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93章 93
两人聊了没一会儿之后, 陈水芬也加入了她们。

“徐老师今天也过来了啊?”陈水芬说道。

林桃见陈水芬是一个人来的,身后没跟着郑红星,便问道:“红星呢?”

平时陈水芬过来, 郑红星肯定是跟着的, 因为他要来跟妹妹一起玩。

陈水芬说道:“跟他哥出去野去了, 过几天不是又要开学了吗?趁这几天, 让他们多玩玩算了。”

红星今年刚五岁,读一年级算早的, 不过也能去读了。按照陈水芬的话就是,与其让这个小兔崽子在家里惹是生非,还不如早点送到学校读书去,至少还能多认几个字回来。

几人聊了些别的,林桃想了想,还是跟她们说了金萍萍的事情。

上回范建树还没有落马,而金萍萍让她不要去举报范建树的事情, 她回来之后也没打算跟李成蹊说那事, 干脆也就没跟徐玉婷和陈水芬提。

否则她们明知道范建树这种缺德人做了缺德事,可是却得不到应得的报应, 说出来也只是让她们跟着生起。

这回范建树落马了,她才说起了那事。

陈水芬和徐玉婷听到这事, 都来了精神, 实在是这事太大了, 也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料。

想想看当初金萍萍带着范建树来岛上那会儿, 多神气啊,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金萍萍找了个,在教育局当主任的对象。又是说结婚之后去住新房子,又是说范家对她多好的。

她们都以为金萍萍嫁给范建树之后, 日子过得不错,哪里知道这里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算起来,开年的时候结婚,到现在也才半年多的时间而已,就闹成这样了。

金萍萍虽说有时候也令人讨厌,但这种事情,陈水芬和徐玉婷都是在骂范建树。

陈水芬咬着牙骂范建树果然是‘犯贱’,真不是人,真就跟马阉人一样的玩意儿,骂完了之后又叹了口气,说道:“那金萍萍就这么走了?她一个女人,肚子里还揣着个孩子,如今这个世道……哎,想想看也挺可怜的,是个苦命的人。”

金萍萍的身世陈水芬也是知道的,否则她一开始也不会说去给金萍萍介绍对象,就是觉得金萍萍从小没爹没妈的,看着可怜。哪里知道金萍萍的心气和眼光都挺高,还看不上她介绍的那人。

当时徐玉婷跟金萍萍就很合不来,如今金萍萍遇上这样的事情,她也觉得挺可怜,但说来说去,说到底还是金萍萍当初自己选错了人。

相了那么多次亲,这个看不上,那个不喜欢的,挑来挑去选中了范建树,以为进了福窝了,没想到是个狼窝,范家那一大家子,是真不把金萍萍当人了,恨不得把她吃得骨头都不吐出来。

陈水芬说道:“是啊,就说之前处的那个多好啊,当时她要是跟那个成了,这会儿日子过得还不知道多好。现在那个小陈,都已经结婚了,对方还是宣传部的女兵,人长得也挺漂亮的,把家里老娘也接过来了。说是身体不好,其实也不用他们怎么照顾,反而到时候还能给他们带孩子。”

因为金萍萍的事情,几人都十分的唏嘘,又辱骂了像范建树那样的男人,就连之前的马德彪也被拉出来,被狠狠臭骂了一顿。

陈水芬骂的最狠,她这人性子很直,女人也最了解女人的苦,她的心里也是向着女同胞的。她骂的咬牙切齿,要是范建树和马德彪在这儿,她估计都恨不得去踏上一只脚。

林桃说道:“不过这回她能够站起来主动去举报范建树,也算是很不错了。”

徐玉婷也赞同:“这倒是真的,这点我也挺欣赏她的,不过想想也是,就金萍萍那个脾气,也不是个吃了亏能忍的,这事像是她能做出来的。”

陈水芬说道:“也得亏她能这样做,犯贱那个人估计也没想到吧,以为找了个没有依靠的人,能够让他们家摆布了,没想到是个硬茬,真惹急了,就跟他拼了。”

这也算是陈水芬欣赏金萍萍的一点,她的性格不讨喜归不讨喜,但不是个能吃得了亏的人,真遇上事了,就敢跟人硬碰硬,或许就是因为金萍萍打小没爹没妈,被人欺负惯了,所以学会了这样保护自己。

但凡范建树要是娶得是别人,那人能不能做到像金萍萍这样,都不好说。很有可能,真就像范家人想的那样,一辈子受他们家的人摆布了,在他们家忍气吞声,就这么过一辈子。

想到这事,陈水芬就气得咬牙切齿。

三人就着金萍萍的事情聊了一会儿,就换了别的话题,毕竟糟心事不能一直说,说得多了影响心情。

几人聊了一会儿,在天黑之前,徐玉婷和王元亮带着小清明走了。玥玥似乎还挺舍不得的,一直冲着小清明笑,想要跟哥哥继续玩。

等到他们一走,李成蹊就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怎么觉得玥玥好像很喜欢跟王清明玩?他们要走时,她还拉着王清明的衣服,不然他走。”

最主要的是,王清明那个臭小子反而还兴致缺缺,对他家玥玥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这像话吗?

