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屋 > 科幻小说 > 七零海岛日常 > 第86章 86
虽然聊的是吃饭的事情, 可是这说话的语气,林桃总觉得听起来怪怪的,令她有些不舒服。

而且这个男人的声音还有些耳熟, 她好像从哪儿听到过。

林桃皱了皱眉头, 通过窗户从里面看了一眼, 里面只有一男一女, 女的看起来约莫二十来岁,正在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跟男人说笑。男人穿着中山装, 正侧背对着外面。

林桃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莫名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得很。她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个月前住招待所那天晚上,她看到一个男人从二楼跳了下去,当时也是这样的角度。

好像就是这个人!

林桃的心莫名的跳的厉害起来,这是因为她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而产生的激动与紧张。

那天晚上有人匿名举报了招待所有男女乱搞男女关系,就是指的这个人?那女人呢?就是这个女的吗?

林桃的心里忍不住去想与这件事有关的信息, 就在这时, 办公室内的两人似乎已经说好了,打算出来, 林桃快速的一个闪身,朝另一边走了。

只不过当她走到拐角的时候, 又朝那两人看了一眼, 这回看清楚男人的长相。平头, 穿着中山装, 带着金丝眼镜,长相看起来稳重老实,一副老干部的样子,正是跟金萍萍结婚没多久的人——范建树。

竟然是他?

那天招待所他大晚上从二楼跳下去, 要说他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出来都没人信。现在又公然在办公室里,跟女同志借吃饭的由头调情……

金萍萍当时信誓旦旦认为的好男人,那张皮下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虽然金萍萍在岛上的时候,常常跟林桃不对付,林桃也并不喜欢金萍萍,可是知道这件事情,她心里并没有觉得开心,更加不可能会幸灾乐祸。

在她看来,这是两件事情,金萍萍的性格固然不好,不讨人喜欢,但是她也没有坏到那个地步。就算她坏,也不是范建树结了婚还在外面乱搞

男女关系的理由,他要是不是真的喜欢金萍萍,那当初干脆就不要跟金萍萍结婚。

跟金萍萍结了婚,还背着她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这算什么?

林桃的指尖掐了掐手心的肉,些微的刺痛感令她皱了皱眉头,思维也从刚才被巨大的诧异冲击到,导致有些乱,变得清明了许多。

首先,那天范建树是跟谁一起在招待所?这个如果去问招待所里的那个小同志,或许能够知道一些。

当天匿名举报的人是谁?会是金萍萍吗?

如果是金萍萍举报的,那她肯定已经知道范建树的表里不一,她选择举报他,就说明她还是聪明的,心里拎得清,至少比知道真相之后,不愿意相信还要帮对方隐瞒着的人要好得多。

林桃在心里想着,同时也希望那天晚上举报的人会是金萍萍。

林桃心里想着事情的时候,金萍萍也已经来到了教育局。

她是来给范建树送午饭的,看到正和范建树开着玩笑走在一块儿的女同志,脸色有些不好看,朝范建树叫了一声:“建树,我来给你送饭了。”

范建树收起面对女同事时的笑容,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还是装模作样的朝金萍萍应了声:“马上就来了。”

两人到了办公室里,范建树马上变了脸,没接过金萍萍递过来的饭盒,语气冷漠:“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最近都在食堂吃,不要再来送饭了吗?”

金萍萍将饭盒放到办公桌上,打开,说道:“是妈让我来送的,我现在又没有工作,整天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要是连妈让我给你送饭,我都不愿意来送,她又要跟别人说我懒了。”

金萍萍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结婚之后会过上这样的日子。

结婚之前,她幻想着,她会过上跟林桃一样好的婚后生活。就算范建树长得不如李成蹊好看,但他各方面的条件真的很不错,算是她接触过的人当中,最好也最适合结婚的了。

而且两人才接触了两三天,范建树就向她透露了想要跟她结婚

的打算。

她吃惊又高兴,觉得这个男人是真的喜欢她的。毕竟不以结婚为前提的处对象就是耍流-氓,她也是奔着结婚去的,两人年前认识,开年就结了婚。

结婚的时候,范建树向她保证,结婚之后两人就搬去他单位分的房子里单独住,可是结婚之后她才知道,范建树单位分的那间房子,早就被范建树的姐姐一家住进去了。

金萍萍找范建树问这个事,范建树就说那是我亲姐,我单位分的房子给她住又怎么了?家里又不是住不下你,一定要搬出去做什么?

