗澡了。

她刚从外面回来,都还没有洗漱呢。

可是刚起了个身,就被李成蹊重新抱回怀里。林桃跌坐在李成蹊的腿上,朝他看了一眼,见他眉眼带笑,凑过来,亲了亲她的嘴唇。

自从林桃当上了教导主任之后,的确比从前要忙了,回来之后再配陪玥玥,跟李成蹊独处的时光没之前那么多了。

但是这会儿,林桃还没洗澡呢,林桃推了推李成蹊,说道:“等下,我还没洗澡呢,再折腾下,该熄灯了。”

“我点煤油灯陪你。”李成蹊出主意。

只不过被林桃直接给拒绝了:“不行,煤油灯太暗了,我不习惯。”

上回她就是洗澡洗完了,李成蹊拎着煤油灯过来给她照亮,那回是没办法,这回她可不愿意了。

林桃不愿意,李成蹊的主意落空,便松开她,主动给她倒洗澡水。将开水壶里的热水和冷水掺到一起成了温水,水温用来洗澡正好。

林桃进洗澡,夏天里基本都是一天洗一次的,加上她不爱出汗,身上干干净净的,很快就洗好了。

穿上干净清爽的衣服,刚走出来,海风吹在身上可凉快了。

进了屋里,林桃将门锁上,李成蹊已经在床上等候了。林桃见他这样子,觉得好笑,平时在外面多严肃多稳重呢,偏这件事情上就猴急。

林桃上了床,李成蹊抱住她亲了亲,手刚准备解开衣服的纽扣,小床上就传来了动静。

林桃和李成蹊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就见玥玥伸手揉了揉眼睛,朝他们看着,笑了笑,伸出双手来,口齿不算清楚地说了句:“抱……”

李成蹊:“……”

林桃:“……”

林桃愣神了一会儿,接着便忍不住想笑,这孩子醒的可真不是时候。见李成蹊身体僵硬,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样子,林桃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这才起来,抱起了玥玥。

估计是玥玥今天睡得太早了,刚刚有一点响动把她吵醒了。

这会儿她可精神好得很,闹着要跟李成蹊玩。

李成蹊挺无奈的,但面对闺女,也只能陪她玩了。小家伙醒过来了,再想让她睡有点困难,最后闹到了十点钟,李成蹊拿出了一本书,开始给她念书,可算是把她给念睡着了。

但到了这个时候,林桃也是累得不行了,犯困得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李成蹊就是心里再想,也舍不得再折腾她,亲了亲就让她睡觉了。

运动果然很快就在岛上盛行了,组织上要把周文下放到清水岛,那儿在搞开发工作,条件艰苦。

钟静辞了学校的工作,跟周文一起清水岛。

他们在这儿房子里,还养了不少的鸡、鸭、鹅、兔子、羊,还有一些菜,这些都带不走,钟静给自己在渔村里关系好的几个朋友分了一些,剩下的大多都留给了林桃、陈水芬和徐玉婷。

徐玉婷和林桃家里都养了兔子,就不再需要兔子了,陈水芬拿了要了兔子,毕竟上回林桃炒的兔肉,他们一家也吃过了,那滋味贼好。

郑有德还惦记上了,就是他们家也没养兔子,吃不上,现在正好养上兔子,到时候吃兔肉。

林桃吃过陈水芬做的铁锅炖大鹅之后,一直想养鹅,但是还没开始养,这会儿干脆就把鹅给养上了。羊也留在了林桃家,林常海小时候养过羊,正好能养羊。

鸡和鸭就了徐玉婷家里,徐玉婷从不养这些的人,也开始养起来了。

不过她怕那些鸡和鸭子,会把她养的花给啄坏,所以特地让王元亮给自己的花围了起来养着,保护住。

陈水芬说道:“徐老师也养鸡和鸭了,能养好吗?”

徐玉婷没所谓道:“有王元亮呢,他不会让我操心这些的。”

林桃听得好笑,其实啊,王元亮宠徐玉婷,可是徐玉婷心里也是有王元亮的,也会关心他。但是她这个人说起话来就这样,导致外面很多人说徐玉婷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替王营长着想。

对此,徐玉婷只有一句话:“周瑜打黄盖,要你们管啊?”