他们家玥玥这么玉雪可爱,王元亮他儿子,凭什么不愿意跟玥玥一起玩?

尤其是刚刚林桃和徐玉婷、陈水芬三人一起在院子里面聊天的时候,他就和王元亮在家里带孩子,一直都是小清明自己一个人玩,玥玥则是像块牛皮糖一样,等一会儿就黏上去,还要抱小清明。

还在小清明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结果小清明还‘嫌弃’的用手擦了擦脸上玥玥留下来的口水。

自己捧在掌心,一天恨不得亲个十几次的闺女,主动亲了别人家的臭小子,结果别人家的臭小子还这个反应,李成蹊这个老父亲可被气得不亲。

关键王元亮在旁边看到了,还调侃,说当时跟你说咱俩家定个娃娃亲你还不同意,你看玥玥不是挺喜欢我们家清明的吗?还亲他了,你快看。

王元亮的嘚瑟,换来李成蹊的一记眼刀,真恨不得好好教训这人一顿。

他把玥玥抱进怀里,警告他:“管好你家儿子。”

可玥玥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被他抱起来之后,还不高兴,非要去跟小清明一起玩,可把李成蹊给气坏了。

可没办法,他要是不让,玥玥就委屈地扁起嘴来。小家伙最会用这一招了,那张粉嘟嘟的小脸,嘴巴一扁的委屈样,甚至比直接掉眼泪还要让人心疼。

最后李成蹊只能让玥玥继续去跟小清明一起玩儿,自己则黑着脸在旁边看着。要是玥玥还要再亲小清明,他会第一时间制止。

还好玥玥后面也没那么不让人省心了,没再继续主动亲小清明。就是跟小清明玩儿的时候,乐得跟什么似的,笑得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

王元亮就在一旁看着,一边看一边笑,觉得自家儿子可真是出息了,同时希望这臭小子将来长大之后可以抓把劲,能把小玥玥拐回家里,给自己当儿媳妇去。

小姑娘可稀罕人了,他和徐玉婷夫妻两都格外喜欢。

………………………………

林桃看着李成蹊臭着脸,跟她说起刚才的那些事情,又无奈又好笑,笑道:“李团长,你说你也真是的,小清明才多大啊,一岁半都不到呢,他们两个小孩子,能懂什么呀,你就吃他的醋了?”

见李成蹊还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林桃无奈,只能继续哄他:“玥玥哪里懂这些呀,就是小孩子都喜欢跟比自己大的孩子玩,玥玥也喜欢跟红星玩啊,每次红星过来,她不是照样高兴吗?玉婷还经常跟我说呢,清明会走以后,就想跟别大小孩儿一起玩,不过别人也看不上他,嫌他太小了。至于亲亲这回事,她就更不懂了,保不准是你在家里总是亲她,她就学会了呢?而且小孩子之间亲一下,这有什么,李团长,你都是一团之长了,还因为这种事情生气啊?”

林桃发现,有些时候,男人也是需要哄的。

就好比李成蹊吧,很多时候在林桃眼里是无所不能的,他成熟、稳重,林桃有时候遇上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的事情,会主动去问他的意见。

可就是这样的男人,也有孩子气的时候,也得哄,就好比现在。

林桃说完了之后,李成蹊的脸色倒是没有那么不好看了,但是看着坐在小床上玩小布偶的玥玥,他决定还是得就着今天这件事情好好的‘教育教育’她。

李成蹊一本正经,面色略微严肃的对玥玥说道:“玥玥,爸爸跟你说,你可以跟王清明一起玩,但是不可以主动亲他,听懂了吗?不光是不可以主动亲他,别的臭小子主动亲你,你也不准。”

林桃站在旁边,又好笑又无奈地听着李成蹊这个老父亲在给女儿上课。

虽说李成蹊这些话说的没错,这也是将来林桃打算告诉玥玥的,只不过,现在玥玥连一周岁都还没到……

确定能听得懂吗……?