是,家里是住的下,可是她那个婆婆每天一到了五点就开始敲她的门,让她起床,就算没有活干,也必须要起来,说这就是他们家的规矩,儿媳妇睡得太晚了起来,会越来越懒,他们家不惯着这懒病。

还有,结婚之前范建树向她保证,等她辞了岛上的工作,马上就给她安排进市一中,可是她刚进去没两天,就被市一中的副校长给辞退了。

现在她没有工作,闲在家里,时不时就要被她婆婆嫌弃几声。一走出门,就能看到她婆婆跟几个老街坊在说她“又懒又馋,不干活,不是个好媳妇。”。

范建树笑容古怪,说道:“也不知道你这么着急去上班干什么,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有人养着难道不好?多少人想过上这样的日子都过不了,你还嫌弃上了?”

说完又语气不耐烦起来:“行了,你把饭拿回去,我已经在食堂吃过了。等下还有个会议,我要去做准备,不跟你在这里瞎扯了。”

说完这话,范建树没有再跟金萍萍浪费口舌,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金萍萍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看着已经凉透了的饭,自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没吃完,将饭盒盖上,她也走出了办公室。

刚走出教育局大门口,到了个拐角的地方,没想到碰到了林桃。

林桃是故意在这儿等她的,金萍萍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见范建树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干脆就出了教育局大门,在这儿等金萍萍。

毕竟,她等会儿要跟金萍萍聊的事情,并不适合在教育局里面说。

“金萍萍,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聊一聊。”林桃见了金萍萍,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件事情要是林桃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既然被她知道了,她就总忍不住想起这事,她事后还想过,当时她要是反应快一点,朝楼下的红小兵们叫有人逃跑了,说不定红小兵就能把范建树给抓到了。

只不过她当时被外面的动静给吓到了,大半夜的时候反应也慢了一些,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错失了机会。

所以当她再次知道这件事情,心里细细想过之后,还是决定来找金萍萍聊一聊。

金萍萍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到林桃,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疑惑道:“林老师?你怎么会在这儿?”

不过她想起刚刚范建树说的有个会议,又想通了,自己接了自己的话头:“你是来开会的吧?”

“嗯,岛上现在在忙着建初中部,校长没空过来,让我代替她过来开会。”林桃说道。

“建初中部了?这么快?挺好的。”金萍萍想起岛上的嵊山小学,曾经自己看不起觉得破烂的学校,如今也觉得很不错,“你刚刚说要跟我说什么事?”

两人不在一所学校教书之后,反倒不像之前那样了,竟然还真能聊起来。

林桃也觉得似乎金萍萍的脾气变了不少,以前说话总是爱刺别人的毛病,好像也没那么严重了。

“想跟你聊一聊范主任的事情。”林桃说道,“你结婚之后过得怎么样?还好吗?最近是不是跟范主任吵架了?上个月的时候,我正好出岛,好像在招待所看到范主任了。”

说话的时候,林桃在仔细观察着金萍萍的表情。

金萍萍的表情僵了一下,下意识地反驳:“没有!我们很好。”

不过说完之后,又语气生硬地说道:“上个月……上个月我们的确因为一些事情吵架了,他当时生气说要去住招待

所,不过很快就回来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林桃并不相信。

金萍萍其实脾气很直,是个不会说谎的人,她说谎的时候一点也不自然。

“我还有事,我要先回去了。”金萍萍不等林桃继续说话,马上就要走。

“等等。”金萍萍被林桃拉住了胳膊,林桃的力度不大,但是金萍萍却疼得倒抽了一口气。

林桃发觉出不对劲,看到金萍萍胳膊上露出的一点青紫,霎时明白过来了,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范建树他还打你?”

乱搞男女关系,还打人?这都是什么人?

“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了一下。”金萍萍藏好伤口,眼神慌乱地说道。

林桃干脆直接问道:“金萍萍,那天晚上,是不是你举报的?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范建树乱搞男女关系了?”