为了家里新来的成员——养,李成蹊还弄来一点水泥和砖头,砌了个羊圈,就在兔子窝旁边。

林常海早上跑步的时候,顺便就割一竹篮子的青草,拿回来给羊吃。

玥玥还是头一回看到羊呢,可好奇了,从羊刚进了自家门开始,她就失了跟小兔子玩的心思,一门心思研究羊了。

郑红星也是,时不时就来家里看看羊。

林桃说道:“钟老师后天就要走了,咱们明天把东西还有钱和票都准备好,明天晚上就送过吧。明天在码头上的时候人太多,再给就不方便了。”

陈水芬和徐玉婷都点点头,徐玉婷说道:“嗯,那等明天我下班之后,把东西准备好,就来跟你们一起。”

三人就这么说定了。

这回钟静和周文清水岛,那边肯定么都缺,这边能带走的东西有限,于是林桃她们三人都商量好了,给钟静准备好。

钟静把这些家禽送到她们这儿的时候,么都不肯收,但是她们不能真的么都不送。朋友一场,能帮多少就帮多少。

第二天晚上,林桃就和陈水芬、徐玉婷了钟静的家里。

钟静和周文已经在收拾东西了,看着这个他们生活了三年多的房子,刚来的时候觉得可真破,她和周文都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破的房子。

后来这里成为了他们的家,他们在一起,一点点从有到无,把这里弄得虽然简陋,但是温馨。可是现在,他们又得走了。

收拾东西的时候,好像么都有回忆,么都舍不得,都想带走,可是能带走的就那么些,总有一些东西要留下。

从前热闹的院子,如今已经么都没有了。

钟静听到敲门声,朝周文说道:“我看看是谁来了。”

知道他们要走了,最近上门来的人也挺多的,他们夫妻俩的性格好,在渔村里也有不少朋友,知道他们要走了,都挺舍不得。

钟静将院门打开,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林桃三人。

不光是如此,她们三个还带了不少的东西,大包小包的,钟静诧异:“林老师,徐老师,陈大姐?你们怎么来了,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这是做么啊……”

林桃说道:“你要走了,我们肯定得送送的。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到时候需要的,不管怎么说,你一定得收下。”

徐玉婷说道:“就是,否则你的那些鸡和鸭子,我可不要的啊。”

陈水芬道:“妹子,清水岛那边可不比咱嵊山岛,没有供销社,买点东西都困难,你别不好意思,这都是咱们的心意,你得拿着。”

周文也走出来了,看着这些东西,和钟静一样,都忍不住红了眼眶。他其实一直都知道的,林老师她们是真心把钟静当朋友的,并不像林慧说的那样。

钟静擦掉泪水,哽咽道:“好,我拿着,我拿着……”

现在钟静和周文的身份特殊,林桃几人也不好一直在他们家逗留,送过了东西,又交代了几句之后,三人就回家了。

第二天的时候,钟静和周文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坐船走了。

他们坐的还并不是客船,是那种打渔的小船,因为身份的缘故,已经不能坐客船了。小渔船在海上飘飘摇摇,渐渐地消失不见了。

钟静和周文坐在渔船上,一个朝着渔村的方向,一个朝着学校的方向,不停地挥着手……

嵊山学校。

林桃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着谢琮的背影。

“谢老师,钟老师走了,你打算么时候回北京?”林桃问道。

既然谢琮是为了钟静而来,而钟静坚定不移的选择了周文,按理来说,谢琮也该走了。与其等到谢琮突然来说这件事情,林桃还不如早点问,早点把事情给安排好。

一下子又要损失掉两个优秀老师,还挺肉疼的,还好这回新来了四个老师,哪怕走了钟静和谢琮,大家稍微忙一点,也能忙得过来。

谢琮听到林桃的声音,收回了眺望远方的视线。

他摇摇头,说道:“不走了,就留在这里教这群孩子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2 10:50:21~2021-08-13 09:48: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兔肥待啃 3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的季节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柠檬不萌 30瓶;甜井宝宝 20瓶;怨男1 10瓶;风衣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