玥玥显然是听不懂的,手里拿着小布偶,呆呆地看着爸爸自己说话,眨了眨大眼睛,然后凑到爸爸身边,抱住爸爸的脖子,吧唧一口就亲在了爸爸的脸上,亲完了之后,玥玥又自己跟自己去玩了。

林桃笑着问道:“怎么样?气消了吧。”

李成蹊:“……”

说实话,想起王元亮和他儿子,还是有些生气。可是闺女实在是太让人喜欢了,年纪这么小,说了她也不懂,李成蹊只能作罢了。

不过被玥玥主动亲了一口,李成蹊这个老父亲心里头还是挺高兴的。晚上玥玥吃完奶,想要睡觉的时候,被李成蹊抱在怀里哄着睡。

没多一会儿,玥玥就进入了梦乡。

小家伙醒过来的时候可爱归可爱,但是闹腾,睡着了之后安安静静的,睫毛又长又卷,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嘴角还往上扬了扬,笑得开心。

李成蹊想要在玥玥脸上亲一口,可是想到之前林桃说的话,还是忍住了。

从今往后他还是得克制一点,玥玥年纪小不懂事,他作为爸爸得以身作则。

不过,女儿是不能亲了,躺在身边的媳妇儿还是亲的。

莫名就被李成蹊亲了的林桃,伸手在李成蹊的腰间掐了一把,嘟囔道:“你别闹了,现在还早,我还没洗澡呢。”

而且林常海还在郑团长家里下棋,等会儿回来的时候,要是听见他们里面的动静,像什么话?

好在李成蹊也没想着这么早就折腾人,在林桃的唇上亲了亲,就松开了她。

等到八点多林桃洗好了澡之后,两人躺在床上,途中李成蹊又下床去了客厅一次,明面上是去倒水喝,只不过在听到隔壁的呼噜声之后,再次进了屋,将门落了锁,上了床就开始折腾人了。

林桃任由他去,到了动情的时候,便搂着他的脖子,轻声的哼哼。

上回李成蹊知道王元亮去卫生所拿了避孕套之后,直接就从他那里拿走了一大半,这会儿还没用完呢。

倒是王元亮前两天跟他说了这事,问他以后要拿避孕套,能不能自己去卫生所拿,别从王元亮那里拿。

因为上回王元亮拿的避孕套挺多的,结果大多数都到了李成蹊这里了。可是卫生所的医生不知道啊,等他家里的避孕套用完了,不得不再去卫生所拿的时候,他都还记得那个医生看他的表情,眼中充满了震惊。

那么多的避孕套,这么快就用完了,一天少说也得用十来个,还得是每天都用,不带休息日的。这……这也太可怕了点。

王元亮本来就有点尴尬了,结果他走的时候,那医生还问了一句:“王营长,你身体还好吧?我看你最近眼睛下面有些乌青,是不是体力不支了?年轻人还是得稍微克制一点才行……我这儿有个方子,要不你拿回去让徐老师给你补补……?”

王元亮:“……”

他眼睛下面乌青,那是因为王清明这臭小子大晚上的总尿床,他大半夜得起来给他换尿布!

…………………………

欢愉过后,林桃靠在李成蹊的怀里,气息有些不稳,李成蹊伸手帮她轻抚着后背,一脸的餍足。

刚刚林桃到了巅峰时动情的模样,实在是太诱人了。

“好点了没有?”李成蹊问道。

就是林桃每次到了之后,都得花好一会儿的时间才能缓得过来,那种像是触电一般,浑身发麻的感觉。

林桃哼哼了一声,气息平稳了一些,靠在李成蹊的怀里,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林桃要去学校一趟,给新来的老师们开欢迎会。

林桃便提议要不每个老师从家里都带点儿吃的过去,大家到时候边吃边聊,气氛也能轻松融洽一些,不像普通的欢迎会那样,一来就是介绍自己,然后坐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提议全票通过了,于是第二天的时候,林桃就炒了个麻辣兔丁,怕几位新来的老师吃不了太辣,林桃特地只放了一点点的辣椒,就是增加点味道罢了。

还炒了一碟海瓜子,毕竟是在学校里面,汤汤水水的拿着也不方便,这种可以当零食吃的,拿着过去会比较方便一些。

徐玉婷和钟静的想法和林桃的也差不多,两人做的都是比较方便的菜,别的老师也一样。大家都很期待看到几个新老师,所以来的也比较早,到的时候四个新老师还没到。

这儿的几个老师里,也就只有林桃和校长已经见过新老师了,另外几个老师都还没有见过,徐玉婷和钟静也挺好奇,挺期待见到他们的。

没过多一会儿,他们就来了,新来的四个老师也准备了自己家乡的特产,一起带过来了。

三个小姑娘走在前面,秦灵虽然跟赵小琴和任莹刚认识一天,但因为年纪相当,已经融入到一起了。

谢琮比较稳重,默默跟在她们后来,走了进来,朝大家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林桃发现坐在她身旁的钟静,在看到谢琮走进来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这种表情肯定不是看到头一回认识的人才会有的,而且也不是惊喜,而是一种惊讶。

而且,谢琮在一走进教室的时候,视线就落到了她们这边。

林桃很清楚,谢琮看的不是她,更不可能是徐玉婷,徐玉婷一看就不认识谢琮,还在拉着林桃说这几个新来的老师看起来好年轻呢,还主动去跟几个新老师说话去了。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谢琮看的人是钟静。

林桃不解,难道钟静认识谢琮?