从金萍萍闪躲的眼神里,林桃已经猜出来,金萍萍肯定知道范建树做的那些事情了。

金萍萍一咬牙,说道:“是,我已经知道了,那天也是我举报的。”

林桃听了这话,内心松了一口气,她就怕金萍萍明知道范建树是这样的人,可还是选择替他隐瞒。在林桃心里,乱搞男女关系和打人都是很严重的问题,也是她没有办法忍受的。

当初桃花村里,就有一个男人总是爱打堂客。

男人下手狠,每次把女人打的鼻青脸肿,当时妇联都特地来询问情况,问女人要不要帮助了,公安也要把男人抓进去关几天。

可是女人不让,说男人就是喝醉了打她几下而已,没事的。家里的活还等着人干,她男人不能被抓。

后来的某一天,林桃跟林蔓蔓在家里翻花绳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外面喊:“死人了,死人了,罗嫂子被她男人活活打死了!”

最后,男人因为打死了老婆被公安抓了,后来好像又放出来了。可是那个罗婶子被活活打死,已经活不了了。

当时方姨就教育她和林蔓蔓,说如果有男人打她们,她们打不过,就

一定要寻求帮助,可以寻求公安的帮助,也可以寻求妇女联合会的帮助,反正不能白白挨打。

而且,打女人的男人,不能要。

林桃觉得,只要不像罗婶子那样被打了还帮着男人说话,只要是知道反抗的,就是还有救的。

金萍萍能够主动去举报范建树,就说明她不是罗婶子那样的人,所以她是高兴的。

“那天红小兵们抓错人了,范建树逃走了。你现在手上有伤,正好是证据,你还有没有别的他乱搞男女关系的证据?我可以陪你去举报他。”林桃说道。

她不仅仅是在帮金萍萍,她是在帮一个愿意站起来保护自己的女性。

但是金萍萍却将手从林桃的手中抽出来,冷冰冰地说道:“我怀孕了。”

林桃愣了一下,说道:“这没什么,正是因为你怀孕了所以你更要保护自己,否则你怀着孩子他还打你,到时候出事了更加严重。”

“他说过,只要我听话一点,配合他,他就不会打我。那天他打我,是因为我举报了他,他生气。”金萍萍说道,“我从小就没有爸爸,我妈也不要我了,我不能让我的孩子生下来也没有爸爸,那样的日子我受够了!”

林桃知道一个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的确很重要,但并不理解也不支持金萍萍这样的选择。

她劝金萍萍,金萍萍却很崩溃:“刀没扎在你的身上,你不知道疼。林桃,你过得那么幸福,你嫁的男人那么好,你怎么可能懂我这种人心里的苦?”

林桃抿唇:“我怎么不知道疼?我生下来我妈就死了,我从小就没有妈。你有没有想过,你说是为了孩子不去举报,或许你的孩子并不希望你这样?你想过以后的事情吗?其实一个人带孩子没你想的那么困难的,而且你还可以回岛上教书,你可以像我和玉婷一样,把孩子带到办公室里来,我们都会帮忙看着的,你……”

金萍萍说道:“你就是说的好听,如果是李成蹊打你,你会怎么做?

你舍得举报吗?”

“我会。”林桃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他真的做出范建树这样的事情来,我会马上留证据,去举报他,找妇联帮我。”

“但是李成蹊不会这么做的是不是?”金萍萍苦笑一声,“李团长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这样对你呢?林桃,你别再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去的。还有,我求你,求你别管这件事情,你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可以吗?”

对上金萍萍祈求又悲哀的目光,林桃沉默。

良久,她说道:“好。”

金萍萍说了声‘谢谢’,拎着饭盒转身走了。

当初她开开心心的嫁给范建树,以为终于可以有自己的一个家了。可是却无意间发现范建树竟然跟别的女人乱搞男女关系,而且对方还是市一中的副校长,就是当初她刚竟市一中,见到的那个女人。

那个都快四十岁的老女人!

她不屑地看了她了一眼,‘说一个中专生怎么也能来我们市一中当老师了?’然后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辞退了她。

当时她以为,可能是因为她的文凭问题,去当初中的老师不够?大学才听课几年,现在还是有很多大学生的。

但是在她发现范建树和那个老女人的秘密之后,她才知道,不是的,老女人不是因为她的文凭而不屑,是因为她是范建树的媳妇,是因为她觉得范建树竟然找了她这么个媳妇,而感到不屑!

金萍萍的脾气向来就大,她也忍不了,要不然当初在岛上,也不会跟徐玉婷对着来了那么久。

她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在一天晚上跟踪范建树出门,看着他到了哪家招待所,立马就去匿名举报了招待所有人乱搞男女关系。

那天晚上,她就在家门口等着,她以为会等来范建树被抓、被pd的消息,她其实也挣扎,后悔,想着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是不是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可是等来的事范建树完好无损的回来,范建树质问了她,她顶嘴,

被范建树打了一顿。范建树打人知道该打哪里,他不往她脸上能被人看得到的地方打,就打她别的地方。

她的胳膊都被打脱臼了,第二天的时候,范建树又换了一张脸面,送她去卫生所正骨,当着医生的面,责备她明明知道东西太重拿不动,为什么还要逞强。

回到家里,金萍萍问范建树,既然他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娶她?为什么要跟她结婚?

范建树笑着说:“因为你家里就只剩你一个人了,你没有后台没有靠山,你在山城除了我还能靠着谁?我娶了你,哪怕你知道我做了什么你也只能靠我,你敢举报我?举报了我你能好过?你给我老实一点,以后少管我的事情。”

那天晚上,金萍萍一个人在屋外站了很久,脑子里都是空白的。

金萍萍她爸早死了,她妈改嫁后也不要她了,她从小在她小姑家长大,靠着他爸死的时候留下来的赔偿金读的中专,后来去岛上当了老师。

她最希望的,就是找到一个条件好,对她也好的男人结婚,组成他们自己的家庭。她以为她找到了,那个人就是范建树。

她没想到会是这样。

她本来想跟范建树鱼死网破的,范建树说她只能靠着他活着?不,他说错了,正因为家里只剩她一个人了,所以她是烂命一条,哪怕豁出去了不过了,也要把范建树和那个老女人拉下台,又怎么了?

可是,金萍萍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怀孕了,那天被范建树打了之后觉得肚子疼,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的。她又迟疑了,因为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她想了很久,为了孩子,她决定妥协了。

金萍萍离开之后,林桃一个人在教育局大厅呆坐了好一会儿。

对于金萍萍的遭遇和决定,她感到悲哀又难过。

她想,主席说的是对的,女人已经站起来了,可以撑起半边

天,所以她认识了杨爱党、徐玉婷……等人,但女人又没有完全站起来,所以有黄爱娣,罗婶子、金萍萍这样的人。

女人的感情比男人要充沛,这是与生俱来的,所以金萍萍为了孩子,选择不去举报。

林桃作为母亲可以在情感上理解,但心里又觉得这是错误的,可她又劝不了金萍萍,她只能在脑子里想,总有一天,所有的女人都会站起来的。

总有一天。

已经到了开会时间了,来开会的各学校校长或是老师,都陆陆续续的朝会议室走去。

林桃也跟着人群朝那边走,刚走到会议室,就发现范建树也在。

范建树招呼着各位校长老师入座,当看到林桃的时候,愣了一下。

林桃长得很好看,他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忘记,所以一下子就记起来她是谁了,热情地招呼她:“林老师,是你来参加会议?来,你坐这儿吧,这儿的位置好。”

他给林桃选了一个靠前面的位置。

只不过林桃看都没朝他看上一眼,她一想到范建树做的那些事情,就恨不得撕开他的面具,让大家知道他的真正为人。

可是她没有证据,真正有证据的金萍萍不愿意告发范建树。

林桃只能忍着恶心的感觉,直接走到了中后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整个会议下来,她都没朝范建树那边看上一眼。她嫌看到范建树的那张脸,会让胸腔内那种恶心的感觉,更加强烈。

这次开会,台上一共有三个位置,坐在中间讲话的是一个同样穿着中山装的领导人,这人看起来十分正派,虽说是大领导,但是身上穿的中山装却明显看得出有些洗旧了,跟一旁的范建树形成强烈对比。

范建树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记恨着林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他面子。

等到会议结束之后,各位校长、老师都离开了教育局。

范建树下班的时候,走到门卫室,跟门卫交代了几句:“这次的会议很重要,明天来开会的人员一定要拿校长的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