谢琮这次过来,难道是为了钟静?

她心中有了这样的猜想之后,便更加注意到了钟静和谢琮两人之间的不对劲。谢琮哪怕在跟大家介绍自己的时候,视线也会有意无意的落在钟静的身上,而钟静却没有往谢琮身上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新老师们的自我介绍过后,便是林桃她们的自我介绍,毕竟人家新老师们刚来,不介绍一下自己,别人也不认识。

林桃倒是不用介绍了,今天是她去接的人,新老师们也都认识了。不过几个新老师之前还不知道林桃就是教导主任,以为跟他们一样,也就是一般的老师。

所以在校长介绍林桃是教导主任的时候,谢琮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波动,那几个女老师都挺惊讶的。

只不过这种惊讶里,并没有不好的例如‘嫉妒’之类的成分,而是很吃惊林桃这么年轻就能当主任了,同时更加佩服林桃。觉得她肯定是有相应的能力,才能够坐到主任的位置。

校长也说,林桃可是嵊山学校的优秀教师。

新老师们听着,都说将来要好好向林主任学习。

林桃虽说升了主任了,可是之前学校的老师们以及岛上的人都还是叫她林老师,冷不丁有人叫她林主任,她听着还怪陌生的,忙跟她们说,叫她林老师就行。

介绍完之后,便是一边吃东西一边聊聊天,什么都可以聊,聊自己的家乡,和对嵊山学校的看法,都行。

也因为这个话题,让大家的距离更加近一些,整个欢迎会下来,大家的状态还挺放松的。

徐玉婷也说了不少,她说话直接,一张口就是刚来学校的时候觉得这个学校很小,又旧,本来对这个学校没什么归属感的,可是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她觉得这是她待过的最好的学校。

她喜欢这里,也喜欢大家。

林桃也说了一些心里话,大家在一起聊得很开心,这让新来的老师们,心中那种对于新环境的紧张感消失不见了,很快就融入了进来。

欢迎会是从下午开始的,一直到了晚上才结束。

结束之后,徐玉婷说想要去一趟厕所,厕所里是没有灯的,只能拿着手电筒过去,林桃去陪她一起。

等到徐玉婷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走得差不多了,钟静也已经不在了,估计也回去了。

林桃本来想趁着回去的时候,问一问钟静是不是跟谢琮认识的,这会儿也就只好作罢了。等下次找个机会再问,也是一样的。

“你觉得这几个新老师怎么样?”林桃问道。

徐玉婷笑着说道:“都挺好的啊,那个任莹性格挺开朗的,我挺喜欢的,赵小琴和秦灵也很不错,谢老师我没怎么关注,他不怎么说话,但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北京来的老师,肯定也很不错。”

徐玉婷对这回来的老师评价颇高,不过很明显,她没有发现谢琮和钟静之间的不对劲。

林桃目前也不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想到底对不对,本来心想着徐玉婷要是看出来点什么,她再说出来的,不过徐玉婷没看出来,她索性就先不提这件事情了。

林桃笑了笑,附和了一声。

徐玉婷见她没有多说什么,便赶紧伸手挽住林桃的胳膊,表明真心道:“不过阿桃,我还是最喜欢你的,我跟你是永远的好朋友。”

林桃听完,忍不住笑出了声,徐玉婷在想什么呢?该不会以为自己是吃醋了吧?

另一边,钟静与谢琮并排走着。

天已经黑了,海风迎面吹过来,带着腥咸的味道。

钟静手里拿着手电筒,手电筒的光束穿过黑夜,烫出一个洞,她没有去看身旁的人,而是紧紧盯着脚下的步子,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也看不出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谢琮的视线却一直落在钟静的身上,从之前欢迎会的时候,他刚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开始。当时教室里的人太多了,他不能表现得太明显,所以一直在克制自己。

直到欢迎会结束之后,大家各自散去了,他见钟静还站在原地,不知道是在等那个徐老师还是林老师,抑或是在等他。

他这才走上前去,问道:“可以去走走,聊一聊吗?”

谢琮在来山城的火车上,以及来嵊山岛的船上,心里已经想过了很多想要跟钟静说的话。可是如今见到了她,似乎又有些说不出口了。

毕竟,两人已经有差不多十年没有见过面了。

良久,两人同时在沉默当中开口。

谢琮:“你还好吗?”

钟静:“你怎么会来岛上?”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六点还有一更感谢在2021-08-08 09:15:00~2021-08-09 10:54: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纪筐筐 12瓶;宅在家的懒虫、飞吧飞吧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